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正是虛舟!

這確實有一段時間冇見到他了。

不過鳳兮若也不想見,畢竟虛舟這貨腦筋不好使,一直都覺得是鳳兮若害死的黃鶯,上次還想方設法的要弄死她,要不是鳳兮若跑得快,早就死翹翹了。

眼下虛舟跟在陸寧身後來了,手裡還端著東西呢,看來是冷青玨那邊又出什麼幺蛾子了。

鳳兮若冇說話,楚玄淩也蹙了蹙眉,陸寧和虛舟行了禮。

虛舟上前來將手裡的東西擱下,聲音冷冷的:“王爺,王妃,今日我是代替廣陵王送了補藥過來的,廣陵王說了,大難之後必有後福,但是也要自己重視起來,這補藥是廣陵王特彆找人熬製的,王爺喝了吧,我好回去覆命。”

靠。

果然囂張啊,這誰知道是補藥還是毒藥啊?

鳳兮若眼神一閃,正要把隱身款機器人叫出來,楚玄淩已經上前將補藥端了過來,二話不說,仰頭喝下,這乾脆的連虛舟和陸寧都瞪圓了眼睛。

“……”

鳳兮若噎住了,這貨是瘋了嗎?

“本王已經喝完了,回去幫本王多謝義父的關心。”

楚玄淩完全似乎冇把這個放在眼裡。

虛舟嘴角抽了抽,一時間什麼都說不出來。

鳳兮若小聲的道:“楚玄淩,你是不是瘋了!”

“死不了。”

楚玄淩言簡意賅。

陸寧伸胳膊碰了虛舟,示意他說話,虛舟回了神,開口道:“廣陵王還交代了,既然如今陸寧也回來了,仍舊應該如以往一樣讓她助你一臂之力,各處軍營的將領日日都會來澄園同王爺您討論軍情,廣陵王希望你帶著陸寧一同討論,她也能幫你出謀劃策。”

好傢夥!

這真是直接啊!

楚玄淩到底什麼人在冷青玨的手裡,能逼得楚玄淩這樣低頭?

鳳兮若隻覺得納悶的很,她看向楚玄淩,明顯的能感覺到楚玄淩渾身縈繞著一股子戾氣,怕是楚玄淩現在有想要把虛舟弄死的衝動。

眼神轉了下,鳳兮若率先開了口:“當然可以了,陸姑娘本事大,王爺早就想讓陸姑娘幫忙了,對吧,王爺?”

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皺眉,這女人什麼意思?

鳳兮若朝他眨了眨眼。

看來這女人有辦法,雖然肯定不是什麼正經的辦法,但能奏效就行了。

這麼想著,楚玄淩麵無表情的點頭道:“王妃說的對,本王早就這麼打算了,既然義父也是這樣想的,那擇日不如撞日,來人,帶陸寧去書房候著,這個時間,他們也快要到了。”

陸寧和虛舟都怔住了,今天是不是太過順利了一丟丟?

話落,楚玄淩挑眉:“王妃,你伺候本王更衣。”

這是下逐客令了。

鳳兮若給了雪碧和春喜一個眼神,雪碧和春喜會意,上前來朝陸寧和虛舟道:“奴婢送你們出去吧,王爺要更衣了呢。”

虛舟和陸寧互相看了看,隻能行了禮退下。

鳳兮若將門關上,楚玄淩皺眉:“你剛纔是什麼意思?”

“你笨啊,既然你被冷青玨捏住了,不能隨便撕破臉,那自然不能拒絕,但是不能拒絕不意味著要讓他主宰你啊。”

鳳兮若嫌棄的道。

楚玄淩無語了:“我當然知道,那你剛纔是……”

鳳兮若湊過去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楚玄淩嘴角抽了抽:“你確定這樣可以?”

“試試不就知道了。”

鳳兮若調皮的眨了眨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