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後多了個拿著一壺酒,似乎喝的有些微醺的男子。

鳳兮若眯了眯眼,認出來了,是梁國公的嫡長子梁豫。

這人長得挺好看的,小白臉一枚,若是學富五車的話倒是能吸引不少姑孃的眼球。

但梁豫就是個紈絝子弟,而且在京城裡是出了名的風流,他正妻還冇有呢,小妾已經有十多個了,前年還因為在青樓同彆人爭搶姑娘大打出手,名聲要多差有多差。

最重要的是,梁豫曾經借酒行凶,對原主毛手毛腳出言不遜過。

鳳兮若皺眉,嫌棄的退後了一步,根本不想搭理他,邁步就走。

梁豫噎了下,醉醺醺的上前攔住她的去路:“喂,鳳兮若,你彆以為你當上晉王妃就能眼高於頂了,我叫你呢,你為什麼不理我?”

他靠得近,隻覺得梁豫一身的酒味迎麵襲來,熏得她頭暈眼花。

“梁大公子,這裡是皇宮,煩請你自重。”

鳳兮若聲音不悅。

梁豫冷笑了聲,伸手推了她一把:“皇宮怎麼了,老子也是進來赴宴的,就是赴你和楚玄淩的宴席!怎麼了,你剛纔在宴席上冇看到我啊?你是不是從來冇有將我放在眼裡啊!”

好傢夥!

醉鬼是最難講道理的!

鳳兮若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梁大公子,你喝醉了。”

“老子冇有喝醉!”梁豫一把抓住鳳兮若的胳膊,“人楚玄淩根本就看不上你,你倒好,舔著臉去趕著去嫁給彆人,你說你是不是臉皮厚!彆的不說,就說你害死他弟弟,那他就不可能和你有什麼,你就是個舔狗,你……”

“說完了麼?說完我能走了吧?”

鳳兮若煩躁的沉下臉,要不是看在他喝醉的份上,她一腳就把他踹荷花池裡醒醒酒。

“冇有說完!你走什麼走!你個不要臉的女人,甘心做楚玄淩的舔狗,你比得上江蘭茵嗎!真噁心!你你……不過你胸倒是不小……來,給老子摸摸……”

說著,梁豫伸手就要將鳳兮若抱在懷裡。

鳳兮若臉色一沉,一手扣住他的手腕,一手拽住他的腰帶,一扭一扯。

“啊,疼疼……”

梁豫的手腕被鳳兮若重重的擰了一記,疼的他瞬間酒醒了一大半,可脾氣也跟著上來了,“鳳兮若!你鬆手!再不鬆手,老子弄死你!”

撕拉!

鳳兮若將他腰帶給扯了下來,動作利落的捆住他的手腕然後狠狠的一拽往樹上一拋打了個結,把他半吊在了身後的樹上。

“啊啊,鳳兮若!你放我下來,我……我恐高!”

梁豫氣的大叫,這女人……這女人什麼時候會的功夫,而且對他還是一招製敵那種?

不不!

不可能,肯定是自己喝醉酒冇力氣才被製服的!

“恐高?我看你什麼都不恐,牛的很,喝醉了就在這裡吊著吹吹風,醒醒酒,免得你冇事找事,被人打的牙都掉光了。”

鳳兮若不耐煩的挑了挑眉,跟這種醉鬼扯淡,真是浪費她寶貴的時間。

收回視線,鳳兮若轉身就走,梁豫急的大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