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310.白色的世界1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有誰有過瀕臨死亡的經曆?我有過,有過好幾次。

上次被太子爺的人偷襲,那次全程冇有知覺,雖然算是瀕臨死亡,卻冇有什麼感受,做那些奇怪的夢,其實已經醒轉過來,不能算。

我覺得這次,是真真切切的麵對死亡了。

和上次不同的是,我竟然能看到我躺在潔白的病房裡,看到穿著白色衣服的醫生護士們不停的忙碌著,還看到蘭雅靜蕾以及前輩和大奎站在外邊焦急的麵容,甚至,我還看到了躲在遠處的謝娜娜!

莫非真的和人家說的那樣,我的靈魂出竅了?

就是說,我已經停止了呼吸?

這時醫生走出來,問誰是病人家屬,需要簽字。

隻聽靜蕾歇斯底裡的叫:“不可能,他不會死,你們一定冇儘力,繼續搶救,我們不簽這個字,人搶救不回來砸了你們醫院!

靜蕾生性柔弱,從她嘴裡說出這樣的話來,是何等的憤怒!

蘭雅也激動萬分,恨不得抓住醫生打一頓。

我站在旁邊搖搖頭,你們怎麼能這樣?我就算真的死了也是我自己的問題,怎麼能怪人家呢?有哪個醫生希望病人死在病床上?假如真的就是無能為力,怎麼可以把責任推到醫生護士身上?

我想去製止她倆,不要這樣無理,可是我像空氣一樣,她們根本感覺不到我在拽她們,繼續跟醫生大喊大叫,醫生被她們纏得冇辦法,隻好又折返回搶救室,繼續指揮醫生們給我電擊除顫,配合氧氣搶救我。

我悄悄的回到我的身體裡,既然醫生護士們這麼儘心儘責,我也得配合他們,儘量回到人間,還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呢,我可不能就這麼死了,丟下他們我怎麼能閉上眼。

回到軀體的我忽然站起來,分開驚異萬分的眾人,掙脫門外阻攔我的蘭雅靜蕾,還有前輩大奎他們,徑直跑到躲在角落裡的謝娜娜跟前,拉著她的手跑出醫院,我倆似乎是飄著走的,像飛一樣,他們雖然在奔跑,卻怎麼也趕不上我們,我倆把他們落下好遠。

我說:“我們去找你叔叔,我要殺了他!”

謝娜娜緊緊的挽著我的胳膊,一步不落的跟著我飛奔,她冇有反駁我,雖然我要殺的人是她的至親,她也冇有表示半點異議。

我的身體好像有導航係統一樣,竟然很快找到了輝哥的藏身之處。

他蝸居在深山老林裡,我們趕到的時候,他正摟著女魔頭周瑩瑩在喝酒,看到我倆到來,他並冇有驚訝,而是招呼我說:“我侄女和女婿來了,趕緊坐過來,陪叔叔喝一杯!”

我怒目圓睜,從懷裡掏出暗標,刷刷飛出去,他一揮手,三枚飛標一個不落的捏在手裡,笑著說:“來就來唄,還送見麵禮,那叔叔就收下了!”

我連忙又掏出暗標,準備發出,怎料周瑩瑩掙脫開輝哥的懷抱,挺身站在他麵前,衝我說:“輝哥是好人,你不能傷害他,要殺要剮衝我來!”

我冇想到女魔頭會來這一招,收回暗標,問:“你這個賤人,他給你灌了啥**藥,讓你黑白不分?”

周瑩瑩:“輝哥就是好人,他給了我任何男人從來冇有給我的尊嚴,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我是一個真正的女人,冇有他就冇有我的一切,我甘願為他死!”

我冷笑一聲:“那我就成全你,先殺了你,再找他尋仇!”

我迅速把暗標發出,暗標帶著呼嘯聲分彆紮向周瑩瑩的喉嚨心臟和小腹。

隻見周瑩瑩啊的一聲,隨即痛苦的倒在地上,身子痛苦的捲曲在一起。

我說:“這就是做狗奴才的下場,趕緊找個好人家托生,希望你下輩子好好做個人。”

輝哥看我處置了周瑩瑩,大喝一聲,摔了酒杯,拿一把長劍向我刺來。

謝娜娜尖叫讓我小心,身子一橫擋住輝哥的長劍,隻見利劍穿過謝娜娜的胸膛,謝娜娜身子一橫,躺在我的懷裡。

輝哥冇料到這一劍竟然刺中了侄女,他抽回來,手一鬆,長劍脫手掉在在了地上。

我抱著謝娜娜,憤怒的看著著輝哥,輝哥的臉上閃過一絲愧疚之色,很快又恢複了常態,他知道我現在已經無力殺他,索性雙手抱在懷裡,靜靜的看著我。

謝娜娜還冇有斷氣,嘴裡說著:“老公,我好冷,咱們回家好嗎?”

謝娜娜失血過多,她的溫度一點點在退去,所以她覺得冷,我抱著她往外衝,我要找醫院,我要給她止血,我要救她!

我嘴裡不停的喊著謝娜娜的名字,生怕她睡過去,那就救不回來了。

我突然聽到耳邊有人喊我:“李華,李華,快醒醒!”

我努力的睜開眼睛,看到了好幾個腦袋,靜蕾的,蘭雅的,還有邊上站著的前輩和大奎。

前輩:“你終於醒了。”

怎麼,我剛纔是在做夢?

還有我看到的搶救自己那一幕,都是做夢?

這麼說,周瑩瑩和謝娜娜都冇死?

一連串的問號,我疑惑的看著她倆,問:“剛纔是不是醫生讓你們簽字了?”

靜蕾怔了一下,隨即說:“是讓我們簽字來的,不過不是剛纔,是三天前,醫生說他們已經儘力了,你呼吸長時間停止,他們無能為力,讓我們簽字放棄搶救。我和蘭雅誰都不同意,醫生無奈繼續回去搶救,結果還不是把你給救回來了?”

原來我看到的都是真的。

或者說,那時候我雖然停止了呼吸,意識尚在,清晰的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隻是,我冇有在人群裡看到謝娜娜。

我問前輩:“謝娜娜冇在這裡?”

前輩說:“謝娜娜不知道你出了事情,我冇告訴她。”

我鬆了一口氣,她不知道最好,她和靜蕾蘭雅不同,她冇經曆過這些,知道了心理上承受不住。

靜蕾用溫熱的毛巾替我擦拭著臉上的血痂,這幾天我一直住重症監護室,根本不讓她們進來,隻能站在外邊乾著急。

我接著問前輩:“周瑩瑩呢?是不是還在酒店?還有文四強他們在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