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不要用又這個詞嘛。

鳳兮若蹲在林玉清的跟前,隨手指了指被她打暈了在地上的楚玄淩:“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實在是情非得已,你看楚玄淩都成那樣了,還不敢找你來,怕你們鬼醫一族的行蹤被髮現。”

“王爺,這是怎麼了?”

林玉清吃了一驚掙紮著要起身,可這會兒纔想起自己手腳還被捆著呢。

鳳兮若手起刀落,用匕首將他手腳上的繩索都割斷了,林玉清連忙的起身奔過去給楚玄淩檢查了一下,臉色微沉:“他怎麼中了這種毒……”

“是廣陵王吩咐他喝下的,冇想到他一點都不反抗就喝了,然後還拿那一竹簍的毒蜘蛛咬自己,我是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估計是想以毒攻毒?”

鳳兮若拉了一張椅子在旁邊坐下。

林玉清把楚玄淩扶到床上,飛快的拿出隨身帶著的金針給楚玄淩各個穴位施針:“王爺真是瘋了,這種毒蛛是能解毒,但本身毒蛛的毒性也極強,一個不小心,王爺的命也保不住!真是糊塗!”

“所以他會死嗎?”

鳳兮若忍不住問道。

“再晚點,怕是要死。”

林玉清手裡的針施的飛快,鳳兮若看的都覺得有些眼花繚亂。

約莫是用了一盞茶的時間,楚玄淩一口黑血從口裡吐出來,慘白的臉色緩和了一丟丟。

“毒已經解了,幸虧來的及時。”

林玉清稍稍的鬆了口氣。

楚玄淩緩緩的睜眼,他有些詫異:“你,你怎麼……莫宴還是將你請來了?”

“不是莫宴請的我,是你家王妃把我綁過來的,這次連敲暈我都冇有,直接綁。”

林玉清無語的轉頭看向在一旁吃吃喝喝的女人。

鳳兮若把手裡的點心放下:“那不是太著急了麼,反正達到目的就好了,放心吧,冇有人發現,要是被人發現了,怕是澄園早就被圍了。”

“……”

“……”

楚玄淩和林玉清兩人都噎住了,好傢夥,這女人是怎麼辦到的?

“既然冇事了,我就回去睡覺了,困死我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揉著眼前推門出去了,莫宴在外麵急的團團轉,看著鳳兮若推門大大方方的走了出來,忍不住探頭進去,竟然看到林玉清出現在屋內。

我的天!冇眼花吧?

莫宴震驚的瞪圓了眼睛敲門進去了:“林,林大夫?真的是你?”

“是。”

林玉清無奈的點點頭。

“不是,你這是怎麼進來的?”

澄園內外都守衛森嚴,林玉清這身份要是大搖大擺的這個時候進來,能不被探子發現纔有鬼了。

楚玄淩輕輕的咳嗽了兩聲,林玉清趕緊寫了一張方子遞給莫宴:“就那麼進來的唄,你這麼大驚小怪做什麼,趕緊的去給王爺熬藥。”

“可是……”

莫宴隻覺得自己見鬼了。

“去吧。”

楚玄淩擺擺手。

莫宴隻能滿腹疑慮的拿著方子出去了。

等房間裡隻剩下楚玄淩和林玉清,楚玄淩才道:“你放心,明日本王會找人護送你出去,不會讓人發現,你們鬼醫一族……”

“王爺,我現在不想走。”

林玉清一屁股在旁邊坐下,眯了眯眼,“王爺,王妃這麼厲害,接連著兩回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我從眾目睽睽之下弄來,咱們不試試她,怎麼知道她背後到底是什麼人?”

楚玄淩臉色微沉:“怎麼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