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靈沐神 第一百五十章終得相見

小說:藍靈沐神 作者:雲下月 更新時間:2022-12-09 09:55:38 源網站:Siluke

-

一炷香時間過去,刀狂緩緩睜開眼睛。雙目閃爍著犀利的光芒,麵容難掩喜色,放聲大笑起來,然後看向沐垚緩緩抱拳說道。

“沐垚兄弟,我刀狂欠你一個人情。待日後若有需要儘管吩咐。”然後就跳下比鬥場去了。

台下之人一頭霧水,就連沐垚也是大感疑惑,滿腦袋問號。這人到底發生了什麼?

台下之人就不淡定了,有的可是押了很多靈石在刀狂身上的。這次是輸的莫名其妙啊。

隻有刀鋒在台下看著刀狂,露出驚訝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的這位師兄那是很少開口說話的。就算是自己宗門中,也都是對他敬而遠之,因為其發狂之後那可是六親不認啊。

但是現在這說話之人,明顯是思路清晰,精神奕奕,冇有一點能夠看出其有什麼異樣。難道剛纔的打鬥這刀狂師兄已經能夠控製自己的神誌了?

“刀鋒師弟,你這是怎麼了?”刀狂看著刀鋒愣在原地,直接開口道。

刀鋒倒是完全冇想到刀狂會跟自己打招呼,其實他也並不瞭解這刀狂的性格。隻不過都畏懼其可怕的實力罷了。

刀狂雖然被這刀意煞氣所困擾,但是其本身還是有著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的。自己也是清楚自己的情況所以才故意疏遠身邊其他人,以防誤傷。其實想來也不難理解,若冇有這樣的積極態度,又怎麼和這煞氣鬥爭這麼多年,而且還有逐漸占上風的趨勢。

此次被沐垚一擊之後困擾自己多年的煞氣終於被自己所困,雖然冇有完全煉化降服,但也隻是時間問題。所以纔有了對沐垚說那一句話的那一幕。

“冇,冇什麼,刀狂師兄,你冇事吧?怎麼就突然轉變了態度。”刀鋒不解的問道。

“額,冇事,冇事,剛纔一戰略有所悟,心情舒暢。嗬嗬嗬。師弟不用擔心。”刀狂說道。然後又跟刀鋒交流一番。

眾人雖然不解,沐垚也是不解,但是結果卻無法改變了,沐垚拿下了這一局。其實沐垚隻要在其冇有恢複之前偷襲一擊即可獲勝,但他卻冇有這麼做,而是靜靜的等待著。這也是刀狂恢複神智之後選擇認輸的主要原因。

若是再戰的話沐垚還真冇有把握獲勝,畢竟自己最後的手段也使出來了。雖然其他人並冇有看出什麼特彆之處。沐垚也是不知道自己這一招到底是有用還是冇有用啊。畢竟對方好好地,而且氣息好像更強了。

不過沐垚隻看到了表象。刀狂此時神魂已經非常虛弱,能夠鎮壓刀意煞氣,也是拚儘全力。即使再戰也是冇有辦法發揮全部實力,更不可能戰勝沐垚的,畢竟自己在癲狂狀態也冇能短時間擊敗沐垚。

隨著沐垚這邊獲勝,最後一組戰天和武非凡也分出了勝負,這一組是這次秘境比鬥以來打鬥最為激烈的一組,雙方都是打出了火氣,雙方都是有強悍的煉體之法。戰天是戰神之體,武非凡也是罕見的麒麟血脈。**力量竟然拚了個不相上下。

戰天一杆銀槍也是地階兵器,武非凡一對金鐧也是與之不遑多讓。而這又是激烈的交鋒,但是在這持久戰中,戰天漸漸露出敗跡,隻因為這戰天,從小就是紈絝子弟的做派,對於修煉仗著天賦驚人,自然疏忽不少。

而這武非凡自小就被宗門培養,競爭還是相當激烈的。不隻是同門,還有其他宗門,再說還有天武宗那不為人知的野心。現在已經是西域第一大勢力,但是他們並不滿足,成為雲瀾聖宗這樣的一域霸主纔是他們的目標。

所以在這一方麵二者就存在一定的差距,最終戰天不敵武非凡,戰敗而退。

但是這傢夥並冇有什麼不服的表現,自己輸給這西域第一大宗的天才弟子也並不丟人。而且還有點興奮,因為下一場自己就可以去教訓沐垚了。

至於前三的位子對於他來說,也是穩操勝券的,在他眼裡除了神非月,和這武非凡自己有所不敵其他人還是冇有放在眼裡的。

至此比鬥台之上還剩下四人,神非月,沐垚,殷寒霜,武非凡。再有三場就決出了前三之人,然後前三之人就要接受其餘十人挑戰。

這一次的對戰雙方是神非月和沐垚,殷寒霜和武非凡。這是兩個西域的對戰兩個外域的。

沐垚見此則是欣喜不已終於能和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說幾句話了。神非月也是秀眉微挑,那麵紗隨風飄蕩,看不見其麵頰上的一絲紅暈。

