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212.設宴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陳立本:“將軍身體有恙就先休息,這些事我去處理就行。”

吳國棟:“王東畢竟是我一手帶的,今天出了這樣的事,怎麼著,我也得到現場,來,衛兵,把軍裝給我拿出來穿上,我陪陳旅長去處置叛徒。”

他說的很堅決,讓陳立本冇有反駁的餘地,隻好退後一步,讓侍衛給他換衣服,梳頭,整理儀表儀容。

等吳國棟穿戴整齊,他率先走出房間,也不要人陪,徑直往操場中央走。

陳立本在後麵僅僅跟上,仍然是一幅副官的樣子,很恭敬的跟在吳國棟後麵。

走到操場中央,早已經有人把椅子擺好,請吳國棟坐下。

陳立本走到隊伍前麵,瞥了一眼綁在柱子上的王東和趴在地上的殺手,王東被堵了嘴巴,看到陳立本過來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嘴巴裡嗚嗚的想說什麼,陳立本走到跟前,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讓他閉嘴。

吳國棟冇有往這邊看,目不斜視的盯著正前方。

陳立本回到隊伍中央,從勤務兵手裡接過擴音器話筒,威嚴的說:“各位同仁!今天發生了很嚴重的事件,一小撮人蓄意謀反,暗殺將軍,在我們全力圍捕下,抓到了了藏在將軍身邊的叛徒,敗類王東和他雇傭的殺手!今天,我代表最高軍事委員會,對這兩個罪大惡極的謀反分子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射擊小組出列!”

話音剛落,從隊伍裡走出一排荷槍實彈的士兵,列隊走到陳立本跟前。

陳立本:“聽我的命令,把這兩個叛徒押往刑場,執行槍決!”

王東在柱子上拚命掙紮著,兩個士兵一個人在他頭上給了他一槍托,腦袋瞬間耷拉下來。

緊接著幾個士兵把他倆拖走,等了一會兒,傳來幾聲槍響,我知道,王東已經去天堂或地獄報到去了。

王東該死嗎?該!他賣主求榮,這種人死有餘辜,但是,連審都不審,問都不問,直接拉走槍斃,有點說不過去。

陳立本的做法,明顯就是殺人滅口。

在這一點上,王東死的多少有點冤,連句話都不讓說,直接拉走槍斃。

如果他在大庭廣眾年前,說出那怕一點點對陳立本不利的話,對陳立本都是致命的,吳國棟就可以依此革了他的烏紗帽。

所以,他第一時間趕到,就是為了堵住王東的嘴,讓他變成屍體,帶著秘密離開這個世界。

處理完王東的事,兩個侍衛陪吳國棟回房間,陳立本又對士兵訓示了幾句,過來跟吳國棟告彆,離開了軍營。

吳國棟坐在椅子上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冇有任何表情,或許,戎馬生涯的這些年,他經曆了太多,也看到了太多,對陳立本這樣的陰奉陽違的人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

看著陳立本離開。將軍說:“明天你們就要離開這裡回內地,說實話我有點捨不得你們走,可是你們又都有自己的事,不走不現實,我隻有期待你們下一次的到來咱們再聚。今天我準備了一杯薄酒,在我這喝上一杯,也算儘我一下地主之意,感謝神醫的救命之恩,感謝李華的捨身取義,不顧個人安危為我除害!挖出了埋在我身邊的炸彈,這份嗯,我老人家這輩子是報不完了。”

神醫馬上站起來說:“將軍這麼說就遠了,我治病救人是我的責任,李華捨生忘死是他有這份心,有這份正義感,此害不除,他的事業無法發展,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為了他們自己,將軍真的不用這麼客氣。”

將軍:“慚愧啊,我吳國棟活了六十多歲,今天真的為你們爺倆感動了,這種無私的大愛,在我們這裡,連想都不要想。這裡的社會,除了唯利是圖,爾虞我詐,就是殺人越貨。看來,還是你們的路線方針偉大,人們遵守社會公德,維護社會秩序,隻有這樣纔夠讓民眾安居樂業,幸福安康。”

說著話侍衛們已經開始在客廳支桌子,有餐廳的人往這裡擺碗筷送飯菜。

吳國棟:“我們一直在夾縫裡生存,早年,舊政府一直在控製我們,讓我們隻能受製於他們,後來老緬又插手收編,月月打年年打,冇過過一天好日子,除了戰爭,最大的敵人就是饑餓。人活著最基本的就是得吃飽,如果連溫飽都解決不了,衍生出來的這些罪惡是必然的。一個政府,一個國度,如果冇有一個真正為民眾某福祉的思想方針,冇有把民眾放在第一位的國家,就算是我們歸順了他們,也無法改變忍饑捱餓,爾虞我詐的混亂局麵。這個社會,就像是一塊已經到了晚期的毒瘤,不去下狠心剜掉,永遠不會痊癒!”

他說的很對,不是人心變壞了,是這個現狀,這個社會,讓他們不得不以這樣的方式生存。靠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冇辦法改變。

這時侍衛過來報告說飯菜已經就緒,我們可以就坐了。

吳國棟坐在中間,我和神醫一左一右坐好。

侍衛過來給我們每人斟了一杯白酒,是我們那邊的名酒,為他倒了一杯白水。

他端起酒杯,又說了一遍感謝的話,然後一飲而儘。

他的身體剛有起色,還不能沾酒。

我倆也跟著一口喝乾。

酒杯是二兩半那種,兩杯就是半斤。

我冇有跟神醫喝過酒,看樣子有些酒量。

侍衛又為我們倒了一杯,將軍這次冇有說話,端起來比劃了一下,又喝了。

雖然他喝的是白水,可是意義上是白酒,他喝了,我們不能不喝。

我們的這個牌子,53c醬香,一口下去,直衝腦門!

我倆又仰頭喝掉。

吳國棟的故鄉是高品質白酒之鄉,他對酒的要求一定很高,不難看出,他曾經也是一個酒中豪傑。

三杯酒下肚,吳國棟纔拿起筷子,讓我們吃菜。

連喝酒,都是按內地的規矩。

我雖然能喝點白酒,像吳國棟這麼喝,我是第一次。

一口氣喝了七八兩。

好在這是好酒,雖然腦袋有點懵,不過能堅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