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深呼吸了一口氣,猶豫了片刻還是跟著侍衛走到了那一具焦屍跟前。

府衙大人看著文王和太師都來了,趕緊行禮,這才小聲的跟江蘭茵道:“仵作驗了屍,但是也不能確定是不是晉王,側妃娘娘,您是王爺身邊最親近的人,怕是要讓你幫個忙了。”

江蘭茵微微的點了點頭,跟著仵作蹲下,在焦屍的周圍擺了一圈的屏風隔絕了所有人的視線,可文王和太師不由分說的都擠了進來,府衙大人和仵作也不敢說什麼。

仵作將那一具焦屍能看得到分辨的出來的部位都指給江蘭茵看,說實話,這屍體燒的焦黑焦黑的,哪裡看得出來是什麼東西,但從殘存在這屍體身上的衣服來看確實是楚玄淩的。

江蘭茵咬咬牙,正不知道怎麼回答纔好,突然她瞳孔縮了縮,看到那一具焦屍燒焦的衣服裡有一個黃色的東西,她指了指讓仵作拿了出來,發現是燒剩下一個角角的荷包。

要是江蘭茵冇記錯的話,這香包是她親手繡了送給楚玄淩的,楚玄淩確實經常放在身上用的。

“側妃娘娘?”

仵作看江蘭茵盯著他手裡的東西不說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江蘭茵回了神,低垂了眉眼,哽嚥著道:“這是當初我親手繡的香包,王爺很喜歡,一般都是帶在身上的……”

“那就是說,這焦屍確實是楚玄淩了?”

文王都差點要笑出聲來,楚玄淩死了!

這難道不是最值得高興的事了嗎!

“我,我不知道,但這個香包確實是王爺不離身的東西。”

江蘭茵小心翼翼的道。

文王和太師互看了一眼,太師立即給府衙大人使了個眼色,府衙大人會意,趕緊噗通的跪下磕頭:“晉王殿下!恭送晉王殿下!”

這話一出,外頭看不到情況的衣裙百姓聽到這個,也紛紛跪下磕頭,江蘭茵一顆心砰砰砰的亂跳著,一時間百味陳雜。

文王開了口:“大家都節哀吧,晉王殿下本就染了天花,如今雖說是遭了劫難,但也算是避免了天花大範圍的傳播,如今已經成這樣了,也怕還有什麼殘留的天花病毒還在,這樣吧,本王做主,將今日從晉王府搬出來的焦屍都拖去郊區燒成灰燼。”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楚玄淩這被燒死了,都成了一具焦屍了,還要氣繼續燒,這不是要挫骨揚灰,什麼都燒儘了嗎?

太狠了。

但文王剛纔說的是為了怕還有殘留的天花病毒,這麼一燒,應該確實能什麼都燒完了吧。

眾人雖然覺得可惜和殘忍,但是比起染上天花這樣的東西來說,那燒了還是好事啊,畢竟人都成了這個樣子了,燒不燒的也冇有什麼區彆了。

文王揮手讓人將所有的焦屍都蓋上布抬走了,他做出一副心疼的模樣,歎息了聲:“晉王殿下是肱骨之臣,隻是命薄,大家放心,等燒完了,本王會親自將晉王楚玄淩的骨灰送入皇陵安葬!”

這麼說著,文王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皺了眉突然看向旁邊的仵作:“等等,那晉王妃呢,鳳兮若那個女人呢,那些焦屍裡有冇有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