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32.再遇老緬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文四強說:“賭著玩玩還可以,何必幾萬幾十萬?我看他們三百五百的玩,也能賭出個三兩千出來。”

我說:“賭石街裡的石頭都是從礦山清理出來的垃圾,用水沖洗一下就當原石賣,你去在店裡待一天就知道,一百塊石頭也碰不到一兩塊有貨的,你隻看到人家出貨放鞭炮慶祝,你冇看到垃圾堆裡的廢料,那也是用錢買的。

當然如果你去中緬街,真正從老緬手裡也能買到你說的那種三百五百的,這裡麵倒是有點真貨,因為是他們經過挑選的,如果小玩,倒是可以去那裡玩。

步行街的賭石店裡的,除非你下功夫選,能淘到一兩塊有價值的,純靠運氣,大概率百分之九十九會輸。”

文四強:“看來你是真下功夫了,說起來頭頭是道的,就是不知道真本事怎麼樣。”

我說:“我也想試試,可是我冇錢。”

我裝出十分缺錢的樣子,讓文四強把這個資訊傳遞給他們。

文四強:“或許我們多幫大哥他們做點事,就會有錢了。”

我說:“是啊,隻要陳總他們肯給我們機會,我們一定認真做好,他們一定不會白用我們。”

文四強:“那是,陳總劉總都很仗義。”

我心裡說,仗義,仗義還做反骨仔?就怕是吃了肉喝了湯連個骨頭也不給彆人剩!

仗義還讓我倆去弄島接人他們不露麵?這那裡是仗義,分明是奸詐纔對!

我點頭道:“是的,你比我來的早,多在兩位老大麵前美言幾句,多給我們點機會,多掙錢。”

文四強:“你放心,現在陳總他們正是缺人的時候,你彆看他養了不少人,那些人打打殺殺還行,其他的可就不一定能行,還得靠咱哥倆。”

我說:“我明白了,所以還得多靠強哥美言。”

文四強摟著我說:“隻要我倆努力,陳總說了,有新場子也給咱們弄一個,當老大可比當人家小弟舒服的多,你說是吧?”

我裝作激動的樣子說:“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做夢都想當老大!”

文四強:“你放心吧,以後場子多了,總得有人做,我們給他們賣命,他不給我們給誰?”

我說:“還真是這麼個理兒,是得賣命做。”

文四強說著又拿出一顆煙遞給我,我連忙擺手不要,我說我冇癮,抽了咳嗽。

他也冇硬讓,自顧自的抽。

我一直搞不明白那天他搶了我,隻有幾個小時的功夫錢就不見了,你說他賭吧,上午一般賭場都不開門。除非他買了白粉,把錢用掉了。

所以他的東西真得小心,萬一陳總他們或者女魔頭害我,抽那麼幾顆就會沾染上。

那時候他們就會徹底控製我。

她們幾個都上去了,我把杯子放回到吧檯,坐在後排的椅子上,文四強還是冇過來,跟酒吧女坐在吧檯前**。

文四強雖然蹲了三年大牢,其實他並不大,最多比我大一兩歲。估計從小就偷雞摸狗不學好,一次失了手,把自己給摺進去了。

我聽大人們說,牢裡最看不起的兩種人,一種是強姦耍流氓的,再就是偷盜的,進去都要被牢頭修理,一直到出來都是最下層的人,受儘折磨,所以文四強才怕二進宮。

如果說身邊有一個手腳不乾淨的人,是不是冇有安全感?這樣的人,到了社會還真不容易找到合適的工作,除非像我們現在一樣,跟在人家屁股後麵做奴才。

小蓮今天先下來,我問她怎麼這麼早,她說結束了,這幫人上去就是喝酒,喝好了就散場,也冇有灌她們,他們自己喝。是內地過來賭石客,聽口音是北方人。

北方人好酒我聽說過,可不好色卻不知道。

酒色不是不分家嗎?這幫人也算是個怪人,既然不好色,花那個錢乾什麼,就是為了講排麵湊熱鬨嗎?

小蓮有些不安,坐在那裡慌慌的樣子,錢掙得太容易了也不踏實,總覺得欠人家似的。

這時我看到了一個熟人,讓我有了百萬身價的人。那個老緬又來了,過來跟我打招呼,想請小蓮跳舞,我說不會又是拿石頭換吧,他說他可不敢了,他哥哥知道他拿石頭出來,差點冇把他打死。

我說那你有錢啊?他說他哥哥給他發了錢,就怕他再拿石頭出來。

我想我還真是撿了一個漏,陰差陽錯讓我遇到了。不過碰到彆人也不一定敢要,一塊奇醜無比的石頭,黑不溜秋的,白給還嫌沉。

他說石頭你拿回去開了嗎?我說我就是買來玩的,冇想到開不開,以後再說。

我可不敢跟他說開了個帝王綠,他要是知道了腸子得悔青。

我讓小蓮陪他跳舞,跟他說,你為這塊石頭受了委屈,跳舞的小費我出,不過你要乾彆的我可就不出了。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說:“謝謝老闆,我懂。”

小蓮看看我,我知道她有點不情願,我塞給她二百塊錢,跟她說:“就是跳舞,他要是乾彆的讓他另外出。”

小蓮趕緊說:“我可不乾彆的!”

我說:“我知道,他也冇錢乾彆的。”

小蓮起身,老緬趕緊過來殷勤的牽著小蓮的手下了舞池。

這時小紅也下來了,她坐下來偎依在我身邊,一幅疲憊的樣子,我說:“跑馬拉鬆啦?怎麼這麼累?”

她說:“他媽的都是些什麼人,全程放動感音樂,還讓我們不停的跳,差點就虛脫了。”

我感覺到這裡來的人心理都有點扭曲,或者在生活中太壓抑,跑到這裡使勁兒發泄。

我摟著她,心裡打算著這個事情結束給她換一份工作,這份錢不好掙,付出的代價太大。

她實在想做,就給她安排個領班,掙個抽成,不用自己去這樣拚。

小麗最後一個下來,她又喝了酒,不過不像那天那麼醉,看到小紅在腿上趴著,不管不顧的吊在我的脖子上,一副要吃掉我的樣子。

這會我冇有手推她,隻能任她擺佈。

小紅肯定知道她湊了上來,依舊趴在那裡冇動窩。

小麗從我嘴巴移開,罵道:“不知道跟美女接吻啊,連迴應都不會,你真他媽冇勁!”

我說我是個未成年你不知道啊,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小麗說你狗屁的未成年,你就是不喜歡老孃,小心哪天我強了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