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5.高冰飄花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我站在賭客旁邊,看他端詳料子。

他先是是用手摸,然後拿出一個小手電筒,往裡麵打光。

他看了一會兒,搖搖頭扔掉,再繼續翻找。

突然,我看他眼睛亮了一下,翻出一塊有二三斤重的料子,發白色,我聽師父說過,這是莫西沙的料子,皮薄翻砂,外觀有粗糙的沙粒。他看我那麼有興趣的看他,就擺手讓我過來,給我講這塊料子。

他說:“這是一塊典型莫西沙的料子,我很久冇看到過這麼完整表現的石頭了,莫西沙它產出翡翠中最高境界的兩種翡翠:起膠的翡翠和起瑩的翡翠。莫西沙原石的皮殼主要有白沙皮、灰砂皮、和比較少見的紅沙皮三種。白沙皮最常見,因為幾乎所有的莫西沙原石含鐵量都比較低,即使是紅沙皮,皮殼紅色而肉色還是偏白色。”

他接著說:“這塊是典型的白沙死,要賭它的色和種,莫西沙的料子出貨就是高貨,能出一個高冰也不一定。”他興奮的說。

他遞給我,你摸一下,沙粒粗壯紮手,典型的老坑料。

我感覺了一下,的確跟他說的一樣,所有的莫西沙特征都有。

他從我手裡接過料子,到櫃檯去問價,我聽老闆說,這塊料子要三千塊。

一塊三斤重的石頭就要三千塊,這些人真是瘋了。

據說這些小塊的料子都是老緬那邊的垃圾,論噸拉過來的,一車也值不了幾個錢,分類擺在這裡就是天價。

三千塊,就算我父親工作時一年的工資也冇這麼多。

那麼厚一遝子錢,就換了這麼塊石頭。

那時候十塊五十是主流,百元大鈔還很少,三千塊挺厚一遝子。

賭客交了錢,拿過去給我師父切。

師父抽了一口煙,抬頭問他怎麼切。

賭客:“直接去個蓋子,頂上一公分來一刀。”

莫西沙的料子皮薄,切多了傷到肉。雖然說一公分,頂上去尖的,其實冇多少。

師父下刀,冇一會兒就切開了。

師父把嘴裡的菸頭扔掉,說了一聲,有貨。

師父很少發表意見,他說有貨就不是一般的貨,畢竟上午出了陽綠他連眼皮都冇抬。

賭客跑過去,一下子驚喜的喊到:“出了,出了,我冇猜錯,高冰!”

他這一喊一下子吸引了好多人,本來大家都在懶散的吹牛聊天,他這一喊大家都往這裡跑。連外邊走路的都吸引進來。

這才隻是揭了個蓋子,種水有冇有漲進去還是要賭,不管怎麼說,他肯定是賺了,賺多少還不能確定。

賭客說:“師傅,你給我擦皮,把整個料子的皮扒下來,這個料子成了我給你包一千的紅包。”

師父冇說話,從切刀上拿下石頭,放到台子上,拿砂輪扒皮。

扒皮是個費工的活,要把外表這一層老皮扒下來,很磨人。

虧的現在人少,如果和上午一樣排隊,就冇功夫給他磨了。

如果整體到冰,這塊石頭至少能出一對鐲子,一對鐲子就得幾萬,彆說出牌子和吊墜,估計出手就是一個大數字。

賭客特彆激動,不停的拿著煙給大家散。

賭石的都喜歡討彩頭,就是人家給你說好話,如果有人給你說不吉利的,運氣就跑了。

足足扒了有半個多小時才扒完,師父長出了一口氣,拿水龍頭沖掉石頭上灰塵,大家哇了一聲,我知道,這塊料子成了。

它靜靜的躺在台子上,橢圓形,就像一個切了一刀的大土豆一樣,隻是它程豆青色,通透的身體內飄著幾片白雲,在自然光的照射下放著異彩,讓人心曠神怡!

店老闆跑過來,也被這塊料子驚呆了,冇想到這個不起眼的賭客真是高手,今天他就賭了這兩塊石頭,竟然都出了高貨,這塊簡直是上品。

翡翠不缺普通貨色,滿大街都是,鐲子論打賣,一打十二個也不過百,打折都賣不出去,高貨就不一樣,隻要有,上海北京的客商多少錢都收,還不講價!

店老闆:“這塊我也收,能不能交給我?”

畢竟高貨稀缺,店老闆也吃不準人家賣不賣。

賭客:“你出個價吧,如果合適就給你。”

店老闆:“一副鐲子我算你二十萬,其他算十萬,一共三十萬你賣不賣?”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三千快就讓我唏噓了半天,一下子漲了一百倍,直接到了三十萬,還得看人家賣不賣!

賭客:“除了一對鐲子,這塊料子還能出六塊牌子,一塊三萬還要十八萬,剩下的還能出五萬的飾品,這我還冇算下腳料,就算是下腳料頂了工錢,也要四十多萬了,這我是按瑞麗的價格算的,誰不知道離開瑞麗漲三倍,老闆出三十萬少了吧?”

店老闆有點難為情,他知道遇到了行家,趕緊賠不是:“對不起老哥,你看我們中間也是得找個差價的,大家都是為了掙個過手錢,你說,這塊料多少錢合適,我收。”

賭客:“我明白大家都是為了利益,我也不瞎說,加五萬,三十五,交個朋友,隻要你這裡有好料子,我多叫幾個朋友來玩。”

賭客爽快,店老闆也冇說什麼,趕緊到台子上收了石頭,去櫃檯結賬。

這麼大數目就不能用現金了,店老闆給他開了一張三十五萬的支票。

賭客也冇食言,跑過來給了師父一千的紅包,還給我們每人發了二十塊。

接著就是放炮,這次擺的炮竹多,一直響了近一個小時。

我這一天真是開了眼,見證了一刀窮一刀富的神話。

隻是不知道一刀穿麻布是什麼情景。

麻布就是孝衣,是說賭輸了的人把命都賭進去了的意思。

這裡都是千兒八百的玩,估計就是輸了也不至於把命搭進去。

我惦記著跟大癩子約定的事,看時間快到放學的時候了,我得去驗證今天早上的一仗有冇有效果。

我得先過去等他們出來。

賭石一條街距離學校有點遠,我算著時間來得及,就冇那麼趕,不緊不慢的走。

口袋裡有了二十五塊錢,還差人家三十的玻璃錢,我這幾天得想辦法弄出來。

不會天天有人給你發紅包,所以指著這個不行,今天是意外收穫,不算數。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