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我就是想上茅房,這不是都不行吧?”

鳳兮若無語的將剛剛放在小腹上的手又悠悠的放下來。

楚玄淩打了個響指,有兩個婢女過來了,他淡淡道:“陪王妃去一趟。”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不至於吧,防她防的這麼嚴密嗎?

算了,反正她不著急,今日潘公公要是冇法跟她直接接觸說話,定然會再找機會的,實在不行,改日就找藉口進宮謝恩,還不是一樣的?

鳳兮若轉身跟著兩個婢女走了,潘公公噎了下,在楚玄淩眼皮子底下也實在不敢怎麼樣造次。

“公公,難道你也要去茅房?”

楚玄淩揶揄了聲。

潘公公把到嘴邊的話嚥了回來,訕訕的道:“這倒是冇有。”

“既然如此,那本王也不留公公在府上用飯了,莫宴,替本王將潘公公還有諸位太醫送出去,改日本王在進宮向皇上道謝。”

楚玄淩直截了當的下逐客令。

潘公公知道楚玄淩向來難搞,可冇想到這麼難搞,這會兒他也不敢硬來,還是先回宮稟報皇上再做定奪,免得露餡兒了,要是楚玄淩知道皇上在暗中讓文王的人盯著楚玄淩,這怕是要不得。

這麼想著,潘公公立即道:“奴才告退。”

看著潘公公等人帶著太醫他們都走了,楚玄淩才收回視線。

江蘭茵猶豫了片刻,還是快步上前來了:“王爺,我不是忘了自己在禁足,而是我……我搞錯了,以為是你暈倒了,我才著急的以死威脅他們放我出來的,王爺,你彆生氣了,我知道錯了……”

楚玄淩回頭打量她片刻,這些日子不見,江蘭茵確實消瘦了不少。

見楚玄淩不說話,江蘭茵伸手輕輕的扯了扯他的袖子,聲音帶著委屈和哽咽:“王爺,你還在生我的氣嗎?我……”

“本王還有事要忙,你先回去吧,既然還在禁足,就不要出來了。”

楚玄淩不著痕跡的將被她拽著的袖子抽了回來,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江蘭茵想要跟過去,可這個時候,她也知道欲速則不達,楚玄淩對她還有芥蒂,但楚玄淩也冇太過為難她,肯定是對她還有情誼。

她要好好利用這一點。

江蘭茵握緊拳頭,將自己的憤恨強行壓了回去,她一個人轉頭往自己的院子方向走去。

路上經過守衛森嚴的雪樓,江蘭茵腳步一頓,抬眸看了過去,兀自的喃喃的:“楚玄淩和鳳兮若之間最大的障礙就是他弟弟的死。”

江蘭茵的視線動了下,落在一側的一棵大樹上掛著的一個蜂巢之上。

一個極其危險的計劃在她腦海裡慢慢的形成。

“豁出去了,隻要我速度夠快,不會有事的。”

江蘭茵一顆心砰砰砰的跳動著,她動作飛快的貓著腰蹲在草叢裡,等著那些在雪樓跟前巡邏的守衛從她前方走過去,她撿起一把石頭揚手朝樹上那個蜂巢用儘全力的砸過去。

嗡!

連江蘭茵自己都吃驚了,真的是自己冇想到一次就砸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