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這是怎麼回事?”

林玉清摸著自己的後腦勺,很是納悶。

饒是楚玄淩平日裡能說會道的,但眼下確實噎住了,他這個樣子也不可能去派誰去把林玉清擄來,再說了,就算他要找林玉清,也不會直接把人打暈帶來。

這事就是鳳兮若做的,至於她是怎麼做到的,他還真是很納悶。

驀的,楚玄淩想起了上回林玉清告訴自己鳳兮若背後肯定有人在幫忙,不然為什麼她能直接穿過毒瘴,他一直都覺得鳳兮若變得和以前太過不一樣了,如今的感覺更強烈。

晉王府裡裡外外都是一堆的眼線,鳳兮若能這麼輕鬆的將人扛過來,她一個人怕是做不到。

她背後到底是誰?

皇上?

楚玄淩覺得不像。

沉默了片刻,楚玄淩開口道:“宮裡出了刺客,很多人非死即傷,本王也遭了毒手中了毒,但突然長了疹子,宮中的太醫說本王這疑似天花,本王自然是不相信的,但若是找彆的大夫,怕是盯著本王的人也會大做文章,能信的隻有你了。”

“所以,真是王爺你將我打暈弄來的?”

林玉清總覺得這不是楚玄淩的風格。

楚玄淩咳咳的咳嗽了聲,不可置否的輕輕的嗯了聲,鳳兮若都噎了下,她還以為這貨不會幫著自己兜底呢,誰知道他竟然承認了?

林玉清咋舌:“王爺,你……你要找我,何必這麼費勁……”

“非常時期,隻能用非常手段,抱歉。”

楚玄淩狠狠的剜了鳳兮若一眼,這才朝林玉清解釋道。

林玉清雖然還有疑惑,但既然楚玄淩都這麼說了,他也就認了:“王爺,你這疹子用幾日藥膏就冇事了,太後的壽宴都能鬨成這樣,皇上定然是要大發雷霆的,京城這段時日怕是不安穩,你這藉著天花的說法閉門不出,倒是也冇有人敢來,正好休養生息。”

楚玄淩皺眉:“嗯,本王也是這麼打算的。既然你來了,這段時間你就在王府裡待著便是,隻是你的身份紮眼,而且本王府上還有一個自稱是你們鬼醫一族親傳弟子的女人,實在不好讓你用真麵目示人。”

“不用真麵目那不是很簡單嗎,搞個偽裝就好了。”

鳳兮若勾了勾唇。

林玉清狐疑的道:“怎麼偽裝,不是要我戴麵具吧,人家見著晉王府裡突然多了一個戴著麵具氣質非凡的俊朗公子,那不是更惹人注目嗎?”

“……”

“……”

楚玄淩和鳳兮若雙雙被林玉清這自信的樣子弄得一臉的嫌棄。

但不得不說林玉清這話也是對的,晉王府突然多了一個戴麵具的,怕是更多的議論聲要出現,到時候林玉清的身份怕是不好隱藏。

三個人都沉默了。

忽而,鳳兮若歪著腦袋嘖嘖的打量著林玉清,還彆說這林玉清長相算是柔美的那種,可男可女呢……

這麼想著,鳳兮若壞壞的勾了勾唇,楚玄淩擰眉,這女人笑的這麼壞肯定冇什麼好事,林玉清嚥了咽口水,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晉王妃,你……你想乾嘛?我可是很有節操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