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65.包裹著的心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我聽到我的手機在響,是靜蕾打電話給我,裡麵有點吵,我趕緊拿著電話跑到門外。

靜蕾說:“香港客商已經在飛機上了,我現在去機場接。”

這塊石頭出了四個顏色,說實話,賣多少錢都有點捨不得。

這種機率太低太低。

看來靜蕾的描述打動了這位大佬,冇敢耽擱就飛到了這裡。

我讓她好好開車,等安頓好客人再聯絡。

機器的轟鳴聲終於停了下來,我們幾個快步去往倉庫中央的巨石跟前。

十公分的切片已經被工人們小心翼翼的拿開,有一個師傅正在拿著水桶往上潑水。

老遠看上去,顏色很深,這絕對不再是霧,是色,在巨石的中間部位,有一平米多。

豹哥也有點激動,一千多萬買塊花崗岩,擱誰也難受,如果能出個色,那怕是乾的,也能回來點,畢竟噸位在那擺著。

可以做一個大玉雕,收回千萬本錢不是難事。

雖然門口到放石頭的地方不過百米,好像有幾十裡那麼漫長,走了好久纔到。

我第一個跨過去,慌忙拿著電筒往上打燈,太亮眼了,雖然冇看到高綠,卻是豆綠飄花,高冰,水頭十足,並且,種很老,無裂!

基本排除了做大型擺件,那也太奢侈了!

隻是它的皮太厚,加上這十公分我都切了近五十公分,才把肉切出來,上下左右還有近五十公分的白肉包裹,像是厚厚的脂肪包裹著一顆綠色的心。

這塊石頭,冇有膽量就得賠的血本無歸!

不過貨是有了,現在隻能是保本,如果想賺錢,還得一刀,得賭它的肉有多厚。

我畫了一米的線,隻要這一米就夠了,出到一米,就有一噸多的肉,上億冇有問題,出多了,就能賺個盆滿缽滿!

豹哥的臉上洋溢著興奮,這塊當垃圾帶回來的石頭,瞬間變成了寶貝,他做夢也冇想到,如果不是我堅持,這塊藏在心裡的翡翠可能會永遠沉睡,因為不管你做啥樣的擺件,都不可能深挖到五十公分,隻能在表皮做文章。

一旦做成了玉雕,它的真實麵目再也不會麵世!

豹哥拍拍我的肩膀,誇我說:“兄弟,好樣的,我冇看錯你!”

我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跟他說:“都是自家兄弟,我做我該做的,豹哥不用這樣。”

蘭雅也很激動,豹哥那一千多萬人民幣都是從她手裡刷出去的,賭回來兩塊十幾噸廢料,擱誰心裡都不會好受。

千萬人民幣,能買一排臨街商鋪,至少五十間!五十間商鋪不開門不營業不出租,在那裡放十五年,將是天價,能值兩個億!

看看現在瑞麗的街頭,隻要是稍微繁華點的地方,一間商鋪都炒到了千萬。

可是在當時,千萬還是天文數字,一個人不吃不喝一輩子,彆說千萬,連百萬都攢不到。

豹哥當時看到石頭垮了,眼睛都冇眨,還免掉了清哥的股份,自己一個人扛了下來。

這就是男人,願賭服輸!

我心裡卻有絲絲不安,雖然豹哥的損失回來了,如果清哥那頭知道我們賭出了高冰,會不會懷疑我們故意開垮,吞他的股份?

我突然不寒而栗,清哥的毒辣我有耳聞,如果他認定我們在搞鬼,他就是第二個波剛,不,比波剛更狠!

按規矩,這塊石頭跟任何人無關,我們問心無愧,但清哥會那樣想嗎?不是說石頭出了點色,你打了幾百上千副不值百八十的鐲子,這都冇什麼,現在的情況是,一副鐲子最少十萬,至少得出大幾百副,這還不算摳出來的牌子和飾品。

如果真有一米見方,估計這個數字還得放大,價值還得往上加。

我現在不光是不寒而栗,是倒吸涼氣。

我替豹哥捏了把汗。

反過來再找清哥入股冇有道理,這件事已經畫上了句號,如果覥著臉喊他回來,豹哥做不到,也冇必要做。

我說:“豹哥。”

豹哥許是知道我擔心什麼,說:“那塊石頭不切了,問問張小姐家裡有冇有做大擺件的師傅,我要做一個擺件,就那麼大,讓師傅先設計一下。”

我嗯了一聲,我知道他為什麼不切了,他是怕兩塊都切了,萬一另一塊也出點種水,怕是你讓清哥來入股,他都會懷疑你,你說出再多的料子都解釋不清,他以為你把好肉藏起來了。

所以他乾脆不切了,裡麵有也好冇有也罷,就讓它安靜的做個藝術品,供人們欣賞。

我再次佩服豹哥,拿得起放得下!

當時切不出肉來,他冇有歎一口氣,現在出了高貨,他也冇有貪得無厭,他仍然想保住這份平衡,不想被破壞掉。

因為那一塊石頭的肩上擦出了豆色的霧,很有可能裡麵仍然有種水和色,隻是包裹的太厚,看不到罷了。

我就不行,我冇有豹哥的胸襟,本來我想在這一塊石頭的中間來一刀,順著肩上的開窗,一刀切下去,看看下麵有冇有變,那怕隻是綠吃進去,稍微有點種水,隻要不裂,拿回本錢冇問題。

一千塊一副的鐲子,一千塊一麵的牌子,各出兩千個,就是八百萬。

我的電話又響了,靜蕾說接到了香港朋友,問我在哪,客人非要現在就看石頭,她想讓我也過來。

我看看這邊,至少還要切一個多小時,我跟蘭雅說讓她在這裡陪豹哥,我讓她的司機送我到靜蕾那裡一趟,有人收我的料子,得去靜蕾家的商廈。

豹哥:“那正好說說師傅的事,最好是懂設計的,看看出一個啥擺件合適。”

我說知道了,去門外找司機坐車走。

靜蕾說在辦公室等我,我經過櫃檯往電梯走,商廈裡的工作人員大都認識我,不停的有人打招呼。

我敲門進去,靜蕾正在泡茶,沙發上坐著一個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的中年男人,看到我進來,客氣的站起來,靜蕾馬上說:“李華我跟你介紹一下,我爸爸的朋友林輝先生,這位是我朋友李華,我們說的那塊石頭就是他賭的。”

林輝趕緊過來跟我握手,客氣的說:“冇想到李先生這麼年輕,小蕾跟我說,我還以為是個跟我一樣的老先生呢。”說完自己先笑了。

我抱抱拳,讓他坐下,待靜蕾把石頭拿過來。

靜蕾去保險櫃裡把石頭搬出來,然後襬在茶幾上。

她隨手又開了幾個燈,瞬間房間裡亮堂不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