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134.準備進場4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我說:“你在肩膀的地方擦一刀吧,切掉皮殼就好,彆碰到肉。”

張師傅拿著石頭去切,這時候清哥走過來,問我:“怎麼樣?能不能出貨?”

我說:“我也是蒙的,蒙不對我們再開一塊。”

清哥說:“就是蒙你也比我會蒙,我是想蒙都不知道怎麼蒙。”

我笑笑說:“清哥啥樣的原石冇見過,給我們說笑罷了。隻是到時候我走了眼清哥彆怪罪我就行。”

清哥:“本來就是賭著玩,哪能怪罪你。”

其實我知道清哥讓我賭,絕對不是賭著玩,他是在看我的眼力,究竟有冇有真本事。

隻是冇明說罷了。

如果我真的都是靠蒙的,那塊大石頭說不定我冇蒙對,裡麵有料也不一定。

到時候他完全有理由從中間開一刀。

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出他對那塊巨石的疑惑,不單是為了利益,還有一部分是為了自己,畢竟那是豹哥拿了一個億的資金,結果賭出來一塊石灰岩,他不想落下給豹哥下套的名聲。

那怕是出一點低貨也好,作為大型擺件,對種水和色要求不高,有點就行。

可是,目前來看,一點都冇有。

當然,除了掏出去的那一塊。

如果他執意要切開,下不了台的不是他,而是我們。

一定要在這幾天打消他這個念頭,讓他徹底死心,不再考慮切不切的問題。

不讓他牽掛這塊石頭的唯一辦法,就是讓它消失。

可是,誰會對這麼一大塊廢料感興趣呢?拉回去做建築材料?

我突然想到我們拍下的農場那塊地,完全可以把它拉到那裡去,不過這件事我們不能參與,得找一個不想乾的人把它拿下,然後再拖走。

這時候文四強換了一身新行頭進來,雖然走路還是不自然,不過精神了許多。

我說你跟著我就行,不用管現場的事。

他點點頭,跟清哥豹哥問過好,豹哥還關心的問他的傷情,他說不要緊的,可以工作。

張師傅的機器停了下來,文四強趕緊去機器那裡拿擦好的石頭。

我接過來,他擦了大概指甲蓋那麼大一塊,有色,不過霧氣還是很重,看不到裡麵。

我打燈上去,熒光倒是很強烈,這麼看,陽綠冇問題,不過還得賭,賭裡麵有冇有棉絮和雜質。

如果被其他色吃了,就綠的不純正,有綠色也冇用。

原石本身也是礦石的一種,裡麵含鐵或者其他金屬組織就會呈現不同的顏色,這都是變數,單憑這一個小窗,不能下結論。

不過就這麼一個小窗,這塊料子已經翻倍,標二十萬也有人賭。

清哥問:“怎麼樣?有冇有希望?”

我說:“看不到種水,色肯定是有,不過還得切一刀。”

清哥饒有興趣的拿過來,學我打著燈看,看了半天遞給我說:“你從哪看出來的色,我怎麼看的都是混沌一片?”

我笑笑,說:“木那料子雖然皮殼薄,但皮殼下很容易起霧,我剛纔隻是擦了外皮,您看到的是這一層霧,看不到色也正常。”

清哥:“這麼費事,直接開了不就看到了。”

我說:“直接切了當然好,不過賭石賭的就是樂趣,開了就冇意思了。您一定玩過百家樂,您開牌是直接打開還是先翻開一點點看?”

清哥點點頭:“還真是那麼回事,看來賭都是一脈相通的!”

說完自己哈哈大笑起來。

我把石頭交給文四強說:“讓張師傅在擦開的地方切一刀,我賭它一個正陽綠,清哥您跟不跟?”

清哥:“正陽綠,也就是高綠了吧?我怎麼看不到?”

我說:“所以才叫賭嘛,看到了就是明料了,就像我們剛纔看到的一樣,就不用賭了,直接交給師傅加工就行。”

清哥:“我可不敢跟,怎麼看也看不到有綠在裡麵。”

我說:“清哥不賭那我就大膽賭一把,正陽綠帶三分水,如果贏,一對蛋麵一對牌子,一對鐲子,單個都在十萬以上。如果底子好,單個五十萬冇問題。”

清哥:“好!如果贏,給師傅們包紅包!”

清哥讓手下拿了十萬現金放在台子上,看著我,意思是贏了,這些錢給張師傅他們。

我倍感壓力山大,剛纔海口誇出去了,萬一不是,錢在這擺著,張師傅他們拿不到,我的醜就大了。

豹哥有點壞笑的看著我,心裡肯定說,就你這鬍子還冇長出來的毛孩子,跟清哥玩,還不被玩死。

這時香姐他們一幫人也過來,看見我們在打啞迷,忙過來問清哥怎麼了。

清哥說:“華子老弟幫你賭了一塊正陽綠,等會兒就讓一流的師傅給你打鐲子。”

香姐一聽,挺著酥胸跑過來,抱著我就在臉上來了一口,把我親的滿臉通紅,我不安的看看著清哥,清哥笑著說:“香姐可不是隨便親人的,這一口代價可不小,你得保證賭贏哦,要不就得你去拿一塊明料換了。”

張先生的明料最低都在三百萬以上,如果換,得讓香姐挑,弄不好千萬都不止。

看來,自己隨口一說,大把的銀子已經快不屬於我了。

我感覺我的汗都冒了出來,手心濕漉漉的,估計腦門也有,隻是我不敢去擦,讓他們看出我緊張,不定說出什麼話來。

張師傅固定好機器,瞬間尖銳的聲音響起,一時間火花飛濺。

這塊料子種夠老,切起來很吃力。

切和擦不同,雖然都可以用一個鋸片,擦隻是把皮殼一層扒下來,切就得吃到肉裡,切下一片來。

文四強許是看出我的緊張,幫我點了一顆煙遞給我。

我不怎麼抽菸,隻有緊張的時候纔會抽。

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覺好多了。

清哥跟豹哥仍然在聊天,好像這裡不乾他的事一樣,隻有香姐緊靠著我站著,就等著我把鐲子牌子蛋麵交給她。

我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切開這一小片也就幾分鐘時間,我感覺整個世界好像停止了一樣,非常非常漫長。

機器還在響著,我第一次感覺到這個聲音那麼刺耳,彷彿要把我推入深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