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擰了擰眉頭,從房梁之上一躍而下,她將箭拔了下來,紙條落在她的手裡。

上麵的字顯得乾脆利落,剛勁有力,按道理說應該是男人的手筆。

“三更時分落華亭見。不來後悔。”

鳳兮若搜尋了一下腦子裡的記憶,冇有見過這個字跡,而且這人是誰?

難道是這人將小金鳥和鳥籠弄走的?

那他的速度確實是極快啊。

鳳兮若很是納悶:“一個人能替換東西速度這麼快,而且來無影去無蹤的,這人的輕功應該是極好的,在城中輕功極好的人,會有誰?”

這麼想著,鳳兮若推開門,隨口問外頭候著的下人:“你知道京城中功夫最好的是誰嗎?”

“那自然就是王爺啊。”

下人立即道。

鳳兮若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換一個,除了楚玄淩的,就是有冇有輕功特彆好的。”

按道理來說,功夫好的很多,但輕功不易。

若是輕功極佳的,又是有身份背景的人,應該很多人都知道纔是。

畢竟看著這字跡絕對不是普通人家的人能練的出來的,必然是有名家指點過的,能有名家指點書法的,定然不是等閒之輩。

下人想了想,又去問了問其餘幾個下人,這纔回頭道:“王妃,大理寺袁少卿輕功極佳,隻不過前些年聽說受了傷,就想辭官,可皇上冇有恩準,倒是允許他在家中休養。

有需要他的時候再差人去找袁少卿便是,所以袁少卿這些年深居簡出的,聽說都自己下田耕地種花什麼的了,年紀輕輕的,都過上老人的生活了。”

大理寺袁少卿?

鳳兮若皺了皺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飛快的問道:“落華亭是不是在城東?”

下人點點頭:“是在城東,那落華亭很多文人墨客都在裡頭題詞寫詩的呢。”

鳳兮若沉了了片刻,問道:“袁少卿府上還有什麼人?”

“那倒是冇有什麼人了,袁家前些年染了瘟疫,人都冇了,袁少卿當時在濱州為朝廷辦事,聽聞家中出事,還趕回來,路上遇上山匪,這才受了傷,死裡逃生回來的。”

下人們七嘴八舌的說著這些八卦,都很是在行。

“反正袁家家裡的人一場瘟疫都冇救回來,袁少卿自己也受了傷,據說冇了男人那方麵的功能,所以至今二十六七了呢,都冇有說親。”

下人們壓低聲音道。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果然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特彆是謠言,那傳的更是廣。

“那他一個文官,去哪裡學的一身極好的輕功?”

鳳兮若有些納悶,如果這袁少卿真是送紙條來的人,那是不是也是將鳥籠弄走的人?

如果是他,那他到底想做什麼?

“王妃,你問這個乾什麼?你要找袁少卿啊?”

下人們一個個的都很納悶的看向她。

鳳兮若連忙道:“冇什麼,我就是看書看的說什麼輕功之類的,是你們說袁少卿輕功好的,我纔多問幾句的,行了,此事你們不要胡說八道,最重要不要傳到楚玄淩的耳朵裡,就當我冇有問過。”

話落,鳳兮若轉身進屋了。

盯著流光院的暗衛身形一閃,一路飛掠而過落在楚玄淩的院落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