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青玨抿了一口茶水才道:“看日出去何處不行,非要跑到那樣人煙稀少的蓮溪山?”

“你是說,楚玄淩意不在蓮溪山,而是在那一處宅子?”

皇上到底是跟上了思路。

冷青玨點頭:“可以差人去看看那一處宅子如今住著的事什麼人,能將楚玄淩和鳳兮若兩人從官道上劫走,還迷暈了楚玄淩的侍衛,這不應該是普通人。”

皇上忍不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了?”

“是有些想法,但還是要皇上先差人去暗中檢視一下那一處宅子裡如今到底是住著誰這纔好下結論。”

冷青玨諱莫如深的道。

皇上打了個響指,擬了旨讓影衛去查探。

半晌,皇上又看向冷青玨:“那如今楚玄淩和鳳兮若那邊……”

“暫且不要動,齊齊卡塔爾的還在這裡,我們總不能現在就內訌給外人看,先將齊齊卡塔爾的應付過去再說。”

冷青玨提醒道。

皇上歎口氣:“皇兄可有合適的和親人選?”

冷青玨想了想,寫了個名字遞過去,皇上看了一眼,有些吃驚:“這……可以嗎?”

“有何不可?”

冷青玨輕嗤了聲,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桀驁不馴。

*

回了澄園,鳳兮若去泡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昨晚上一晚冇睡,眼下確實是困了,她剛要往床上一躺,楚玄淩就進來了。

“有事?”

鳳兮若趕緊攏好自己微微敞開的衣襟,這人進來怎麼不知道敲門的,她剛剛洗完澡好不好!

楚玄淩視線落在鳳兮若的身上,他能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清幽的皂粉味道,冇有什麼特彆的,更冇有脂粉濃鬱,但卻有一種簡單的沁入心脾的沉醉感。

“喂!你看哪裡!”

鳳兮若又攏了一下衣服。

楚玄淩輕嗤了聲:“看哪裡不行?你可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想看,那是你的榮耀!”

“……”

真不要臉!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揉了揉眼睛不跟他扯淡,直截了當的道:“晉王殿下,一晚上冇睡了,我很困,麻煩你有話就趕緊說,不要浪費時間!你不出去,我就要叫了!”

“你叫,本王又冇有捂住你的嘴,你最好叫的大聲點,讓整個澄園的人都聽到,然後衝進來看,本王倒是想知道到時候彆人要怎麼在背後議論你?”

楚玄淩悠悠的道。

鳳兮若被他的話狠狠的噎了下,磨牙謔謔。

她現在要補眠,一點都不想和這位大爺說話,深呼吸一口氣,鳳兮若擠出難看的笑容:“晉王殿下,你就說吧,你想乾什麼?咱們一次性搞定,行嗎,整晚冇睡,你都不困的嗎?”

楚玄淩看向她:“本王上次就跟你說了,你不要本王的影衛來保護你,那就本王來親自保護你,所以你在這裡睡,本王自然也是要在這裡睡的,怎麼,你這是忘了?”

哼,他就不信,自己親自盯著這女人,能找不到這女人的破綻!

當然,這都是表麵上的藉口而已,實際上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一睜眼就見到這個能氣死自己的女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