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197.生死論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我說:“你放心,我保證安全回來!”

靜蕾:“這次我爸爸的明料賣了一個好價錢,我爸爸想請你吃頓飯,他很少請人吃飯,在我記憶中,你是第二個,第一個就是香港那個做珠寶生意的叔叔。”

我說:“好,先謝謝叔叔的盛情,隻是我這幾天停不下來,你替我說一聲,我來做東,請叔叔一聚。”

靜蕾:“爸爸既然說了肯定由他來張羅,就是時間我來定,等到你這次回來我就讓他安排。”

我說我知道了,走前我就不跟你告彆了,我辦完事儘快回來。

她嗯了一聲,冇再說話。

我知道這無言的沉默中包含著多少擔心和祝福,此時所有的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唯有安全的回來才能慰籍她的心靈。

我放下電話,閉著眼睛待了好久,才從這傷感中走出來。

這時外邊有敲門聲,我走過去打開門,看到文四強陪著神醫站在門口。

神醫還是那副打扮,隻是身上多了一個粗布挎包,裡麵鼓鼓囊囊的估計是給吳國棟配的中草藥。

我讓神醫趕緊進來,示意文四強在外邊盯著點,防止有人窺探到神醫在這裡的事情。

我讓神醫先坐下,開門見山的說:“我想跟你一起去。”

神醫聽了一愣,然後連忙擺手,著急的說:“不行,絕對不行,我到不要緊,出家之人生死看的淡了,你不可以,年齡還這麼小,為這事搭命不值當。”

我說:“您為啥能置生死於度外?”

神醫:“在我的認知裡,冇有生死之說,消亡的隻是肉身,你的靈魂會以另一種形式存在在這個世界。”

我說:“既然您能放下,我為何會放不下呢?再說了,結果或許不會那麼糟糕。”

神醫見拗不過我,就說:“你以什麼名字跟我一起去呢?貿然增加了一個人,勢必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我們恐怕連大門都進不了就被趕回來了。”

我說:“您的徒弟,助手,侄子,有很多身份可以選擇。”

神醫搖搖頭:“這些都站不住腳,他既然讓我進內室,對我的一切早就瞭解的一清二楚,突然出來一個身份不明的人,你說意味著什麼?”

我點點頭,的確如此,我想的太簡單了,吳國棟這麼縝密的一個人,怎麼可能不去瞭解神醫的身世?看來冒充身份這條路走不通。

我說:“不管想什麼辦法,我今天必須去,您看看還有什麼好辦法。”

神醫:“你讓我想想看,不是還有那句話嗎,天無絕人之路,辦法總會有的。”

我站在一邊,他在房間裡開回渡步,一幅著急上火的樣子。

轉了大概有二十多圈,他忽然站住,看著我說:“除非我自己也生了病!”

我嚇一跳,心裡說不是吧,他生病是說來就來的?看他的樣子,哪裡像生了病?

這一招不是更容易識破?

我定定地看著他,他仍然從容的站在那裡,絲毫看不出來有開玩笑的成分在裡麵。

他看我不解,笑著說:“你到時候知道我病了需要照顧就行了,看我眼色行事。”

我說:“神醫您放心,見機行事還是冇問題的。”

他接著告訴我

這時從外邊進來一個滿臉鬍子的老緬,老遠看到清哥打招呼,像是好久冇見一樣。

清哥讓他過來,介紹豹哥跟他認識。

清哥:“這是藤基先生,我的老朋友,在大馬坎有五六座礦,這次公盤上的原石有不少是他提供的。”

這時豹哥站起來,清哥說:“這是我內地的兄弟阿豹,在瑞麗算雄霸一方的老大,以後你們多聯絡,多交流,多合作,讓我這個老人家也跟你們後麵沾點光。”

藤基不怎麼會說漢語,不過他能聽懂,不停的點頭,然後兩人握手,兩人行了緬甸禮,算是認識了。

我不知道清哥出於啥目的介紹這個大鬍子跟豹哥認識,豹哥想轉行做玉石?還是清哥另有打算。

藤基用緬語說了幾句,清哥說:“藤基想讓你去考察一下他的礦山,隻要不超過100公斤的原石他都可以直接出關,不用去政府部門報備。”

豹哥點點頭,跟清哥說:“那就公盤結束我們再定。”

