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向雪碧努了努嘴:“送送晉王殿下。”

雪碧趕緊跟在後頭送了楚玄淩出去。

鳳兮若讓屋子裡的下人都散了,她晃著腿坐在院子裡的長廊之上觀察著剛纔楚玄淩撿的那一根羽毛,那鳥籠到哪裡去了?

“王妃,王爺回去了,但是奴婢瞧著他挺不高興的。”

雪碧回來了。

鳳兮若嫌棄的挑眉:“你看他哪天能高興的?彆管他。”想了想,鳳兮若又道,“你回去好好的休息,明日跟本王妃入宮,彆丟人了啊。”

雪碧一怔,趕緊道:“奴婢今晚哪裡敢休息啊,這不得盯著那個紅珊瑚嗎?本來三公主送來的紅珊瑚就極其的稀少珍貴無比,王妃你還給紅珊瑚雕刻了飛仙圖,這下整個王府的人都知道了,難保有心人不會做壞事啊!”

不得不說,雪碧這想的倒是挺全的。

鳳兮若輕笑了聲:“不用,有人會給我守著的,你去休息就得了。”

“啊?還有誰?”

雪碧怔住了,她總覺得有些捉摸不透自家王妃,以前春喜就總是納悶說過自家王妃變得越來越高深莫測了,她還覺得春喜是胡說八道,現在他近身伺候了,果然感覺到了,自家王妃絕對不是一般人。

“有神仙幫我,你信不信?”

鳳兮若勾了勾唇,神神秘秘的。

雪碧睜大了眼睛,半晌才道:“王妃,神仙長得是不是都很好看的?都跟你這麼好看嗎?”

噗嗤。

鳳兮若屈指彈了下她的眉心:“你這是蠢萌之中還懂得恭維,不錯不錯。”

雪碧被她誇得臉都有些紅了:“王妃娘娘,你這是……”

“好了好了,回去休息,要是有事,本王妃肯定會叫你的。”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轉身進屋了。

雪碧撓撓頭隻能走了。

才進了屋關上門,鳳兮若就看到剛纔明顯不見了的鳥籠又出現在原本的地方了,而且裡頭的那隻小金鳥也回來了,看著她進來就嘰嘰喳喳的上躥下跳個不停,像是很憤怒的樣子。

“我草,這是見鬼了!”鳳兮若狠狠的皺眉,她走了過去蹲在鳥籠跟前,“你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嘰嘰!

蠢女人!

小金鳥的話雖然鳳兮若聽不大懂,但是她覺得這破鳥在鄙視她的智商!

鳳兮若皺眉,仔細的打量著那個鳥籠,她發現鳥籠一側不起眼的邊緣有魚線勒過磨損的痕跡。

“這個痕跡,在這個角度……”鳳兮若往房梁之上看過去,她瞳孔微微的縮了下,果然上方的房梁那裡有斷掉的一截魚線。

鳳兮若眼神微微的一冷,腳尖點地輕盈的躍上了房梁之上。

“這魚線應該是連了鳥籠。”鳳兮若又看了看屋頂,發現房梁上有一側有個類似平台一樣的凸出的小木板,上麵有一個印子,這印子同剛纔的鳥籠底座一樣。

那就是說有人用魚線連住籠子將籠子拉到了房梁這個地方放著,再將她的箱子掉包放在黑布之中,而且是在她和楚玄淩的眼皮子下,那人的速度簡直是驚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什麼目的?

嗖!

一支箭從視窗射了進來。

嗡。

箭紮在房中的柱子上,還紮著一張紙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