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使緩緩推開房間的門走了進來。

她穿了一身水藍色的連衣裙,大v領露出修長的脖頸,看起來性感又知性。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什麼知性大美女。

她剛一跨進門就挺了挺胸,“大少爺,你醒了?”

說著,她舉了舉手裡麵提著的食盒,“我讓廚房專門為你熬了海帶排骨湯,你嘗一嘗吧。”

青藍看到她以後陰厲的目光掃過她整個人,最後視線落到了她的事業線上,男人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唇,“送飯這種小事,交給傭人做就可以了,不必你專門跑過來。”

二月使微微一笑,嫵媚動人。“我喜歡親自給大少爺送飯,如果……”她眸光變深,說出來的話也帶著一股彆有深意,“能夠將大少爺餵飽的話那就更加不錯了。”

青藍目光變得輕佻,“怎麼?你這隻饞貓又饞了?”

二月使打開了食盒然後盛了一碗排骨湯出來,將碗遞到青藍麵前,紅唇湊近男人的耳邊,“饞不饞大少爺不是最清楚嗎?二月我……可是一天都不想離開你呢!”

青藍並冇有去接碗,而是伸出手臂扣住了二月使的纖細,用力一帶,她的身體就透著一層薄薄的衣料緊緊貼上他的。

“穿得這麼暴露,不就是為了讓我滿足你嗎?”

男人咬了一下她的紅唇。

二月使嬌呼一聲,“湯都灑了……”

青藍一個翻身將她按到身下,“灑就灑了,先餵飽你比較重要!”

二月使眉眼帶著媚意,細白的手臂摟住男人的脖子,“大少爺真是待二月太好了!”

十分鐘前,她剛剛從商淩霄的房間裡出來,出來以後回自己的院子裡換了一套衣服,直接又來到了青藍這裡。

等從青藍這裡離開的時候,已經是二個小時以後,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和衣物,直接又去了另外一個男人的房間裡。

她樂此不疲。

感受著自己日漸提升的修為,她望著黑暗的夜空勾了勾紅唇。

“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果然是最好的修煉秘法。”

她看著自己素白的手掌,“再過一段時間……估計就能突破紫境了吧?”

她摸出來眉間閃過一絲溫柔,輕撫著自己手腕上的那條珍珠手鍊,“你在天上……是不是也在看著我?看我怎麼樣一步一步的為你報仇。”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她說完就頭也不回的朝著自己的院子走過去。

青木學院占地廣闊,無數亭台樓閣,還有許多小橋流水,景緻是美的,可是再美的景也抵擋不住這裡早已經腐爛的人心。

&

m國都城葉家莊園。

葉雁錦有些忐忑的坐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著正在忙忙碌碌來來去去的葉家眾人。

明天就是婚禮了,今天是婚禮前夜。

好像每一個人都很忙,隻有她這個新娘子不用忙,隻需要安安靜靜的做一個新娘子就好了。

阮蘇帶著蘇靜懷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葉雁錦正對著窗外出神,她不由的笑了起來,“媽,怎麼了?發什麼呆?”

葉雁錦回過神扭頭看向她,“一想到明天就是婚禮,總覺得好像是做夢一樣。”

阮蘇坐到她身邊,也望向窗外,夜色瀰漫的夜晚,一月如鉤高高掛在天邊。

“這是我爸和你遲到了二十年的婚禮。”阮蘇攬住了母親的肩膀,“妍妍明天一大清早就會抵達。到時候謝……阿姨和謝叔叔他們一家都會來。”

她想到了謝靳言的母親謝夫人和父親謝淵。謝靳言是薄行止最好的兄弟,一起幫他管理薄氏集團多年。

現在薄行止並冇有在h帝國,但是薄氏集團在h帝國的公司執行總裁依舊是謝靳言勝任。

謝夫人和葉雁錦也是青春時期的好閨蜜,好朋友。以前阮蘇都是叫她姐姐,現在……自從和葉雁錦相認以後,她就改口了。

叫謝夫人阿姨。

“文箏也會過來。還有她兒子歐陽添。”葉雁錦想到了自己另外一個閨蜜,當年她們三個是最好的朋友。

“文箏阿姨也很關心你。”阮蘇牽著蘇靜懷的小手,“一轉眼,事情已經發生了這麼多,靜懷都要六歲了。”

葉雁錦點了點頭,“從景颯那裡出來,我才發現原來這世上愛我的人依舊有很多。”

“不要再想景颯那個惡毒的女人了。”阮蘇說著喂蘇靜懷喝了一點水,“以後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嶄新的,美麗的。”

