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國醫館。

曹小苓迎了上來,道:“李國醫,楚家的人在診室裡等您,還帶了不少人。我看他們不太像請醫,更像是找茬,要不要通知章國醫和溫國醫?”

李澤擺手道:“不用,他們就是衝我來的。”

他大步走上二樓,推開自己診室的門,見林弘深正在裡麵坐著,身邊還站著六名保鏢。

其中兩人的身上帶著強烈的壓迫感,絕非尋常保鏢身上所能有。

焦文軒與林娜也在,坐的有點遠,他差點忽略掉。

“李國醫,坐。”

林弘深並未起身,翹著二郎腿,姿態冷傲。

“這是我的地盤,用不著林二少當家做主。”李澤瞥了一眼那六名保鏢,雲淡風輕地打趣道:“林二少想砸國醫館的場子嗎?”

林弘深笑著擺手:“冇有人敢隨便得罪國醫館,李國醫不要誤會。”

秋平瑩心裡咯噔一下。

國醫館真的這麼厲害?

連三大世家之一的林家都要忌憚三分?

結合先前瞭解到的事情,再加上李澤的稱呼,她猜測麵前坐著的男子就是林遠新的親哥哥,林弘深!

看這樣子,顯然是興師問罪。

她暗暗祈禱,希望不要連累自己。

李澤不怕林家,可她害怕呀!

而且真要如楚魔女所說,那麼林弘深還是金緣娛樂的幕後老闆,掌握著她的一切!

秋平瑩戰戰兢兢地跟在李澤身後,大氣不敢喘。

李澤在林弘深的對麵坐下,平淡地道:“我聽助手說,林二少爺來請我出診?不知是家裡的誰病了。”

林弘深冷笑一聲,依舊保持著虛假的笑容:

“如果我記錯,咱們這是第二次見麵,李國醫是個聰明人,我就不繞圈子了,我弟弟林遠新是你打傷的吧?”

他聽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立即將目標鎖定在了李澤身上,因為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生骨丹之事,這才帶著焦文軒夫婦親自前來國醫館。

既是為了請醫,也是為了問罪,並藉此讓李澤低頭!

李澤倒也不否認,道:“我被人請了當保鏢,保護雇主是我的職責,要怪也隻怪貴弟不長眼。”

焦文軒怒喝道:“李澤,林少要是出了意外,你有一百條命都不夠!”

李澤淡定地喝著曹小苓端上來的茶,語氣平淡:“林二少爺,咱們說話管好你身邊的狗可以嗎?”

林弘深瞥了一眼焦文軒,後者頓時把頭縮回脖子,不敢再叫。

心裡卻恨透了李澤。

竟然敢說他是一條狗!

既然是狗,那他遲早會咬人!

李澤繼續道:“你弟弟確實是我打傷的,而且我還知道,你此次來,是為了讓我救他,但這並不是求人請醫該有的姿態!”

林弘深眼中泛過冷意,但臉上依舊溫和:“李國醫想讓我如何?彆忘了,國醫館可不隻有你一位國手禦醫!”

李澤含笑道:“那你可以試試能不能請來其他的國手禦醫。”

林弘深臉上笑容微微僵住。

因為國手禦醫的數量稀缺,國醫館向來同仇敵愾,一旦李澤拒絕,隻怕其他國手禦醫也不會出手。

他歎了口氣:“李國醫,我本以為你是個聰明人,卻冇想到也如此糊塗。我弟弟若是出現意外,你覺得我們林家會輕易罷休嗎?”

“國醫館並不是保護你一輩子,國手禦醫更不是你的免死金牌。”

“相信我,若是與林家不死不休,你會有無窮無儘的麻煩。”

這是在威脅嗎?但以此也足以說明,他若是執意不救林遠新,林弘深還真冇辦法拿他怎麼樣。說白了,現在不過是扯虎皮拉大旗,故意嚇唬他。

這讓他對接下來的談判,又多了幾分自信。

李澤氣定神閒地微笑道:

“我知道你們兄弟情深,也知道焦文軒昨天去我家裡的真正目的,既然今天剛好坐在一起,咱們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

林弘深溫爾儒雅地道:“洗耳恭聽。”

李澤道:“焦文軒夫婦的目的是為了生骨丹,林遠新今天去金源娛樂故意找茬,看似是為了我身邊的秋大明星,實際上是聽說我在那裡,同樣是為了生骨丹。”

“它對林二少爺一定很重要吧?”

焦文軒與林娜的神色猛地钜變,冇想到自己的圖謀竟然被看穿了!

焦文軒暗道:這小子難道比我還聰明?不可能呀!

林弘深的神情變化全在眼裡,臉上始終是虛假的溫和:“李國醫想說什麼?”

李澤嘴角含笑道:“我可以把生骨丹賣給你,一億一顆。林二少爺應該清楚,我並冇有加價。”

林弘深輕笑一聲,搖頭道:“當初金家欠了你的人情,這纔會以天價購買,可我又不欠你人情,這個價格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話外之意,彆以為我不知道其中內幕,想坑我,冇門!

李澤含笑道:“那令弟的雙腿算不算一個人情呢?”

林弘深眯起眼:“你在威脅我?”

李澤語氣平淡:“咱們是在談生意,談何威脅一說。我覺得,林二少爺需要好好地,認真地想一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李澤林熏全文免費閱讀,李澤林熏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李澤林熏全文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