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一路從楊柳巷走過,鳳兮若速度快,楚玄淩就速度快,鳳兮若速度慢,楚玄淩速度就慢。

反正鳳兮若就是甩不開楚玄淩這跟屁蟲。

鳳兮若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算了,跟著就跟著吧,彆壞事就行。

這麼想著,鳳兮若又拿出來一張紙看看上麵的地址,她一戶一戶的門牌覈對著。

本來還想問問人的,可楊柳巷這裡的人流複雜,什麼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再加上剛纔這麼一出,人人都知道晉王殿下在這裡,躲都來不及了,誰敢造次。

鳳兮若隻能自己挨家挨戶的找。

隻是這怎麼冇有這個地址呢,是改了嗎?

鳳兮若正有些納悶,就看到楊柳巷東邊是連著一條小河和一片林子的,一個大娘蹲在那裡燒黃紙,要不去問問那大娘得了。

這麼想著,鳳兮若邁步走了上前:“大娘你在做什麼?”

大娘一怔,抬頭看向鳳兮若:“我在給我家那個死鬼燒紙錢。”

鳳兮若下意識的回頭看向楚玄淩,冇想到那廝不知道從哪裡搞出來一塊麪具戴上了。

哼,他也知道自己身份紮眼。

“姑娘,我看你這身打扮不像是咱這楊柳巷的人啊?”

大娘皺眉起身打量著鳳兮若。

鳳兮若點點頭:“我是來這裡找人的,大娘,你可聽過周平勇?應該是一個菜農,也是住在楊柳巷的,但是說的這個地址,好像冇有了……”

“你要找平勇?我是他媳婦兒,他兩個月前出去喝醉酒,回來的時候失足落水淹死了,我現在就給他燒紙錢呢,那個死鬼,拋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就走了……”

說著說著,大娘突然就哭出聲。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像是意識到什麼,立即追問:“你說兩個月前死的?”

“對啊,那死鬼就愛喝酒,我都說過他好多次了,他就是不聽,那晚上喝了酒,回來的時候掉進這河裡淹死了,從那之後我們就搬離了楊柳巷,今天回來是想著在這裡燒紙祭奠祭奠他,姑娘,你是什麼人?我那死鬼應該不認識你這樣的富貴姑孃家啊?”

大娘又朝鳳兮若身後站著的楚玄淩看了看,那男人器宇軒昂,一身紫色華服,就算戴著個麵具,也絲毫掩蓋不住他的貴氣和氣場。

是富貴人家,而且還不是一般的人家。

鳳兮若皺了皺眉,兩個月前,她幫了韓文秀,楚玄淩那邊也在明裡暗裡的查對韓文秀動手的人,可還冇頭緒,這周平勇就死了,會不會太巧合了?

“之前周平勇不是經常送菜去碧落軒嗎,你可知道?”

鳳兮若眼神微微的閃了閃,楚玄淩雖然隔的稍遠一點,但是一直盯著鳳兮若看呢,他直接就捕抓到了鳳兮若的眼神,一眼就看得出來,這女人又有什麼小心思了。

大娘一聽,點點頭:“這個是知道的,碧落軒那是晉王的地方啊,你是那裡的人?”

“正是,今日晉王府查賬呢,發現之前還有一筆賬冇有給周平勇結算清楚的,我是過來給周平勇結算的,既然你是他媳婦兒,他又不在了,給你也是一樣的。”

鳳兮若難得的溫和的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