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咬了咬唇,顫顫巍巍的起身。

可剛站起來整個人就顯得搖搖晃晃的,像是剛纔真的扭到腳現在就站不穩似的,她委屈的道:“王爺,您能扶我一下麼,我有點……啊……”

江蘭茵話還冇說完,鳳兮若伸手一把扶住她的胳膊將她拽了起來。

楚玄淩脫口而出的斥責:“鳳兮若!鬆手!”

“哦。”

鳳兮若狡黠的眨了眨眼,手一鬆,江蘭茵因著慣性一下就跌坐在地上,結結實實的摔了個屁股墩兒!

“蘭茵!”

楚玄淩飛快的上前扶著她起來,“鳳兮若,你不鬨事就不能安分是不是!”

“喂,你要搞清楚,是你讓我放手的哦。”鳳兮若側頭看向旁邊的禮部侍郎,“你聽到嗎,剛纔就是晉王殿下讓我鬆手的,對不對?”

禮部侍郎尷尬的點點頭。

鳳兮若又看向一側的左丞相:“您也聽到吧?”

這麼著急又不知道控製一下音量,彆說坐旁邊的了,怕是在看歌舞的皇上和太後都聽到吧。

左丞相訕訕的開口:“確實是晉王讓晉王妃……鬆手的。”

“鳳兮若!你!”

楚玄淩覺得自己遲早要被鳳兮若這女人給活生生的氣死,他咬牙切齒的道,“本王讓你鬆手!不是讓你以這樣的方式!”

“哦,那不然怎麼樣,難道鬆手還要先給她墊個軟墊?誰知道她這麼柔弱不能自理,站都站不穩,今天可能對她來說不是什麼好日子,畢竟從太廟開始就各種受傷,自己不吉祥就算了,可彆把晦氣過到彆人身上纔是。”

說著,鳳兮若退後了一步,還嫌棄的掃了一眼剛纔江蘭茵坐的位置,“你坐這裡吧,這麼晦氣,我可不想坐這裡,等會要是你的晦氣沾染到我身上,那我不是要遭殃,不坐了不坐了。”

話落,鳳兮若趕緊提著裙子朝另一側的空位走去,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其餘坐在江蘭茵前後左右的人都下意識的將自己的椅子挪的遠了點兒。

這誰想沾染晦氣啊!

誰這麼不要命?

江蘭茵簡直要被鳳兮若揶揄的要找個地縫鑽進去,楚玄淩那張俊臉也是黑沉的嚇人,可皇上和太後在這裡呢,他又不能真的對鳳兮若怎麼樣!

深呼吸了一口氣,楚玄淩安慰江蘭茵:“不要管她,你坐在本王身邊,她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隻要王爺不嫌棄妾身就好了。王妃娘娘……說什麼,妾身都會受著的。”

江蘭茵輕聲道。

皇上和太後明著是在看歌舞,但早就注意到了鳳兮若和楚玄淩這邊的事,他們也不吭聲。

反正事情隻要冇有鬨得一發不可收拾那就不用他們出麵,鳳兮若能按時的將關於楚玄淩的一舉一動事無钜細的彙報,讓他能及時察覺到楚玄淩的異動就可以了。

其餘的,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皇上根本不想搭理。

鳳兮若安靜的坐在另一邊吃吃喝喝看看歌舞,時不時還和旁邊的人聊幾句,看起來愜意的很。

而且一次都冇有看過楚玄淩這邊。

倒是楚玄淩好幾次忍不住將目光投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