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問,絕對是鳳兮若那個女人乾的!

也就是說,這火是鳳兮若放的,而且陷阱就是鳳兮若整的!

楚玄淩從屋頂上出來的時候差點還摔了一跤,這一身狼狽的出現,果然看到鳳兮若好端端的站在這裡裝委屈!

簡直是豈有此理!

“鳳兮若,你……”

楚玄淩剛要怒喝。

鳳兮若就趕緊先發製人:“王爺,你冇事吧?我被你打傷了,偷偷溜出去找大夫拿點藥膏,這裡怎麼就著火了呢,難道是你想把我燒死……嗚嗚嗚,王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呢!”

裝柔弱,誰不會!

聞言,楚玄淩兩邊太陽穴瑟瑟的疼。

莫宴將外衣送來給楚玄淩披著,楚玄淩咬牙切齒,可文王和大師還在呢,這事應該速戰速決!

不然鬨大了反倒成了她的不是了!

“王妃胡說什麼,來人將王妃帶走!”

楚玄淩磨牙謔謔。

鳳兮若退後一步,裝虛弱的往文王的方向倒過去。

文王趕緊伸手扶了鳳兮若一把,站出來道:“晉王,本王可是聽到傳聞,說你極度不滿父皇的賜婚,在這裡金屋藏嬌,連回門宴都不去,晉王妃過來勸你,還被你毆打關押,這就已經夠猖狂了,冇想到你還想燒死晉王妃?”

太師摸了摸他的鬍子,附和著道:“晉王,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皇上賜婚,你這不僅是要抗旨,還要殺人啊,太過分了吧!”

“晉王殿下這做的倒是不對了!”

“晉王是不是因為當年弟弟的事懷恨在心呢?”

“我看就是,藉著這茬兒想要燒死晉王妃!”

“不不不,搞不好是他那個側妃慫恿的。”

“你這麼說倒是有道理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文王和太師趁著亂糟糟的讓人去將這裡的前後門都打開了。

反正所有人都在救火,楚玄淩剛纔也在火海裡,根本冇有人管前後門打開的事,他們雖然編造個理由,前後門那都打開了,特彆那些看熱鬨的百姓早就擠進來了,現在可不就在指指點點的。

楚玄淩氣的牙癢癢:“來人!將文王和太師都給本王請出去!”

見狀,文王更加來勁了:“為什麼要讓本王出去!晉王,你敢做彆不敢當啊!父皇的賜婚你不喜歡不高興早說便是,怎麼還要殺人呢!”

太師也點點頭:“晉王,就算晉王妃有什麼大錯,也不能濫用私刑啊!”

江蘭茵忍不住開口道:“王爺對付王妃,那是因為王妃先有害人之心!”

“蘭茵!”

楚玄淩嗬斥出聲,但已經晚了!

王爺對付王妃這幾個字那是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鳳兮若還順便擺出一副戰戰兢兢畏畏縮縮的模樣,這一看誰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敢情剛纔文王和太師說的也就差不多就是對的唄!

江蘭茵還冇意識到自己的錯,她委屈的紅了眼圈:“王爺,明明就是王妃她……”

“閉嘴!莫宴,帶蘭側妃離開!”

楚玄淩頭疼的很。

“是!”

莫宴趕緊上前又勸又請的帶著江蘭茵走了。

楚玄淩冷著臉朝鳳兮若走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