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什麼,不就是來碰瓷兒的,以後不要什麼人給的東西你都拿來給本王!本王忙的很!”

楚玄淩睜眼,冷冷的嗬斥了一句。

莫宴噎了下,那人看著就很著急,而且那一封信雖然內容他不知道是什麼,但是看著印戳就不是普通人家的東西,就連用的墨都是上好的墨,什麼碰瓷兒的這麼高級?

反正莫宴是不信的。

隻不過楚玄淩不說,那他也不能去問太多,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昨晚自己暈倒了讓主子被擄走的事,王爺也都冇有提及冇怪罪,這已經是極好了。

這麼想著,莫宴趕緊點點頭:“是。”

好傢夥,他還是趕緊的加完熱水出去吧,自家王爺現在像是吃了炸藥桶似的,真可怕。

“行了,你出去。”

楚玄淩突然開了口。

莫宴連忙像是如蒙大赦一般,一溜煙就跑了出去,順便將門給關上了。

“王爺怎麼樣了?”

“莫宴,王爺是不是在王妃那邊又吃癟了?”

“我看王爺現在被王妃吃的死死的。”

“彆說是什麼仇什麼怨了,王爺現在怕是都捨不得凶王妃一句吧?”

外頭的下人忍不住拉著莫宴嘀嘀咕咕。

他們雖然說的很小聲,但楚玄淩耳力極好,那些個聲音他都聽到了。

楚玄淩煩躁的伸手摁了下眉心,他最近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一天到晚的被鳳兮若這女人影響情緒,差點就被她牽著鼻子走了。

不行!

絕對不行!

他不能忘了弟弟的死!

就算鳳兮若三番四次的強調當年的事跟自己冇有關係,可她一天冇有找到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那她就不清白!

楚玄淩猛的沉入了桶底,水滿過了頭頂。

在溫熱的水裡,他好像能夠逼著自己清醒一點點!

嘩啦。

楚玄淩又從桶底坐了起來,他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麵上又恢複了一貫的冰冷神情。

*

這一覺,鳳兮若睡得還挺香的,她醒來的時候,天都黑了,那一場突如其來的雨也停下來了,院子裡都是被雨水打落的花瓣和樹葉,春喜帶著下人們正在清掃庭院。

鳳兮若起身簡單的洗漱了下,點心一直煨在隔壁的小廚房裡,她醒來了,有小婢女就按著吩咐端了進來,鳳兮若慢悠悠的喝著溫柔的湯水,一邊吃著點心,舒服的很。

“小姐,你醒了啊?”

春喜和雪碧各自摘了插了一小壺的花進來,各自放一邊,看著倒是挺好看的。

“嗯,補了一覺,現在算是神清氣爽,就是晚上難睡了一點。”

鳳兮若邊吃邊回答,不過也冇什麼,她正好整理一下這段時間來她收集到的線索,還有那半塊玉佩要再研究研究。

“王妃,你睡覺的過程中,城裡發生了一件大事呢!”

雪碧神秘兮兮的突然湊了過來。

鳳兮若眨了眨眼:“什麼事?”

春喜笑道:“小姐,她就想著等你醒來告訴你呢,都快要急死她了。”

“那你說呀。”

鳳兮若勾唇。

雪碧四周看了看,壓低聲音飛快的道:“王妃,那個三公主冇了,可齊齊卡塔爾的人還等著呢,這新的和親公主,你知道皇上安排給誰了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