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公主看了楚玄淩和鳳兮若一眼,似乎有話想說,但楚玄淩和鳳兮若都冇搭理他,三公主把到嘴邊的話又咽回去了,轉身回自己位置上去了。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你到底在紅珊瑚上麵放了什麼東西?”

“就放了一些毛刺,還染了紅色,跟紅珊瑚一個顏色,這種毛刺很細很小,掉在地上的跟紅珊瑚碎碎的在一起,不明顯,而且風一吹,毛刺很輕就被吹走了,不細心毛毛躁躁的很難看得到。”

鳳兮若難得解釋道。

楚玄淩皺眉:“你去哪裡找的那些毛刺?”

“這東西晉王府就有啊,什麼草地之類的都有的,隻不過很少人注意利用罷了,再加上我還給染了同樣的顏色,更不好看,一根冇有什麼感覺,一把刺,那還是很疼的。”

鳳兮若笑道。

不得不說,楚玄淩現在心裡確實有些許的佩服這女人,什麼都拿捏的這麼準,實在是挺厲害的。

場上的歌舞剛停下,又換了一批提著劍的舞姬上前,應該跳的是劍舞。

可楚玄淩忽而擰了擰眉頭,那些舞姬和剛纔的那些不一樣,她們有殺氣。

不僅是楚玄淩,他身邊的鳳兮若也是皺了皺眉:“那些人不對!”

楚玄淩的手一下就按在腰間,進宮不能帶武器,但是不代表他什麼防身的東西都冇有,他從暗衛那邊得了訊息,今日太後的壽宴確實不會安穩,看來這一波要到了。

“你小心點,他們要動手了。”

楚玄淩下意識的提醒了一句鳳兮若。

他的話才說完,那些跳了一半舞的舞姬眼神一邊,提著劍一躍而起朝皇上那邊撲過去。

“啊啊,小心刺客!”

“來人!護駕!護駕!”

鐺鐺鐺的!

禦林軍飛快的衝上去和那些舞姬廝殺在一起,各種尖叫聲此起彼伏,一眾臣子和賓客們也四處躲閃,場麵極其的混亂,皇上嚇得躲在後頭。

“我帶你先走。”

忽而,一個聲音傳來,一隻手拉住鳳兮若的胳膊。

鳳兮若一怔回頭對上袁路征的眼神。

好傢夥,這貨果然說到做到來救她了。

可她又不需要他救,就這麼點小場麵,救個屁啊,她還想看看好戲呢。

楚玄淩本來已經要衝到前麵去了,誰知道一看這情況又折返回來一把推開袁路征,惱怒的道:“本王的王妃還不需要袁少卿搭救!來人!送袁少卿離開!”

“晉王殿下,我那是……”

袁路征話還冇說完,突然前方有人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鳳兮若等人飛快的看過去,一群的黑衣人衝了出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們每個人手裡都牽著一頭猛獸。

有猛虎,有野狼,有蟒蛇!

靠!

這整個是搞個猛禽動物園嗎!

“啊啊啊……”

“救命啊!”

“快跑!快跑!”

場麵一時間就更亂了。

“快走,那些猛獸你扛不住!”

袁路征朝鳳兮若開口道。

“用不著你!”

楚玄淩一把將袁路征推開,手指一動,將一個扳指放她手裡:“這裡麵有毒粉,你護著自己,危險就先走,你……小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