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玉奇緣 73.算是大捷

小說:竊玉奇緣 作者:秋風聽雨 更新時間:2022-12-03 14:09:58 源網站:Siluke

-

康公已經被大奎捆了手腳,他還想爭辯,被我用一條毛巾塞了嘴巴,大奎推著他往外走。

車子開到了院子門口,豹哥的手下已經把現場處理乾淨,冇看不到康公的人。

我們下去早已有人幫我們打開車門,我和大奎一左一右上車,把康公夾在中間。

康公的木材廠距離那邊很近,就隔著一條河,我們很快就開到了對麵,前後不過幾分鐘。

我們繼續往前走,大概走了十多公裡,到達了邊境打擊走私檢查站。

我看到波剛帶著幾十個荷槍實彈的政府軍士兵嚴陣以待,看到我們的車過來,全部舉著槍對著我們。我拽出康公嘴裡的毛巾,跟他說:“我們完成了任務,是死是活,看你的命了。”

他抵著頭說:“這邊的法律我瞭解,能讓你死絕對不會讓你活,年輕人,今天栽在你手裡,是我看低了你,我冇話可說,希望你以後做事給人留一線,道路會更寬,記住我的話,對你有用。”

然後昂起頭,跟我說:“我準備好了,可以下車了。”

大奎先下去,拽著他的胳膊讓他出來,這時過來兩個士兵,給他解開繩索,戴上手銬。

一個軍官拿著幾張紙,站在他麵前用緬語講了一通話,接著一個翻譯跟他說:“你涉嫌盜取我國大量珍貴木材,觸犯了我國法律,現在依法對你拘留,你有保持沉默的權利,我們將儘快進去司法程式。”

說完後兩個士兵一左一右把他扭送到軍車上。

他使勁的扭頭看著我,冇有再說一句話,跟著士兵上車。

我知道康公有諸多不捨,或者說他認為自己還冇有輸,畢竟他深耕對麵這麼多年,關係盤根錯節,他這顆大樹,不會這麼輕易倒下。

我也覺得今天的事情有點過於順利,雖然我動用了三方力量才把他拿下,但是,人到了老緬手裡,怎麼處置,就由不得我們,或許老緬在巨大的利益麵前會妥協,然後象征性的給一點製裁,人還會完好無損的放出來。

不是冇有這種可能,因為這裡是老緬。

我過去跟波剛道彆,波剛跟我說:“記住我們的約定,不過最近我可能顧不上,到時候會有人聯絡你。”

這個波剛還真是下三濫,我們都給他鋪了這麼好的路,滿可以邀功請賞等著提拔,誰知他仍然冇忘記那個勾當,為前不要命。

我心裡說,我們既然能做了康公,你要找死,照樣做了你!

我點點頭,給他做了一個ok的手勢,上車離開。

我實在有點困,在車上睡了一覺,一直開到大世界才醒。

豹哥坐在沙發上等我,看到我們回來,跟我說:“搞定了?”

我說:“搞是搞定了,不過我覺得太順利,有點不踏實,康公臨上軍車時扭頭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長,我總覺得他好像對結果有十分的把握。”

豹哥:“你們送他走的時候我也在想這個問題,是的,這件事的確太順了,讓我們有點吃不準,我們準備了那麼多人,我想今天肯定有一場血戰,誰知就這麼輕易被我們拿下,有點出乎意料。”

蘭雅站起來說:“人都交給老緬了,隨便他們吧,大不了他回來我們再接著乾!”

豹哥:“話是這麼說,他隻要回來我們在明處,他在暗處,今天他的下場就是我們明天的榜樣。”

我點點頭:“是的,你知道我們離開時波剛跟我說什麼嗎?讓我記住約定,他說這話,我突然感覺到不好,這說明什麼,在一切都以金錢衡量的國度,隻要有錢,啥結果都有可能,而康公,恰恰是非常有錢!”

他們不會讓他的錢帶到地下去,就算治他的罪,也要把錢榨乾淨。如果康公耍計謀,完全可以跟他們要籌碼,來換取自己的自由。

蘭雅不再說話,豹哥也陷入沉默,我們其實現在想的都是一個內容,把康公送給老緬,可能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可是,在這裡他冇有犯法,我們也冇權力治他的罪,了不起就是打一架,可是,打一架又怎樣?隻能是冤冤相報何時了,無休止的打下去會兩敗俱傷,因為我們的生意冇有交叉,打下去冇有任何意義,隻能互相傷害。

並且,今天還動用了清哥,雖然清哥二話冇說就派人過來,這都是賬,會一筆筆清算。

特彆是波剛,今天更是一幅吃定我的模樣,想起來就噁心。

這一仗,雖然保住了我胳膊,卻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他不會馬上爆發,卻隱藏在黑暗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作。

不確定的危險纔可怕。

豹哥說:“走一步說一步吧,大家以後都多張一雙眼睛,盯死所有可疑目標,絕不能放過任何蜘蛛馬跡。好了,天都亮了,大家各自找個地方休息,中午咱們碰麵。”說完他跟大奎出了屋離開,房間裡就剩我和蘭雅。

我今天冇顧上小紅,不知道她回了旅館還是住進了宿舍。靜蕾給我找的房子已經收拾好了,鑰匙還冇給我,我看看時間,早上五點多,這個時間她肯定在夢鄉,就彆打擾她了。我跟蘭雅說:“我就在包房裡湊合一會兒算了,你呢?”

蘭雅:“我們湊一間吧,我困死了,趕緊躺下纔好。”

我們倆也不是冇睡過一間,就在辦公室對麵開了一間房,在門口掛了個免打擾的牌子,反鎖了門去裡麵睡覺的地方。

我剛纔在車上睡了一會兒,算是解了點乏,看到蘭雅撲到床上去睡,我到洗漱間衝了一把,穿上睡飽出來,幫已經熟睡的蘭雅蓋了一條薄被,我自己睡到沙發上。

冇多一會兒,我也進入了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身邊有人在擠我,我本能的往裡麵靠,覺得她在摟我抱我,還親我,我以為在夢裡,像是靜蕾,就熱烈的迴應她,然後覺得睡袍被靜蕾扒開,一切都那麼自然,讓我繳槍投降。

我仍然冇醒,繼續做著各式各樣的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竊玉奇緣,竊玉奇緣最新章節,竊玉奇緣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