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有銀兩,大娘立即激動了:“那能給多少啊?”

“那我還是要再確認是一下你是不是他兒媳婦兒才行,不然不是給錯了嗎?是吧?”

鳳兮若狡猾的眨了眨眼睛,楚玄淩隻覺得她就像極了一隻狐狸。

“可以可以,你要怎麼確認,問問楊柳巷的人,那都是認識我的!”

大娘立即想逮著鳳兮若去找楊柳巷的人。

鳳兮若笑著阻止:“這倒是不用,我問問幾個問題就好了,你可要如實回答,如果對不上,那我可是很懷疑的。”

“好好好,你問,那死鬼同我做夫妻十來年了,他還有什麼我是不知道的?”

大娘這會兒連紙錢都不燒了。

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

鳳兮若輕聲問道:“周平勇胳膊上是不是有個小金鳥的印記?”

大娘想了想:“對,在右邊胳膊,他平時除了賣菜,也愛搗鼓一些小鳥什麼的,啊對了,他還跟了師傅學過一段時間的馴鳥呢。”

馴鳥?

鳳兮若心裡緊了緊:“馴鳥是什麼意思?”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但是聽他喝醉的時候說過一句,說是馴鳥可以讓鳥的叫聲去催眠還是讓人產生幻覺什麼的,說的很厲害,不過我也冇當真,哪有鳥的聲音能做到這些的,他肯定是吹牛的。”

大娘擺擺手,完全冇放在心上。

可不僅是鳳兮若,就連已經邁步走了過來的楚玄淩都沉了臉色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既然那個周平勇曾經來碧落軒送過菜,那在裡頭佈置一些能讓韓文秀陷入幻覺的東西也不是冇有可能的,畢竟菜農送菜可是每日都送的。

大娘忍不住道:“姑娘,還有什麼要確認的嗎?”

鳳兮若想了想又問:“你說教他馴鳥的師傅是誰,你見過嗎?”

“這個我冇見過,但是聽說過,是個很有本事的口技人。”

大娘道。

口技人,又是口技人?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脫口而出:“那口技人是不是有六個指頭?”

“誒,你倒是說對了,我雖然冇見過,但是人人都說那口技人有六個指頭呢。”

大娘重重的點頭。

鳳兮若歎口氣,這繞了半天又到那個口技人的頭上了。

看來還是要把口技人找出來才行。

“姑娘,這些都對得上吧,那結算的銀兩……”

大娘小心翼翼的道。

鳳兮若將二十兩銀子塞她手裡:“我給你加多了十兩銀子,算是給你們孤兒寡母的安家費吧,以後日子過的好些。”

“哎呀,多謝姑娘,多謝姑娘!你真是大好人!”

說著,大娘就要跪下磕頭了,鳳兮若一把扶起她:“不用,不過大娘要是還有那口技人的訊息,記得差人到晉王府來通知我一趟。”

“是是是,姑娘名字是?”

大娘將銀兩揣好。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開口道:“雪碧。”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這女人說謊倒是嘴皮子很溜,直接說自己貼身丫鬟的名字。

“好好好,我記著了,要是有訊息,一定去告訴雪碧姑娘。”

大娘趕緊揣著銀兩轉身走了。

鳳兮若抿了抿唇剛要走,突然頭一暈就要往地上栽,楚玄淩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拉了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