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鶴在大興是祥瑞的征兆,眼下一群白鶴飛來落在在宮中的荷花池裡,立即有人帶頭跪下磕頭:“恭喜皇上,賀喜皇上,這是大喜之兆啊!”

見狀,眾人也跟著跪下磕頭恭賀皇上。

江蘭茵跪在鳳兮若的身後,她隻覺得鳳兮若就連看著背影都是這麼礙眼,而且為什麼突然間太後和皇上對鳳兮若都這麼好?

要是鳳兮若當著這樣的場合出糗,那是不是……

這麼想著,江蘭茵眼裡閃過幾分惡毒,她趁著眾人的目光都在白鶴身上,起身之際她下意識的湊近鳳兮若,手裡多了一片薄薄的刀片,江蘭茵手一動,刀片伸出從鳳兮若腰間刮過去。

豈料,鳳兮若瞬間回頭一把攫住江蘭茵的手。

哢擦!

江蘭茵的胳膊響了聲,脫臼了,疼的她整張臉都白了:“啊——”

“怎麼了?”

剛纔被皇上叫到前麵去看白鶴的楚玄淩聽到聲音急急的奔了回來。

江蘭茵一下就虛弱的歪倒進了楚玄淩的懷裡:“王爺,妾身也不知道做錯了什麼,剛剛站起來,王妃……王妃她就出手擰斷了我的胳膊……好疼啊……”

楚玄淩一驚,剛要說話,鳳兮若已經不耐煩的挑眉單手直接將摟著江蘭茵的楚玄淩推開,另一隻手扶上她那條脫臼的胳膊,動作極快,快的連楚玄淩都冇看清楚她是在乾什麼。

江蘭茵的骨頭已經接好了。

隻是江蘭茵還處於極度的恐懼和疼痛之中,完全冇有感覺。

“鳳兮若!你給本王滾開!”

楚玄淩快步上前拽開鳳兮若,力道之大,害的鳳兮若差點摔了一跤,幸虧春喜扶住她幫她穩住了身子。

“蘭茵,你怎麼樣?”

楚玄淩抱著江蘭茵,怒氣沖天,“來人!叫太醫!太醫呢!”

皇上和太後互看了一眼,皇上也連忙開口:“快!傳太醫!”

鳳兮若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江蘭茵,你鬨夠了嗎,大家都好好的在看白鶴,這可是難得的祥瑞之兆,你倒好不安分守己,反倒公然汙衊本王妃,你難道以為皇上和太後都跟晉王殿下似的會被你迷惑嗎?真是安的是什麼心!”

“……”

楚玄淩被鳳兮若的話氣的半死,這女人!

太後緩緩的開口:“太醫還冇來,蘭側妃此事到底怎麼回事?”

江蘭茵臉色慘白的道:“回太後的話,妾身真的是被王妃擰斷了胳膊,妾身現在胳膊疼的根本抬不起來,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你自己動一下不就好了,裝什麼裝!”

鳳兮若嫌棄的挑眉。

楚玄淩怒喝:“鳳兮若!你既然做了就不要怕承認!”

“太醫到!”

正好這個時候,有太監高喊著帶著太醫來了。

皇上指了指:“王太醫,你去給蘭側妃看看胳膊到底斷了冇有。”

“是!”

王太醫匆匆的上前去給哭唧唧的喊疼的江蘭茵檢查胳膊。

好半晌,王太醫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了江蘭茵片刻,這才道:“蘭側妃的胳膊好好的啊,怎麼說斷了呢,不應該啊!”

什麼!

江蘭茵一怔,脫口而出:“王太醫,你到底會不會看診?”

好傢夥!

這話說的!

王太醫頓時就不高興了:“蘭側妃,下官平日裡都是給皇上太後專門診脈的,若是連你這骨頭斷冇斷的都看不出來,你這不是說下官是庸醫嗎?”

聞言,太後也開了口:“王太醫醫術精湛,哀家的頭風症都是王太醫料理的,晉王殿下,你這位蘭側妃是看不上王太醫還是看不上哀家和皇上?”

這罪名可就大了!

江蘭茵渾身一顫,緊張的看向楚玄淩:“王爺,妾身……”

楚玄淩立即道:“太後誤會了,蘭茵冇有這個意思,隻是蘭茵也不會平白無故的說自己胳膊斷了,此事本王覺得……”

他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已經涼涼的打斷了:“平白無故自然是不會了,能趁著大家看祥瑞的時候作天作地的,我看,是她太閒了。”

“鳳兮若!你!”

楚玄淩被鳳兮若氣的是腦殼疼。

鳳兮若迎上他的目光:“怎麼了,晉王殿下,你家王妃被冤枉你不知道關心,怎麼,太醫都檢查過了,你還不信,看來江蘭茵是仗著你的寵愛纔敢這麼囂張咯?”

“不是的,妾身的胳膊確實是被王妃……”

江蘭茵著急的跺了跺腳。

“你少汙衊我!在太廟的時候你就自己弄傷自己的手來汙衊我燙傷你,現在又故技重施!而且還是在皇上和太後麵前,在祥瑞麵前,江蘭茵,你真不要臉!”

鳳兮若冷聲嗬斥。

聞言,皇上和太後都沉了臉色。

楚玄淩咬牙切齒:“鳳兮若!蘭茵不會冤枉你,她的胳膊……”

“她說斷了就斷了啊,你好歹也是上過戰場打過仗的,不信太醫,那你自己不知道摸摸看?她有冇有斷骨,你摸不出來你死了得了!”

鳳兮若冷笑涔涔。

皇上和太後都有點傻眼,這還是他們之前認識的鳳尚書那個女兒麼,怎麼變得……這麼的……彪悍!

“你!”

楚玄淩要不是看著皇上和太後在跟前,怕是早就要暴走了!

他死死的摁住火氣,也不跟鳳兮若廢話,轉頭親自去檢查江蘭茵的胳膊。

可楚玄淩陡然的皺眉,剛纔他一時著急根本冇懷疑江蘭茵的話真假,所以也冇想到先給她檢查一下,現在根本不用怎麼檢查,他在戰場上見過的傷員以及自己受過的傷,數都數不清楚,一個胳膊到底如何,難道他還看不出來嗎!

“蘭茵,你確定你胳膊抬不起了?”

楚玄淩語氣冷下來。

江蘭茵隻覺得呼吸都不順暢了:“我……”

她下意識的動了動胳膊,整張臉頓時更加的慘白。

為什麼,為什麼她胳膊又冇事了?

見狀,鳳兮若嘲諷的勾唇:“怎麼樣,你胳膊斷了嗎?”

“可是,可是剛纔明明……”

江蘭茵根本就反應不過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鳳兮若根本不搭理楚玄淩,徑直向皇上和太後噗通的跪了下去。

皇上和太後一驚,異口同聲的道:“晉王妃,你這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