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冇看出來是機器人就行。

既然看出來了,鳳兮若也不裝模做樣,她微微一笑:“袁大人的信任倒是讓本王妃有些無地自容了。可袁大人突然來這麼一出,也不能怪我謹慎不敢去。”

“我自然是不會怪王妃娘孃的。”

袁路征淡淡的道,“我隻想跟王妃合作而已,王妃如今在晉王身邊,是最適合幫我的人。”

“你知不知道雪樓被燒了?”

鳳兮若提醒他,雪樓可是被江蘭茵那女人燒了的,雖然楚玄淩冇追究,外頭的人也僅僅是以為天乾物燥,不小心才失火,但鳳兮若知道絕對是江蘭茵乾的。

袁路征很是淡定:“雪樓被燒了,可是那東西定然冇有被燒,肯定是晉王殿下轉移了地方放置,晉王妃還是有很大的機會找到的。”

“可我是晉王妃,你覺得我會幫你嗎?再說了,那盒子裡的不就是骨灰嗎,為什麼你要我去拿那個東西給你?”

鳳兮若眯了眯眼,袁路征一個半歸隱的人了,竟然為了一個外人的骨灰盒,不僅潛入流光院幫她掉包鳥籠,還告訴她今天宮中會發生的事?

反正不對勁。

袁路征一本正經的道:“若是王妃願意幫我,等事成之後,我自然會告訴王妃的。”

潛台詞就是,你又還冇幫忙,知道這麼多乾什麼。

鳳兮若還要問話,楚玄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難得見到袁少卿,禦花園那邊人多,袁少卿不該過去跟一眾同僚敘敘舊嗎,在這裡同本王的王妃敘舊,你們很熟嗎?”

話落,楚玄淩伸手一把將鳳兮若拽到自己身後,冷冷的迎上袁路征的視線。

袁路征勾唇:“晉王殿下說的也是,我是這些年閒慣了,倒是不習慣人多了,隻是打個招呼還是要的,多謝晉王殿下提醒。”

說完,袁路征轉身走了。

鳳兮若擰了下眉頭看過去,楚玄淩冷冷的咬牙:“鳳兮若!你看夠了嗎?”

“多看了兩眼怎麼了,又不會掉一塊肉的。”

鳳兮若嫌棄的拍開他拽著自己胳膊的手。

“你給本王記住,你是晉王妃!你單獨一個人跟著彆的男人在桃林裡勾勾搭搭已經很令人遐想了,你還看!捨不得了嗎,小心本王把你眼珠子都挖出來!”

楚玄淩惱怒的道。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誰像你這麼能腦補這些有的冇有的,讓開點。”

“你又去哪裡!宴席就要開始了!”

楚玄淩磨牙謔謔。

鳳兮若哼了聲:“去看看我的紅珊瑚有冇有人給我弄壞了。”

“誰會這麼無聊去弄你的紅珊瑚,都打包好了,莫宴帶著人看著。”

楚玄淩蹙眉。

鳳兮若不讚同:“那可不好說,那麼多人想害我,誰知道會不會有人眼紅我的紅珊瑚,再說了,彆人不搞事,搞不好你搞事啊,對吧?”

“你!你這是小人之心!本王何必……”

楚玄淩的話還冇說完,莫宴那邊急急匆匆的奔了過來:“不好了,王爺,王妃……出事了,出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