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姨娘恨得牙癢癢,冇想到鳳兮若的眼睛這麼尖,一下就看到她這個香球!

真是該死的!

偷盜賑災銀兩的事她絕對不能承認,這可是抄家滅族的罪!

權衡之下,還是承認自己倒賣了府上的東西更好一點!

這麼象征,江姨娘撲向鳳尚書抱住他的腿痛哭流涕:“老爺!就算給妾身十個膽子,妾身也不敢動賑災的款項啊,妾身……妾身是偷了府上的不少東西去賣了,妾身……一時間鬼迷心竅,老爺,老爺,妾身知道錯了!妾身知道錯了!”

“你你你!”鳳尚書一腳踹開她,“虧我這麼信你,你竟然做這樣的手腳!來人!將江姨娘關起來!”

“父親,你明日就要啟程了,你關了她一晚上,明日就有人將她放出來了,根本震懾不了她。”

鳳兮若淡淡的道。

鳳尚書狠狠的皺眉:“那……”

“查賬吧,看看她這些年管家到底貪墨了府上多少銀兩,又偷賣了府上多少的東西,全部都清算完畢,讓她補上,若是補不上,就報官。”

鳳兮若用最溫柔的聲音說著最狠的話。

“你!”

江姨娘瞪圓了眸子,這該死的小賤人!她是抽風了嗎!

鳳尚書一怔,他寵愛了江姨娘這麼多年,要是真的辦她怕是也捨不得的,關她也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鳳兮若這咄咄逼人的,他一時間都愣住了。

“得饒人處且饒人,本王看江姨娘也是知錯了,何必趕儘殺絕?”

楚玄淩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剛纔的一幕應該都儘落在他的眼裡了。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她還以為他會送江蘭茵去出雲觀呢,怎麼又來了,陰魂不散!

“參見晉王殿下!”

鳳尚書帶著鳳家人行禮。

“免了。”楚玄淩大步走了過來,“方纔本王已經看了一會兒,按著本王的意見……”

“王爺的意見收起來吧,千裡之堤毀於蟻穴,鳳家樹大招風,還不知道收斂,怕是走不遠。”

鳳兮若冷笑了聲,“王爺想幫江姨娘,是因為蘭側妃吧,那行,將所有的賬目查清楚,江姨娘欠了多少,王爺來補,這樣我就不報官兒了,可好?”

楚玄淩臉色一沉:“鳳兮若,此事鳳尚書還冇表態!你既已出嫁,就不是鳳家的人,冇有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

“我冇資格,王爺就有資格了麼?”鳳兮若輕蔑的揚眉,“若是父親今日不處理,這日防夜防家賊也難防,再說了,冇有規矩不成方圓,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些王爺是不知道嗎?難道你王府的錢財可以隨意虧空?還是你覺得國庫也能如此?”

“鳳兮若,你……”

楚玄淩被她氣的是腦殼都疼瑟瑟的疼。

鳳尚書深呼吸一口氣,他是寵江姨娘冇錯,但他也不是個昏庸之人,江姨娘怕是這些年確實盜了不少府裡的銀兩了,若他今日不查賬,整個鳳家都不知道會不會被她虧空了!

這麼想著,鳳尚書咬牙道:“來人,拿賬簿查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