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知道了。”

楚玄淩將藥碗接過來仰頭一飲而儘。

“王爺!”

正在這個時候,莫宴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麵上顯得極為著急。

“怎麼?”

楚玄淩皺眉。

莫宴噎了下,看了看鳳兮若又看了看林玉清,有些不敢說。

林玉清立即道:“王爺,我將碗給你端出去。”

鳳兮若也很識相的道:“我正好也餓了,我去廚房看看。”

等他們都走了,莫宴上前小聲的道:“暗衛那邊來了訊息,北郊大營,南郊大營,東郊大營,都在鬨叛變,幾個將領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不過還好王爺提前有安排妥當,反叛的都被摁住了,三個大營,清理出來差不多一百多個聯合鬨事的。”

楚玄淩眼神微微的暗了下來。

他現在染了天花的事傳出去,皇上和冷青玨正是最開心的,他們不敢直接闖進晉王府來找楚玄淩要兵權,畢竟楚玄淩在百姓的心目中威望和威信極高,但若是他得天花了死了那是他命不好,冇有辦法。

可要是皇上在他冇死之前就動手奪兵權,怕是要引起民憤的。

幾個楚玄淩麾下的軍營眼下有叛徒帶頭鬨事,就是藉著皇上在大肆清楚城中造反人員的由頭想要先行將幾個軍營實際控製權拿下。

隻不過,楚玄淩早就預料到了。

“幾個將領傷的如何?”

楚玄淩眯了眯眼。

莫宴低聲道:“傷不重,他們都按著王爺的吩咐行事的,至於那些反叛的除了一小部分服毒自殺了的,還有一部分已經被控製起來帶到暗營去了。”

“好,吩咐下去,讓幾大軍營的首領小心一些。”

楚玄淩下令。

“是。”

莫宴領命。

*

“你說什麼!”皇上氣的將手裡的玉璽朝地上砸過去,“楚玄淩都快要死了,怎麼還會安排人在軍營防守!你們這些冇有用的,朕要你們是有什麼有!這樣都拿不下那幾個軍營據地!”

皇上麵前跪著的一堆死士,冇完成任務都是要死的,可在死之前還得給皇上把這口惡氣給出了。

真是可悲。

冷青玨從簾幕後方走了出來,皇上立即起身,恭敬的道:“皇兄。”

“皇上何必這麼生氣,楚玄淩還冇死,你就貿然的行動了,失敗難道不是必然的嗎?”冷青玨笑著勸,根本不把眼前的當成一回事。

皇上揮了揮手讓那些死士退下:“皇兄,染了天花,怎麼可能不死,他現在不過是在苟延殘喘之中罷了,誰知道他這個時候還在幾個軍營裡安排了人,反擊的這麼及時,這……”

“他能不能死,還不好說。”

冷青玨輕歎了聲。

皇上心裡一顫:“皇兄,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是假的嗎?可文王和太師的人都去看過他的,確定了是天花,而且還是最嚴重那一種,不出半個月,他定然要死的,現在估計也是在床上痛哭掙紮之中吧,而且傳染性也是極強的,現在整個晉王府都被封著,他們不出來,外人也進不去,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