-

鳳兮若皮笑容不笑的點點頭。

楚玄淩輕嗤了聲,涼涼的道:“既然閒聊那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還是先診脈吧,不然本王還以為潘公公是有皇上的密旨要給本王的王妃。”

這話驚的潘公公渾身一顫,小心翼翼的道:“王爺說笑了。”

有太醫過來了,鳳兮若乖乖的坐在一邊等著給太醫診脈,誰知道楚玄淩揮了揮手,一群下人將屏風搬了過來擋在她跟前。

鳳兮若噎了下:“王爺,你這是乾嘛?”

楚玄淩淡淡的勾唇:“你可是本王的王妃,診脈的時候如何能被彆的男人觸碰和注視?自然要用屏風擋著,懸絲診脈,怎麼,王妃很想同誰說話嗎?”

額……

鳳兮若把到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心裡默默的吐槽,皇上整這麼一出,肯定是想讓人來通知或者告知她什麼,讓她去做的,畢竟上回讓她找的名單,她到現在還冇找到呢。

楚玄淩應該也是意識到這點了,故意的,各種阻攔著,反正她不著急,她這個探子多少也有點被架著做的意思,楚玄淩現在在跟前擋著,她倒是輕鬆自在。

巨大的屏風擱下,鳳兮若纖細的手腕上綁著一條金絲線,太醫坐在屏風對麵時不時的動一下金絲線,一臉認真,可鳳兮若覺得那太醫快睡著了,現在隻不過是裝模做樣而已。

楚玄淩悠然的靠在椅背上,低頭把玩著手裡的一枚玉佩,鳳兮若張望了一圈,正好看到江蘭茵在另一頭,太醫也正好給她診脈,她眼裡的嫉妒和憤恨一點都不加掩飾。

“王爺,你家側妃很是幽怨,你不應該過去安撫一下嗎?”

鳳兮若提醒。

楚玄淩頭也冇抬,手指仍舊輕輕的撫著那一枚玉佩,淡淡的道:“本王的事用不著你操心。”

“我是不想操心的,但你那位側妃盯著我呢,你要是不去安撫安撫,等會她那一肚子的壞水兒來折騰我,那怎麼辦?”

鳳兮若言簡意賅。

楚玄淩抬頭看向鳳兮若,那雙漆黑的眸子裡閃著微微的光芒:“鳳兮若,你費儘心思的是要支開本王是不是,有什麼企圖?”

“冤枉。”鳳兮若立即開口,“我那是好心提醒你,這女人因愛生恨可是很嚴重的,到時候你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你信不信?”

“本王真是多謝你的提醒。”

楚玄淩陰陽怪氣的應了聲。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你不信就算了。”

“不是本王不信,而是本王覺得死也是你先死,當然就算本王要死,本王也會拉著你一起,畢竟你是本王的王妃,是要給本王陪葬的,你說是吧?”

楚玄淩嘚瑟的很。

“……”

鳳兮若磨牙謔謔,這死男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邊懸絲診脈的太醫纔將絲線收了,太醫上前道:“晉王妃身體很好,下官再給你開些補藥,這樣利於您早些為王爺誕下嫡子。”

潘公公使勁的給鳳兮若使眼色。

鳳兮若也不好當做冇看到,她突然捂住肚子,可要叫肚子疼的話還冇出口,楚玄淩已經懶懶的低聲在她耳邊道:“怎麼,要裝肚子疼,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