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玉清給的藥,吃了確實跟天花的症狀很像,不過他那裡有解藥,不礙事。”

楚玄淩動了動,背後的傷牽扯的很疼,他眼神微冷。

“宮中出這樣的大事,皇上定然是要徹查的,整個京城這段時間都不會太平,若是人人都認為本王染了天花,那麼這晉王府倒是唯一一個太平的地方了,而且本王也能趁著這段時間做一些安排。”

鳳兮若撇撇嘴,倒是會算計。

正在這個時候,莫宴敲了敲門,聲音傳來:“王爺,王妃,文王和太師帶了人在王府門口呢,說是若你不相信宮中太醫的醫術,他們特彆請來好幾個名醫,說是平日裡都是給他們看診的,很是靠譜,還說天花不能拖,免得救治不好了就麻煩了。”

楚玄淩和鳳兮若互看一眼,心照不宣,文王和太師這哪裡來是看診的,根本就是讓太醫來確認楚玄淩這到底是不是天花的,換句更直白的話來說,就是看楚玄淩什麼時候死的。

“叫他們進來吧。”

楚玄淩淡淡的道。

鳳兮若將門打開,拉住準備轉身去叫人的莫宴,俯身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莫宴點點頭,吩咐人去準備東西。

很快,好幾個燃燒著的大大的艾草盆都都搬著過來了,每個人都用布條綁在臉上,一看就像是防護的很好似的。

文王和太師冇敢進來,就在晉王府門口還不敢上台階呢。

幾個被迫進來的大夫也是戰戰兢兢的,生怕真的是天花,那可是要死人的啊!

“王爺在裡麵呢,你們去診脈吧。難得王爺今日同意你們進來,昨日我們說要請大夫來給王爺看診,王爺都大發雷霆,你們可要看仔細了。”

莫宴提醒道。

幾個大夫點點頭,走進去了。

鳳兮若裝模做樣的低低的抽噎著:“大夫,你們一定要好好的給王爺看看,這到底是不是天花,會不會傳染,會不會死人的啊……”

幾個大夫都嚥了咽口水的應聲。

楚玄淩自動自覺的將自己的胳膊袖子給捲了起來。

幾個大夫湊過去看了一眼,急急的退後。

“王爺,這……這就是天花啊!”

“是啊,王爺!您這天花不好治啊!”

“能好起來就是奇蹟啊,傳染性極強啊!”

“恕草民無能為力啊!”

要不是麵前的是晉王殿下,這幾個大夫怕是早就被嚇得轉頭就跑了。

“一群庸醫,本王這怎麼就是天花了,要是天花,這一屋子的人怎麼不被傳染,你們就是庸醫!都給本王滾出去!”

楚玄淩揚手將枕頭砸了過去。

那幾個大夫如蒙大赦抱頭就跑。

砰。

幾個大夫慌慌張張的衝出晉王府,差點就把文王和太師裝翻。

“要死啊你們!搞什麼!”

文王怒道。

太師整理了一下衣衫:“怎麼回事,晉王的到底是不是天花?”

“是啊,還是最急最嚴重的一種,治癒的可能很小啊。”

“最重要的是傳染力極強。”

文王和太師一聽,趕緊上了馬車:“走走走,快回府泡藥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