興許是阮蘇的安慰起了作用,葉雁錦緊張的心情也得到了適度的緩解。

母女倆又聊了一會兒以後,阮蘇才帶著孩子出去。

樓下的客廳裡麵,過來恭喜的客人不在少數。

葉家現在在m國的地位,有不少都是為了打好關係特意在婚禮的前一天過來祝賀一番,還會講明天一定到。

還有一些親戚們也都趕到,提前一天住以了葉家。

反正葉家莊園最不缺的就是空房子。

也來了不少的小朋友,都是親戚朋友們家帶過來的。

阮蘇陪著蘇靜懷跟小朋友們又玩了一會兒,這才帶他回樓上睡覺。

小傢夥這幾天粘人的很,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粘在她身邊。

“乾媽,是不是外婆的婚禮一結束,你就走了?”蘇靜懷躺在床上,瞪著一雙圓圓的眼睛語氣裡充滿了不捨。

阮蘇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小臉兒,“恩,你要在家裡麵讀書,所以……冇有辦法帶你過去。你弟弟和妹妹還太小,所以隻能暫時帶在身邊。”

她和薄行止暫時的決定就是,兩個寶寶還太小所以由他們帶在身邊,等過幾年長大一些就送回來讀書。

不管是教育條件還是各方麵,阮蘇都希望她的孩子可以生活在平靜的世界裡。

而不是玄學界打打殺殺,還有那些仇恨和責任。

她和薄行止來承擔就夠了。

孩子們就應該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健康的長大。

這也是為什麼景遙和靜懷都被留在m國的原因。

他們這些做父母的考慮得更多,雖然陪伴孩子成長很重要,但是……平安更重要。

一旦那些仇人知道他們的軟肋是這兩個孩子……

阮蘇不敢去想。

蘇靜懷漸漸的睡著了。

聽著身邊孩子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阮蘇這才躡手躡腳的下床,悄悄的關上了房間的門。

她剛出門就聽到管家走過來悄聲的說,“林先生和蘇小姐也從中東回來了。”

阮蘇心頭一驚,“林其?蘇杏嗎?”

管家點了點頭。

阮蘇快步下樓,遠遠的就看到林其和蘇杏。

去年的時候,他們就捅開了那層窗戶紙,低調的領了證結了婚。

蘇杏大腹便便,已經身懷六甲。

林其則溫柔的扶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你們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阮蘇快步走過去,坐到蘇杏身邊忍不住打量她,“懷了幾個月了?”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蘇杏看到阮蘇忍不住眼圈一紅,過眼雲煙一件件一樁樁飄浮在眼前。

冇想到一晃竟然這麼多年過去了。霍寂涼死了,蘇靜懷被阮蘇收養……自己也開始了嶄新的人生。

“七個月了,快要生了。”

阮蘇笑了笑,“快要生了不好好待產,還到處亂跑。”

蘇杏低下頭看著自己隆起的腹部,“想著回來見一見靜懷,也見一見你。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和你見過麵了。”

傭人倒了水過來,林其拿了一杯遞到蘇杏麵前,“老大,靜懷現在怎麼樣?阿杏懷孕的事情冇有告訴他,不知道明天他看到會不會有情緒……”

任誰都看得出來林其很疼蘇杏。

蘇杏臉上胖了一圈,一方麵是因為懷孕,另外一方麵也是因為林其照顧的好。

“他在葉家生活得很好,你們不用牽掛他。他現在也非常的懂事,應該不會有什麼情緒。”阮蘇目光朝著樓上飄過去,小傢夥應該不會生氣吧?

其實平心而論,蘇靜懷跟阮蘇更親近一些。

“孩子睡了吧?”蘇杏一想到自己的大兒子蘇靜懷,心裡麵就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

並不是她不想養蘇靜懷,隻是……一看到兒子的臉就忍不住想起霍寂涼的臉。中東那裡的教育條件也不是很好,跟m國比起來差得太遠了。

她也想讓兒子有一個光明的前途。

她也不想再沉浸在過去的生活裡,她總要往前走。

現在她和林其在一起很幸福,他們也有了屬於自己的愛情結晶,有了寶寶。

蘇靜懷生活在葉家如果很幸福的話,她也就安心了。

“剛睡著。你們若是早來一會兒,估計還能和陪他玩一會兒。”阮蘇笑容很柔和,“靜懷其實挺想你的,他也很懂事,所以不敢給你添麻煩。你和他是親生母子,你也不必太過於拘謹。該怎麼麵對他就怎麼麵對他。”

蘇杏聽著阮蘇的話以後,心裡麵的負擔才小了一些。“我隻是害怕靜懷會怨恨我,當初送他來到葉家……我也很捨不得。可是,來葉家纔是對他最好的……”

“好了,他現在過得很好,這些事就不要再提了。”阮蘇拍了拍她的手,“明天就是我媽的婚禮,謝謝你和林其一起過來參加。”

林其溫柔又寵溺的看著蘇杏,“靜懷就是我的親生兒子,他雖然不在我們身邊,可是也是我親生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主叫阮蘇薄行止,女主叫阮蘇薄行止最新章節,女主叫阮蘇薄行止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