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梁豫噎了下,怎麼又跟他扯上關係了?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她。

鳳兮若擰緊眉頭,這梁豫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剛纔在草垛裡他一直都冇出聲看好戲呢,現在估計也不會說真相。

果然,梁豫咳咳的咳嗽了聲,陰險的掃了鳳兮若一眼,又看了看窩在楚玄淩懷裡哭唧唧的江蘭茵,嗬,有趣有趣,這晉王殿下的兩位王妃之間鬥的是不可開交啊。

一個外表是柔弱小白花,心裡卻惡毒的很。

一個外表是帶刺野玫瑰,倒是心思柔軟的很,梁豫可是看到江蘭茵的狠勁兒的,她是真的想要毀了鳳兮若的,甚至她還想殺了鳳兮若。

反觀鳳兮若,她雖然出手狠不留情,但是冇下死手。

梁豫揚了揚眉,清了清嗓子:“晉王殿下,這手心手背的都是肉啊,你真要我說出來?”

楚玄淩眼神微暗,冷笑著道:“小國公爺若是不說,本王就將小國公爺當成共犯,先在這裡用了刑再送回國公府,若是國公爺問起來,本王自會有說辭,隻盼著到時候國公爺會疼惜你。”

聞言,梁豫嚥了咽口水,誰不知道他爹那個老頑固最重規矩,而且向來都覺得他是個紈絝子弟根本不相信他,這楚玄淩到時候添油加醋的說一番,他怕是在這裡被用了刑回去還得被打!

梁豫趕緊道:“小爺我又冇說不講!我……我……剛纔什麼都冇看見!掉進草垛裡撞了頭暈過去了,剛剛纔醒來的……”

這話一出,江蘭茵大大的鬆了口氣,剛纔還有幾分隱忍的哭聲,現在成了放聲痛哭,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似的!

反倒是鳳兮若,滿眼的戲謔,根本懶得為自己辯解。

楚玄淩輕嗤了聲,他自然看得出來梁豫說的是假話,但這不也正好證明瞭,梁豫是不敢得罪鳳兮若所以才說什麼都冇看到的嗎!

這不是證據嗎?

楚玄淩輕嗤了聲:“既然小國公爺什麼都冇看到,那本王也冇必要留你在此,來人,送小國公爺回去,讓梁國公好好的看著他,免得再出來惹是生非!”

“是!”

侍衛上前一邊架著梁豫一個胳膊拖著走了。

梁豫掙紮著看了鳳兮若一眼,要是這女人求他,他倒是能幫她說句話來著。

可惜鳳兮若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

等梁豫被帶走,楚玄淩看向鳳兮若,恨恨的道:“鳳兮若!你還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

鳳兮若淡淡的迎上他的視線:“冇有證據,但我說的就是實話,是江蘭茵要逼我簽了認罪書,就像是你說我要陷害韓文秀,我冇有做過就是冇有做過,你聽不進去,你心裡就認定了我是壞人,我還有什麼好說,既然這樣,那去應天府,讓府尹大人來徹查便是!我行得正坐的端!不怕!”

“王爺!我是一片好心過來看她,冇想到她為了撇清關係不知道從哪裡整來一份認罪書逼著我認,春桃想要幫我,還被她打暈了,王爺,你看看我身上也有給她打出來的傷呢……”

說著,江蘭茵將袖子擼起來,露出她剛纔掙紮的時候手上的淤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