果然豹哥想做原石生意,那麼清哥在裡麵絕對不是當個說客那麼簡單,這裡麵肯定存在某種交易。

既然這樣,那塊巨石倒是簡單了許多,至少主觀上,清哥不會在這塊石頭上做文章,有冇有貨,全在運氣上。

這時外邊響起了鐘聲,清哥招呼大家往外走,公盤開始了。

臨時搭的**台上有一個官員模樣的人在講話,全程說的緬語,也冇有翻譯,大家都一臉的懵逼。

雖然這是一個內部公盤,來的客人都是內地人,他們應該考慮客人都感受。

好在服務人員大都用漢語交流,這樣就方便很多。

那個人講完話,又是一聲鐘聲,意味著正式開幕,大家可以下注買石頭了。

豹哥是衝著那塊巨石來的,他對其他原石不感興趣,我跟豹哥說,現在還冇到巨石麵世的環節,我先去看看彆的石頭。

我聽師父說過,公盤上纔是真正的原石博覽會,能淘到真正的上上品,當然,如果看走了眼,也會傾家蕩產。

就是說,這裡,除了全開明料,矇頭料裡麵賭的就是水平跟運氣。

我冇在明料裡麵逗留,明料幾乎都是極品,價格定到了天花板,除非是經營成品的人感興趣,賭石的人都不在這駐足。

我直接去了矇頭料區。

矇頭料子很多,各個場口的都有,皮殼也刷洗的非常乾淨,根據重量分成若乾一堆一堆的。

我來的時候從靜蕾那裡要來了卡,如果有合適的,我在公盤試試水。

我繞開黑烏沙的料子,直接去了大馬坎的原石區域,

大馬坎場區,這個場區位於霧露河下遊,老場區的西部,大馬坎與老帕敢場區相鄰,距帕敢約30km。以大馬坎為中心,所處的翡翠塊體,統稱大馬坎賭石。玉石礦床大多為沖積礦,早年開采河岸邊坡的頂層砂礦。此處玉礦冇有經曆過大水衝擊,搬運不遠,所以磨圓度不大,屬於半風化半搬運堆積的半山半水砂石匹克玉料。下部礦層黏結很硬,膠結物主要為碳酸鹽鈣質和黏土,越向下越難開采。大馬坎開采年代不太久遠。以大馬坎場口為代表著名場口分彆有:大馬坎、雀丙、大三卡、英格疊、黃巴等近20個場口。

大馬坎品質最高的是半山半水石,原石塊體皮殼一般比較薄,翡翠個體較小,一般不會超過五公斤。這類原石賭霧,霧又分為:紅,黃,黑,白霧多種,一般是十霧九有水。

剛纔清哥說藤基的礦在大馬坎,估計這些料子就出自他的礦,大馬坎的料子分彆放了三個地方,有山石,半山半水和水石。

山石在礦床的表層,塊頭比半山半水要大許多,棱角分明,形狀各異,像一堆蓋房子打地基用的碎石。

我走到一堆半山半水石旁邊,蹲下來尋找一塊中意的石頭。

大馬坎經曆了多年開采,礦坑深度已經達到了二三十米,從原來的表層到今天的第五層第六層,半山半水石已經非常稀少,大部分是水石。

這些估計都是存貨。

半山半水經曆過河床的搬運,棱角有些模糊,卻冇有水石那麼圓潤,還是比較容易分辨。

我挑了一塊五公斤左右的料子,逞土黃色,皮殼很緊緻,打燈看上去不怎麼透光,我想可能會是深色的霧,把光吃了。

這塊石頭有一個半巴掌大,十公分厚,扁平,像一個北方玉米粉做的貼餅子。

這塊原石,如果有肉,底子好,種水足,可以出鐲子,牌子和掛件。

我用手摸了摸表皮,顆粒感不是很重,像細細的木工砂紙,冇看到綹和裂,顏色很勻稱,就像一個非常大的芒果被壓扁了。

我看了一眼編號和底價,03236,報價一千美金。

這個底價並不低,成交價還要加百分之四十的稅,所以出價的時候要把稅考慮進去。

我寫了一個一千八,拿著寫好的投標書放到投標箱裡。

這裡有成千上萬塊矇頭料子,隻要冇人惡意跟你,一般投標價都能拿下。

投標箱一個小時開一次,一個人唱票一個人記錄,類似村子裡投票選舉,最後出價高者得。

明料一天隻開一次,要等到下午纔開。

等了一會兒,聽到鐘聲,我估計矇頭料要開標,就走過去等在台子旁邊,看工作人員唱票。

由於是剛開盤,投標的人並不多,冇唱幾個就到了我投的那塊石頭,是我報的那個價,一直到最後都冇有人再報。

我去收銀處交了卡,工作人員幫我辦理國際間彙兌。

一千八加上七百二的稅,花了兩千五百二十元美金,差不多兩萬塊人民幣。

工作人員冇多一會兒把卡還給我,我拿著單子去領標。

**台另一邊擺著一排切割機,等著幫客人切石頭。

我拿過去,交給一個年輕的師傅,告訴他在頂部切一刀。

師傅拿著石頭固定好,在石頭稍小的那頭下刀,切了有一公分。

石頭切開後師傅交給我,切麵很平整,非常光滑,看不到種水,是一層黑灰色的霧,用電筒打光,仍然看不到裡麵,這樣看就是一塊黑色的石頭疙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