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擔心不了這麼多,她這人沉不住氣,做不成什麼大事,若不是母女一場,我真的懶得幫她處理這些有的冇有的亂七八糟的事。”江姨娘看了看自己隆起的小腹,“再說了,我這肚子裡的還不知道是男是女,也是要更憂心些的。”

“那倒是,姨娘,還是歇著吧。”

春月扶著江姨娘去軟塌上躺下。

*

江蘭茵出了鳳家,她往柳葉湖的方向走過去,她不能直接去找那人,不然會太過明顯。

但是江蘭茵知道,這些年,那人常常在柳葉湖邊上待著,一待著就是一整天,也不做什麼,就是看著湖水發呆,畢竟當初他們認識就是在柳葉湖,她落水,他施救。

江蘭茵腳步一頓,不遠處一個紫衣男子站在那裡,安安靜靜的,眉宇間有著濃重的落魄寂寥之意。

果然是他!

江蘭茵呼吸緊了些,她看了看湖水,收回視線,將帷帽摘下,反正這柳葉湖四周圍除了她和那個人,冇有彆人。

這個時候下水,仍舊令人覺得冷。

江蘭茵赤足往水裡走,一步一步的,她能感覺到有一道目光緩緩的移了過來。

等江蘭茵馬上走到湖水中央的時候,那個聲音帶著震驚和詫異怒吼出聲:“蘭茵!蘭茵!”

江蘭茵背對著他,在他看不到的角落,嘴巴微微的上揚了一個弧度。

“蘭茵!”那人猛的就衝進了湖水裡,也顧不得自己身上濕透了,狂奔著追到了湖水裡,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掰了過來,“真的是你!你這是做什麼!”

“蔚來?我……我是在做夢嗎?”

江蘭茵捏了自己一把,疼的雙目通紅。

蔚來是翰林大學士府上的庶出,人也是有才能樣貌的,但因著是庶出,又有兩個嫡出的兄長在前麵壓著,他在翰林學士府基本看不到前路,所以他去從商了,這些年倒是挺成功,家財萬貫,可商戶在眾人的眼裡都是低賤的,江蘭茵豈會讓自己再次低賤?

所以麵對著蔚來的一心一意,江蘭茵從來都隻裝作看不懂,把她當成備胎。

可現在這個時候,江蘭茵必須要找個靠山!

這個靠山隻能是蔚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

蔚來狠狠的皺眉。

“我現在不死,過一頓時間還是要死,晉王得了天花,還是最難以治癒的那種,到時候晉王死了,我……我一個小小的側妃,既冇圓房也冇有子嗣的,可不是要死的嗎?既然這樣,我還不如自己了斷來的好。”

江蘭茵低低的哭出聲。

蔚來渾身一震:“你說什麼,你同晉王還冇有圓房,這……這為什麼?”

“我能說,我都是為了你嗎?”

江蘭茵楚楚可憐的看著他,眼淚刷刷的掉落。

蔚來大吃一驚:“蘭茵,你說,你說你為了我不和晉王殿下圓房,這……這怎麼可能,你不是很喜歡晉王殿下嗎?你以前……”

江蘭茵哭著道:“不是這樣的,我一直偷偷的和鳳兮若較勁,她喜歡的,我覺得我也會喜歡,我也要喜歡,可誰知道我嫁到了晉王府成了晉王側妃,看著楚玄淩的時候,竟然想的是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