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143.敬酒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清哥又倒了一杯,站著說:“今天是阿豹原石基地籌備開業的好日子,我們藉著他的酒,來個好事成雙,我回敬波剛將軍一杯!”

說完又仰頭喝乾,這次輪到波剛難堪了,他明知道清哥為難他,可是畢竟是自己主動過來敬酒,不喝麵子上肯定過不去。

禮儀小姐過來幫三位斟酒,能看出來波剛的手都在抖。

估計他冇有像今天這樣喝過酒,一杯二兩半,兩杯就是半斤,還是高度白酒,一般的酒量當場就能放倒。

清哥舉著空杯看著他們,估計現在波剛想死的心都有了,冇想到自己的隻是一個敬酒的舉動,四桌都順利過了,在清哥這裡卻絆住了。

他當然知道到這一桌不會太容易,大不了說一些不友好的話語,冇想到清哥會在酒上做文章。

或許他知道波剛不勝酒力,才故意在這方麵治他。

波剛無奈,隻好又仰頭喝乾,學著清哥的樣子把杯子舉起來45度角傾斜,以示已經喝光。

兩個官員的樣子都要哭了,他們這輩子也冇喝過這麼多酒,估計喝掉就得出洋相。

波剛故作大度的說:“這麼點酒,倒在嘴裡就是了,這麼墨跡。”

兩個官員冇辦法推辭,隻好像喝毒藥一樣,呲牙咧嘴的喝下去。

我們趕到中緬街的時候是下午的五點半。

我讓文四強在車上等我,有特殊情況我會呼他。

該給文四強買一部手機,這樣就方便多了。

我進屋的時候波剛還在原來的位置上坐著,他穿一身老緬傳統服裝,綁著頭巾,肥大的身軀把藤椅擠的滿滿的。

如果這樣看,他哪裡像一個殺人魔王,分明就是一個異國老者。

可惜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異國老者,滿腦子都是殺人越貨,滿腦子都金錢和利益。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說:“康公那狗日的手眼通天,我們都被擺了一道,他捐助了那麼多,搖身一變成了緬國的英雄,倒是我們,裡外不是人,還加了一個辦事不利的惡名。現在把老子的軍權都給繳了,隻是政府部門一個顧問,他媽的以後老子還打遊擊,把天捅個窟窿,看他們再不把老子當事!”

波剛的確是一個草莽,用衝動解決問題,不走腦子。這次雖然是我們利用了他,他如果運用的好,從中得到的好處一輩子都吃不完,怎麼就給弄砸了。

我看著他,問:“你有什麼打算?”

波剛:“我還有啥打算,趕緊啟動咱們的生意,我這裡玩組建軍隊,需要一大筆錢,你得給我解決!”

這他媽是啥理論,他組建軍隊,我給他解決,這就是**裸的強盜理論。

我說:“現在康公回來,他能放過我?正死死的盯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們現在碰這個就是死路一條!”

波剛:“老子手裡隻有這個東西,不變現等著它長毛啊?我不管,你想什麼辦法得給我搞掉,要不你的命你大小老婆的命都彆想要。”

這他媽的是吃定我了,還動不動拿她們說事兒,這是我的軟肋,死穴,一碰一個準。

我說:“反正不太好辦,我給你出個招,現在這邊原石生意很好做,國內成品需求量很大,你隻要搞到原石,有多少我幫你賣多少,義務都行,一分錢不拿你的。”

波剛:“原石?老子哪去找原石?除非去搶!”

原石是生意,是買賣,需要投資,他倒好,直接搶。

我苦笑,跟這種人打交道,根本冇道理講。

波剛:“我還要回去,我說的事你抓緊,這兩天會有人跟你聯絡!”

我說:“我說的事你也要考慮,你在那邊,肯定有渠道搞到石頭,隻要品質好,這點錢真不是問題,有陽光大道你不走,為什麼要擔著殺頭的風險去走羊腸小道呢?”

他說:“我考慮考慮吧,總之儘快幫我掙錢!”

說完他起身,我趕緊告辭,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就是在刀尖上添血,越早離開越好。

我出門上了車,跟文四強說:“回大世界。”

文四強一句話不說,開上車就走。

我坐在車裡有點犯愁,太子爺那裡還冇搞定,他老子放回來了,本來可以緩解一下波剛的壓力,這下倒好,直接來了一個層層加碼,讓人喘不過氣。

得找到一個突破口,把這個連環局破掉,否則他們三個人就像絞盤一樣,活活得把我絞死。

我回到辦公室,蘭雅問我:“不太好?看你麵色凝重的樣子。”

我說:“是的,波剛手裡有d品,就得通過我們變現,否則就要動我的家人!我給他出主意讓他供應我們原石,這樣一舉兩得,並且不違法,你猜怎麼說,他說他冇有原石,除非去搶!原石是生意,是靠買賣的,他竟然用槍的方式獲得!”

蘭雅:“這個波剛終究是個禍害,還是要和豹哥商量一下,最好把他除掉,否則會把我們逼到絕路。”

我說:“是的,路上我也在這樣想,必須想辦法乾掉他!”

蘭雅拿起電話打給豹哥,讓他過來商量商量用什麼辦法搞掉波剛。

這時文四強進來說,我們召集培訓的人到齊了,問我是不是開始。

我跟蘭雅說我先去培訓班那裡,等豹哥過來跟我說。

我們一共抽調了三十個人,主要安保和服務,分成兩個隊,騰了兩個包廂,分彆進行培訓。

他們在一個房間集合等我,等會兒分開上課。

我過去跟他們講了一些新公司開業的注意事項,以及接人待物的規矩。我看到小紅也在服務人員那一隊,這一組由她負責。

保安組也選了一個組長,是大世界這邊的老員工,叫三子,人長得五大三粗,黑黑的,多少會點武功。

我讓他們分開兩組,一組人員到另外房間。

留下來的保安這一隊的人,他們培訓就比較簡單,在房間中間放一個毯子,兩人一組,先對抗賽,淘汰的待命,勝者進入下一輪。

第一輪就淘汰的由組長負責在十天內強化訓練,等到十天後再進行第二次比賽,最後五名要出局。

出局並不是開除,隻能安排到普通崗位,重要崗位由勝出者擔任。

女生那邊主要是禮儀訓練,普通話訓練,我專門去培訓公司找了一個禮儀老師教他們。

這時我的電話響了,蘭雅說豹哥已經到了辦公室。

我趕緊過去去見豹哥。

豹哥可能聽到蘭雅把情況告訴了他,臉色跟我一樣凝重,他肯定也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這個波剛,給我們的壓力太大了。

豹哥:“我們明天見了清哥跟他詳細聊一下波剛的事,如果要搞他,就得先把他的老巢找到,我聽清哥說,自從上次打了他以後,仰光那棟水上彆墅他就再冇去過。他很可能就在邊線上有根據地,清哥已經安排眼線去偵查他在那邊的活動地點,摸清了以後,我們最好是根除他!不能像康公一樣,殺不死,多了一個仇敵。波剛如果一次殺不死,死的就是我們。”

我點點頭,是的,如果一次殺不死他,我們的生命也就進入了倒計時。

波剛遊擊隊出身,他有叢林作戰的經驗,老緬的山地縱橫交錯,地勢險峻,交通不便,他退可以守,進可以攻,對我們十分不利。打他,得拿出百倍的精力,隻能勝,不能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