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當自己真是什麼主子能淩駕在自己之上了?

鳳兮若不耐煩的挑眉:“嗯,要是我冇記錯的話,我住的那邊算是晉王府的雜物間和柴房改造的一個小院子,和晉王府的這邊廂房是有很長的一個過道的,而且過道還有一道門攔著,那道門隻要關上了,不就不是晉王府了麼?”

楚玄淩咬牙切齒:“你現在是什麼意思,是想說本王虐待你了讓你住那樣的地方是嗎!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配得上住進王府裡嗎!”

“你看,你自己都說了我不配住進王府裡,那也就是說我現在住的不是你晉王府啊,那我讓小國公爺住個下人房也冇什麼吧?”

鳳兮若根本不在意楚玄淩的話,住哪裡對她來說不重要,她隻是要查清楚楚玄淩弟弟的事,要還原主一個清白而已!

梁豫噎了下,氣急敗壞:“你要我睡下人房!”

鳳兮若嫌棄的掃他一眼:“那邊下人房和主人房也不差什麼,甚至下人房還多個窗子呢,你不是要春喜嗎,不住她隔壁房間住哪裡?你該不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上的是我吧!”

嘶!

這話說的!

楚玄淩刷的俊臉全黑了。

梁豫倒是臉紅了幾分,他惱怒的道:“你,你少胡說!我怎麼可能看上你!”

“那不就好了,你到底住不住,不住就滾蛋,我的人,我就是不給,有本事上應天府去?”

反正她就是不承認她綁了梁豫,有本事咬她啊!

梁豫被她氣的隻覺得胃疼,他看向楚玄淩:“晉王殿下,你看這……”

楚玄淩冷冷的瞪了鳳兮若一眼:“來人!本王今晚留宿流光院!”

嘶!

這什麼鬼!

鳳兮若大吃一驚,下意識的推了一把也是愣住了的江蘭茵:“那你也來,你和你家王爺睡一間房……哦,不對,那邊就三間房,一間主人房,兩間下人房,所以……你和你家王爺打算跟我擠一間?”

楚玄淩很有掐死鳳兮若的衝動,他過去那是盯著鳳兮若的,可鳳兮若這是乾什麼,還把江蘭茵拉過去,她這麼討厭跟他單獨在一起嗎?

江蘭茵蹙眉:“王爺,這個……”

她一點都不想去,那邊臟兮兮的,又小又黑,到處都是灰塵!

楚玄淩忍著氣道:“蘭茵,你回去自己好好休息,本王今晚盯著鳳兮若!”

“你乾嘛盯著我?”

鳳兮若嫌棄至極。

楚玄淩噎了下,立即道:“本王要是不盯著你,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做什麼手腳去傷害小國公爺?”

聞言,梁豫也覺得楚玄淩這話有道理,什麼麵相相沖,這種鬼話,也虧鳳兮若說得出來,鳳兮若肯定是想趁著大晚上搞鬼讓他知難而退,要是楚玄淩也在,那就不一樣了。

這麼想著,梁豫立即讚同:“對!王爺說的對!”

鳳兮若突然挽住江蘭茵的胳膊:“那就把蘭側妃也帶去,晉王殿下晚上不睡覺盯著我,我還擔心晉王殿下被我的美色迷惑獸性大發呢!對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