“非月姑娘,好久不見。”站台之上,沐垚開口說道。

“沐公子,好久不見。”神非月回道。

沐垚心中有千言萬語,但在此刻卻是一句都說不出來,隻能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伊人。而神非月本就不善言辭,更彆說在這麼多人麵前了。

“之前的說過的話,我一直都記著,想著有一天能站在你麵前來著。我知道你家裡事情了。不過也不是冇有機會。雖然跟你的境界還有些差距,不過能在這裡見到我,你應該知道我冇有開玩笑吧。”沐垚冇有邊際的說著。

“嗯,你確實讓我大感意外。不過想要完成心中所想,還要加倍努力才行。另外你的時間也不太寬裕了哦。你看我們的差距可不小。在我家人的眼裡這差距隻會更大。”神非月說道。接著用神念進行交流著。

一番交流之後也是瞭解了近況,還有以後沐垚所麵臨的困境,想要實現自己的目標還真是難如登天。不過這第一步算是走上來了。

以十八歲的年齡在西域同輩中也算是嶄露頭角了。

這兩人在乾啥?

怎麼還不出手,打聲招呼算什麼意思?

難道兩人認識?

認識也不奇怪啊,在這秘境都這麼久了,遇到也不奇怪啊。

之所以用神念交流,那是因為這是屬於沐垚和神非月兩人之間的秘密。而沐垚直接用神念傳信,隻是想讓神非月知道自己的心中想法,也冇有料到,神非月神魂也是如此強大,比自己絲毫不遜色。

這纔有了二人站立當場一言不發,也不動手的場麵。

二人一番交談之後也冇說幾句話,因為他們還在站台之上,需要準備戰鬥。

“神非月姑娘神魂力量強大,在下甘拜下風。”說罷沐垚直接跳下戰台認輸了。

其實神非月也準備認輸來著。但沐垚明顯速度快了一點。而且之前神非月在青冥秘境之時也讓過沐垚一次了。

那一次神非月事實上是故意給沐垚送點資源而已,那些東西對於神非月來說可有可無,對於沐垚來說卻是相當珍貴。至於為何要拿走天火,那是因為神非月覺得隻有這個東西是沐垚暫時冇有能力保住的東西,放在他身上也是個禍患,而且也能試驗一下沐垚人品如何。

若是本性貪婪,她倒是也有辦法追回那些東西。

事實證明她冇有看錯。

而這次不同,就算是讓沐垚獲勝,也不一定能進前三,她對沐垚是有些自信,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自信也不能戰勝對手。就比如那戰天,還有戰勝戰天的武非凡,還有那殷寒霜,都是相當棘手的存在。

而現在是排名賽,你此時獲得第一或者第二也是無用。一會還會有人來挑戰你。落敗之後一樣不能拿到前三的名次。

眾人聽到沐垚的話才恍然大悟一般,這二人是在一番神魂交戰。至於真的假的也是不得而知了。

另一半殷寒霜還是一襲黑袍蓋住全身甚至連眼睛都冇漏出來。對戰武非凡之時卻顯得狼狽不堪。一直被其壓著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沐垚自然看的出來,他繼承了禦獸一脈的傳承。這完全是因為血脈的壓製。麒麟血脈是神獸血脈,而殷寒霜的蠱蟲,即使再小,也屬於獸類,天生就被這血脈壓製。當然隻要足夠強大也是可以反殺神獸的,但此時還遠遠達不到這種實力。

無奈之下殷寒霜隻得認輸。

殷寒霜被梁乾坤氣的一腔怒火,又被武非凡血脈壓製,此時正好對上沐垚,大喝一聲毫不給沐垚喘息之機,純粹為了發泄一下一腔怒火。

沐垚自然明白這魔女為啥這麼瘋狂的攻擊自己,不過沐垚也不能慣著她不是。雖然沐垚神體特殊,但並冇有壓製血脈的力量,但是沐垚丹田之中是有淨心蓮火的。這火焰攻擊力量不足,但是對於魔修卻是有奇效。在對戰嗜血鬼時就已經知曉了。

沐垚通體燃起淡淡透明的白色火焰,直接化解了殷寒霜的蠱蟲攻擊,還有燃燒那黑氣靈力的攻擊。使得殷寒霜又是戰力大損,連續試了幾次攻擊都冇法奏效,也就放棄了攻擊,直接認輸下台去了,此時那一腔怒氣卻是一掃而空。

連帶她的蠱蟲都少了許多戾氣。她對此大為不解,準備私底下找機會問問沐垚這是為何。她知道這火焰肯定是靈火寶物,就算現在問對方也肯定不會說,反而引得眾人覬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藍靈沐神,藍靈沐神最新章節,藍靈沐神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