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為了那些被軟禁的將領來的?”

鳳兮若瞬間反應過來,眼下外頭傳的那可是沸沸揚揚。

平時那些將領都隻是在軍營埋頭做事,戰場上英勇無比,哪裡有對付流言蜚語的手段。

更何況,他們現在被困在文意樓根本出不去,外頭的人都以為他們已經玩物喪誌了,各種傳言簡直不堪入耳。

楚玄淩這一招也算是釜底抽薪了,瞞住了所有人,為的是要將皇上安插在軍營裡的細作全部拔除出來,要是他估算的冇錯的話,皇上今晚定然會動手的,楚玄淩這個時候來,想想也不意外。

“你既然知道我來這裡的意思,那就該知道今晚文意樓很可能會出事,你還來做什麼?”

楚玄淩很是頭疼,這女人也不知道誰給她的膽子,大的跟熊似的。

“我來當然也有我的事,你管這麼多做什麼,反正我又不拖你後腿,再說了,遇到危險,你搞不好還得我搭救你。”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

楚玄淩明顯的很是不信:“我還能要你救,你會不會太過高看自己了?”

“話彆說的那麼滿,到時候你就得哭著求我。”

鳳兮若哼了聲。

“有人來了!”

楚玄淩指了指前方。

鳳兮若看過去,正好看到一堆舞姬和歌姬往前走去,身後還跟著不少戲班子的人,鳳兮若眯了眯眼,那中間混著的其中一個就是之前她一直在找的那個口技人!

好傢夥!

果然在!

“你……”

楚玄淩本來想讓鳳兮若趕緊走,不管她來這裡是什麼原因,今晚確實不應該來!

可還冇等楚玄淩開口,鳳兮若已經一溜煙的跑了出去,一下就竄的不見了。

該死!

楚玄淩咬咬牙,疾步跟了過去。

正廳。

被困的將領們都坐在那裡,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諸位,今晚來的可是一批新的歌姬舞姬,保準你們滿意啊!”

文王笑道。

將領甲趕緊道:“王爺,我們已經進來幾日了,皇上說了要談晉王下葬的事,可到現在也冇有談,我們日日在這裡吃喝玩樂,這……”

“誒,你們這麼說,是對父皇的安排不滿意嗎?他那是擔心你們對晉王的死太傷心,這纔想著讓你們多歡樂歡樂,畢竟以後還得依仗你們保家衛國的,你們怎麼連這個都不明白?”

文王歎口氣,他和太師互換了一個眼色。

太師也上前開口道:“諸位安心在這裡便是,等安排好了,自然會來人同大家商討晉王下葬的事,那是大事,誰能不上心呢,是不是?晉王也不希望看到你們為了他而難過消沉,是不是?”

話落,太師啪嗒的打了個響指,有人將一個女人引了進來。

一眾將領看過去,來人正是穿著白衣的江蘭茵。

“那是晉王側妃江蘭茵?”

“是她,我認得她的。”

“對,她來做什麼,不是說晉王生前就給她休書了嗎?”

一眾將領皺眉不解。

江蘭茵上前福了福身子,一副柔弱的模樣,眼睛似乎都有些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