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鳳兮若出糗。

不跳,鳳兮若也要出糗。

眾人都在等著鳳兮若起舞。

鳳兮若落落大方的道:“回皇上的話,梅妃仙逝多年,這飛仙舞是她獨創的,是她的東西。我就算是會也不能跳,我不是梅妃,冇有她的風韻和神骨,就像是東施效顰。

畢竟,若跳的不好,那是褻瀆,若是跳的好呢,怕是又會被有心人詆譭,但既然皇上想要看,我便跳另一種舞給皇上看,也算是我獨創的舞,就像是梅妃的飛仙舞那樣獨創,是自己的東西。”

聞言,皇上朗聲大笑:“世人皆是將重點落在飛仙舞,落在模仿之上,晉王妃倒是講究,將重點放在獨創之上,好,果然獨樹一幟,朕是越發的欣賞晉王妃的性子了。朕允了,你跳你自己獨創的給大夥兒看看吧。”

鳳兮若勾了勾唇,什麼飛仙舞她是不會跳,但是彆的舞麼,那不是信手拈來嗎?

她優雅從容的躍上高台,腳尖在地上飛速的轉了個圈,裙襬大大的甩開,像是一朵盛開的花一樣。

又是一躍,一個彎腰,鳳兮若手上的石子兒一彈,一側的桂花樹被擊中,桂花花瓣紛紛揚揚的落下,芳香四溢,花瓣滿天,她在花雨之中旋轉,畫麵美的如一幅畫似的。

眾人都看的驚呆了。

“雖然不是飛仙舞,但這神韻是有了啊。”

“這飛仙舞重在仙這個字,晉王妃這舞也很仙啊。”

“這還不是晉王妃有心思,藉助了那棵桂花樹。”

“桂花樹就在這裡,你要是有本事也能藉助。”

這一個個的爭論不休,皇上倒是看的挺滿意的。

楚玄淩微微的蹙眉,鳳兮若這女人確實變了,她現在遇上什麼事隨隨便便的就能利用起來,從劣勢變為優勢。

而且她這一舞,確實驚豔!

莫名其妙的,楚玄淩有些煩躁,在場上那麼多人盯著她看,她還跳的納悶起勁!

她真是臉皮厚,難道不知道那些人的眼裡各種神色都有?

楚玄淩狠狠的蹙眉。

撕拉。

鳳兮若再次一躍,腰間響起了輕微的撕裂聲。

她下意識的回頭瞄了一眼。

好傢夥!

腰間裂開一道口子,隱約的能看到她白皙的肌膚,要不是現在是晚上,她又在高台之上,距離稍遠,旋轉的動作也夠快,怕是那些賓客都要看到了。

撕拉!

左肩之處也響起了撕裂聲。

鳳兮若心思轉的飛快,如果江蘭茵隻是為了她出糗,那麼充其量不過是被人笑她不會跳舞之類的罷了,這點聲音對她來說根本冇有什麼意思。

但這身裙子是江蘭茵拿來的,若是她在衣裙之上做了手腳,用力的時候衣裙會崩裂,那麼江蘭茵處心積慮的讓她去跳舞,心思可就不一樣了。

這出糗相當於要她在一堆人的麵前裸奔啊!

在古代,鳳兮若怕是要被口水淹死。

不行,這麼下去,這身衣裙怕是要整個裂開不可!

好你個江蘭茵!

你給老孃玩陰的!

撕拉!

一道裂縫從衣裙的背後猛的裂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