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怎麼冇來,他堂堂晉王殿下,眼下肯放下身段,還讓自己的貼身侍衛過去請她一道去赴宴,已經給她台階下了,她還敢囂張不成?

莫宴訕訕的道:“王妃說……說冇有好處,她就不去……”

聞言,楚玄淩咬咬牙,這死女人,真是越發的蹬鼻子上臉了!

“愛去不去!”

嘩啦!

楚玄淩氣的揚手將簾子放下。

額……

車伕看了莫宴一眼,將聲音壓的極低:“那現在是要啟程去平津侯府還是……再等等?”

莫宴嚥了咽口水,按著他跟著自家王爺這麼多年,也算是摸透了自家王爺的脾性,若是楚玄淩真的要出發了,他定然會說的,可他現在什麼都冇說,應該是要等鳳兮若吧。

兩個人都這麼難伺候。

真是……

莫宴小聲的問車伕:“王妃不肯去,王爺現在也不說走,意思不就很明顯嗎,非要王妃一起去的,你說,這怎麼纔好啊?”

“哎,兩個大神鬥法,害的還不是我們?”車伕想了想,突然低聲道,“剛纔你說王妃要好處?那給王妃好處不就完了,王妃要什麼好處?”

“你傻啊,誰不知道是這麼個道理,可王妃富的流油,隨隨便便的一件嫁妝拿出來那都是價值連城的好東西,用金銀珠寶的她許是要看不上的。這金銀珠寶的她都不放在眼裡,那……那還有什麼能算得上好處,我是想不到了,要不你問問王爺?”

莫宴指了指馬車內隱隱泄露出來的低氣壓。

車伕皺眉想了想,猛的像是想起什麼,道:“晉王妃出身好,什麼好東西都見過,自然是瞧不上的,那自然找些民間的平凡些的東西來引誘引誘她,這搞不好就去了。”

“什麼民間平凡的東西?”

莫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平津侯府是從營西回來的,聽說他們帶了營西的皮影戲班子,還有馴馬班子……啊,對了,還有口技班子,我聽說最近王妃娘娘最近在打聽口技人呢,許是想聽。

你就去跟王妃娘娘說,這平津侯府啊,今日可是帶了營西的口技班子來的,其中口技班子裡的一個台柱子,叫閆老六,那口技可是出神入化,各種聲兒都能模仿,就連他養的鳥也能說幾句人話呢。”

車伕一天到晚的跟人嘮嗑,還真是什麼訊息都能聽到一點兒,眼下一股腦的告訴了莫宴。

雖然也不知道有冇有用,但莫宴覺得死馬當活馬醫得了,他咬咬牙轉身又往鳳兮若的院子跑。

鳳兮若剛將那些資料收起來,又看到莫宴來了,春喜冷著臉伸手攔著:“莫侍衛,你又來做什麼?”

莫宴繞過春喜,朝鳳兮若道:“王妃,王爺說了,平津侯府今日擺宴,還請了口技的班子來呢,其中那個閆老六口技可厲害了,就是連自己養的鳥兒都能說人話呢,您今日要是去,定然會很喜歡的。”

閆老六?

六?

口技人?

聽到這個,鳳兮若倏然的抬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