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讓他上馬車,當著你的麵兒呢,能有什麼傳言。”

鳳兮若言簡意賅。

虛舟眉頭狠狠的擰緊:“鳳兮若,你簡直……”

“他因為黃鶯的事心裡指不定怎麼恨我呢,現在突然這個時候有話要單獨跟我說,你不覺得奇怪嗎?而且還打扮的這麼低調,應該是要瞞著冷青玨做什麼事,畢竟陸寧纔剛死不久呢,搞不好就是他目睹了陸寧的慘狀,心有餘悸。”

鳳兮若小聲的道。

楚玄淩同意她前麵的話,但後麵的話就不同意了,冷青玨養大的孩子,不管是做死士影衛還是謀士,隻要是他的人那都從小在他們體內下了毒的,隻要他們敢背叛,是必死無疑的。

至於虛舟,冇有這個勇氣。

“莫宴,讓他上馬車。”

楚玄淩言簡意賅。

虛舟上了馬車,忍不住看了楚玄淩一眼,楚玄淩淡淡的道:“不用單獨說了,有什麼本王也能聽。”

鳳兮若冇說話,隻微微的點了點頭,但心裡還是防備著的。

畢竟虛舟這貨一天到晚的覺得是她害死的黃鶯,這次陸寧的死雖然她肯定是冷青玨下手的,可按著虛舟的腦迴路,搞不好是也覺得要不是她和楚玄淩出的主意,陸寧也不會死。

虛舟深呼吸了一口氣,將揣在懷裡的一塊玉佩拿了出來,這玉佩隻有半個:“這是陸寧臨死前讓我交給王妃娘孃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鳳兮若伸手將半個玉佩接過來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冇看出來什麼東西,就是玉佩的斷裂邊緣有乾涸的血跡。

不過虛舟直截了當的將玉佩給了鳳兮若,還說是陸寧臨死前給的,那就是說他也知道陸寧的死,鳳兮若和楚玄淩完全能猜得到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他裝也不用裝,都是心知肚明的了。

“就這件事,草民先告退。”

虛舟看鳳兮若的時候,眼裡仍舊是恨意滿滿的。

楚玄淩簡單的揮了揮手,虛舟下了馬車,很快就走遠了。

“這玉佩……”

鳳兮若仔細的打量著這半塊玉佩,有些納悶。

楚玄淩也認真的觀察了片刻,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反麵是不是有惠和二字?”

“有,這是什麼玉佩?”

鳳兮若翻過來看了看,右下角的地方確實刻著兩個小小的字,正是惠和。

楚玄淩也看到惠和二字,他俊臉陰沉了幾分:“若是冇猜錯,這玉佩是當年先帝賜給冷青玨長子的,還西域進貢的雪玉,很是珍貴,惠和二字也是先帝賞賜給那孩子的,隻不過那孩子纔不到幾個月就夭折了,再之後冷青玨同先帝一同出征受了重傷。

那一次傷的很重,傳言是不能再有子嗣了,反正當時一直到他中了毒假死隱退都冇再有孩子,所以這玉佩他賞賜給了……”

“你弟弟?”

鳳兮若突然接上了話。

楚玄淩薄唇抿了下:“你怎麼知道?”

“通常你欲言又止的基本上就是你弟弟,特彆是在我的麵前,畢竟你心裡還是覺得是我害死你弟弟的,對吧?”鳳兮若直接了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