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撲進他的懷裡伸手圈住他的腰:“王爺,蘭茵何德何能能成為你的人,不管怎麼樣,蘭茵都會陪在王爺身邊的。”

這個晉王妃的位置是她的!

隻能是她的!

冇有回門宴有什麼要緊!冇有萬人見證她和楚玄淩的情比金堅有什麼要緊,隻要她穩住在楚玄淩心裡的位置,早日成功圓房,誕下子嗣,鳳兮若還有什麼能跟她比較的?

對!

不能因小失大!

江蘭茵緩緩的抬頭道:“回門宴是小事,禮物已經都送到了,宴席有尚書大人主持,他定然會顧著尚書府的顏麵不會與王爺撕破臉的,王爺要留在這裡等著韓姑娘醒來,那蘭茵也在這裡陪著王爺,不然我一個人在宴席之上,怕是也有諸多不便的。”

聞言,楚玄淩微微的點頭:“好,你對本王的恩情,本王會記住的。”

“王爺,蘭茵不許你這麼說,你是蘭茵的夫君,是蘭茵的天,什麼恩情不恩情的,這麼說,太生疏了呢。”江蘭茵聲音溫柔,如潺潺流水,如山間清泉。

“跟著莫宴去找個房間歇著吧,有事本王再叫你。”

楚玄淩揮了揮手,莫宴上前行禮。

江蘭茵抿了抿唇,像是還要說什麼,可終究什麼都冇有說,福了福身跟著莫宴走了。

等著看不到江蘭茵了,楚玄淩將剛纔那一張認罪書拿了過來,鳳兮若的聲音在他腦海裡響起。

“江蘭茵說什麼你都相信,她說那封認罪書是我寫的你就信,不知道去找人比對鑒定一下筆跡嗎?”

“我都被你綁起來丟到這裡來了,我還有時間去寫認罪書嗎!再說了我要是要找人替我認罪,需要等到今天嗎?”

楚玄淩眉心蹙緊,他低頭看著那一張認罪書。

他雖然不是很瞭解鳳兮若,但也知道鳳兮若早年喪母。

鳳尚書為了紀念鳳兮若的生母,養在姨孃的膝下,表麵上姨娘待她如珠如寶,可私下到底如何就不好說了。

反正這字娟秀漂亮,像是名家魏書揚那一路的。

而魏書揚那樣的名家這些年收的關門弟子可冇多少個,鳳兮若定然是不在其中的。

倒是江蘭茵,確實跟魏書揚學過一段時日。

楚玄淩俊臉微沉,這認罪書難道真是江蘭茵寫的?

“王爺,王爺,韓姑娘似乎要醒了!”

正好這個時候,有下人急急的跑了過來。

楚玄淩一怔,將那封認罪書收起來,腳步飛快的走了。

*

柴房之內被吊著的鳳兮若聽著外頭冇有聲音了,她閉上眼把疾風三號和四號叫了出來,疾風三號和四號飛快的將她從房梁之上放了下來。

鳳兮若揉了揉被吊疼的兩條胳膊,磨牙謔謔:“你們現在去城南的文府和太師傅送信,就說晉王殿下在這裡金屋藏嬌,被王妃娘娘捉姦在床,他不但不悔改,還要殺了王妃!”

疾風三號和四號互看了一眼,雖然他們是機器人,但好歹是智慧型機器人!

“主人,這個……人家相信麼?”

疾風三號懷疑的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