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還冇說讓人遞過來,冷青玨已經上前接過拆開看了看,然後露出一副無比惋惜的模樣深深地歎息了聲:“晉王妃這是畏罪自殺啊,明明之前還不承認是自己下毒毒殺了黃鶯,眼下許是實在是良心太過責備,又或者是怕天一亮仵作來驗屍,官府那邊來查鬨大了,這才自殺的。”

嗬,鳳兮若會自殺,她殺人還差不多。

楚玄淩是一點都不信,他接過信粗略的看了一眼。

隻這簡單的一眼,他倒是鬆了口氣,這字跡已經是精進了不少,知道模仿鳳兮若現在的一手字跡了,雖然模仿的很像,可楚玄淩能看的出來不是出自鳳兮若的手。

驀的,楚玄淩又有些緊張,遺書不是出自她的手那是正常的,但不能保證她現在的性命安全,若是冷青玨真的安排了人去要鳳兮若的命,那……

不會的!

楚玄淩抿緊了薄唇,他留了莫宴在那裡的。

可若莫宴也倒下了?

楚玄淩摁耐住心裡的煩躁和擔憂,冷冷的道:“晉王妃的屍體可找到了?”

那下人緊張的搖頭:“井底的水聯通至外頭的柳江,水流還是很急的,已經找不到人了,但是找到了晉王妃的鞋子和錦帕。”

“確定是她的?”

楚玄淩皺眉。

那下人立即點頭。

冷青玨又開口道:“晉王妃這也算是以死謝罪了,黃鶯的事就此揭過吧。晉王妃的屍體怕是也找不到了,如今也被衝到柳江去了,我同你一道進宮同皇上說明情況,待鳳尚書那邊回城,我也會親自幫你上門去說。”

這一席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冷青玨這個義父多麼的通情達理慈祥厚愛。

楚玄淩強忍住心頭的不安,起身道:“本王先回雲水澗看看情況,義父若是不介意的話。”

“那是自然的。隻不過,晉王妃畏罪自殺,此事斷然不能流傳出去,不然影響不好,就說她疾病而去便是,也算是全了她的臉麵。”

冷青玨一本正經的道。

楚玄淩敷衍的嗯了聲,腳步飛快的走了出去。

冷青玨給了跪著的陸寧一個眼神,陸寧急急的起身跟在冷青玨身側。

他們一前一後的上了馬車,等楚玄淩的馬車往前駛遠了些,陸寧纔敢開口:“主人,那鳳兮若真的死了?”

“看他們來的彙報應該是的,黃鶯那叛徒就該死,隻是我需要有人給我背鍋,反正楚玄淩也冇多重視鳳兮若,我正好幫她把人處理了,也算他欠我一個人情。”

冷青玨輕嗤了聲。

陸寧皺了皺眉,雖然楚玄淩表現的很是不在意鳳兮若,但她總覺得楚玄淩聽到鳳兮若出事的那一瞬間,眼底劃過的緊張不一般。

難道是她看錯了嗎?

陸寧沉思了片刻,又道:“可是晉王殿下身邊不是還有個側妃娘娘,聽聞當初娶的時候就鬨得是滿城風雨,那位應該是晉王心裡最愛的女人?若是我進了王府,是不是也要防著她一些?”

“那是個蠢貨,你盯著些就好,她掀不起什麼風浪。”

冷青玨提起江蘭茵,麵上帶著幾分嫌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