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終極進化 第三百三十六章 勢如破竹

小說:三國之終極進化 作者:九賜 更新時間:2022-12-03 10:13:15 源網站:Siluke

-

龔都和管亥二人見此,紛紛讓黃巾道士施展黃巾道法,給部隊加持移速道法,率領黃巾匪四散而逃!

戰鬥持續了一個時辰,黃巾匪死傷慘重,而且大量的黃巾兵被活擒,戰損直接高達三分之一!

劉岱看得目瞪口呆道:“就這麼敗了?”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眼中猶如魔神般的黃巾匪,此刻在秦戈手下簡直就是土雞瓦狗!

梅公子眼神深處漏出陰狠,秦戈用兵鬼神莫測,就算他效忠的玄武元帥,也不如這秦戈,這等人物如今在泰山經營多年,而自己想鳩占鵲巢,必然與其發生血戰,想要在兗州立足,並且圖謀青州,秦戈必須要除掉!

梅公子哀嚎道:“大人!這秦戈包藏禍心啊!他必然是早就料到黃巾匪在東南方向突圍,所以讓你安營在此,準備想置你於死地啊!幸虧大人你洪福齊天,否則將被此賊所害也!”

所謂殺人誅心,其實秦戈無法料到黃巾匪在那突圍,隻是料到他們必然向東南山區逃遁,因為那裡是最善於逃遁之地,所以讓於禁事先統兵在東南方駐守,至於大漢軍營將郡城圍了個圈,黃巾匪至於從哪個方向突圍鬼才知道,而梅公子則是趁機挑唆秦戈與劉岱之間的關係。

劉岱本來就對秦戈恨之入骨,如今不用想必然是秦戈所為握拳道:“姓秦的!我劉岱不滅你誓不為人!”

梅公子漏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抱拳道:“大人!秦戈雖然猛如虎,但是要弄死他,就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也能讓他生不如死!”

劉岱眼前一亮道:“你有何計策?”

梅公子輕笑道:“大人乃是漢室宗親,必然在朝堂上樹大根深,有認識的大人,此次黃巾之亂,姓秦的必然功勳卓著,大人可以暗中使關係,將他調往一個陛下心中緊要處的副官,到時你買通主管,想要整死一個秦戈易如反掌!”

劉岱咬牙切齒道:“也曾有人建議我,隻要將秦戈調離兗州,他就是冇有牙的老虎,今日你之所見相符合!目前陛下正在建造長生台,我可舉薦其為工部右仆射!這可是從五品的高官呀,相當於一郡的曹撰(二把手)!我與左仆射乃是發小,到時弄死秦戈易如反掌!”

梅公子撫掌笑道:“妙!妙計也!”就算劉岱整不死秦戈,隻要將其調離泰山,那泰山郡將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

秦戈正率領部隊打掃戰場,劉岱等泰山郡高層聯袂而來,張邈看著滿地黃巾匪屍首,一切猶如都在夢中道:“朱儁大人何在,我等前去參見!”

秦戈騎在破軍身上笑道:“何來的朱儁大人,朱大人在百裡之外在安丘與張梁匪賊對陣,此地隻有我秦戈!”

張邈等人依舊不敢相信,鮑信語氣不悅道:“秦伯璽!你還想瞞我們,禦林軍隻有朱雋大人能調動,這三十多萬禦林軍到此,朱雋大人豈有不來之理?”

秦戈此次打了大勝仗心情敞快笑道:“三十萬大軍?嗯不錯!那是我向朱雋大人借了五萬套羽林衛的甲套,便變出了三十萬大軍!諸位大人,我去追擊敵軍,你們就打掃戰場吧!”說完坐下破軍發出虎嘯,大軍列隊開拔,向黃巾匪離去的方向追擊。

張邈等人依舊雲山霧罩,劉岱便將梅公子分析秦戈戰略給眾人講述了一遍,張邈和鮑信紛紛對視一眼,二人心中升起了一股由衷的驚歎,這秦戈雖然是一介莽夫但是打仗還真是不含糊。

張邈眯著眼低聲道:“允誠,如今天下大亂,賊匪四起,尤其是白波軍更是凶惡,你我二人雖然為一郡之首,然而你性情暴烈,我是守城不足,若想在這亂世生存,必須要擁兵自保,而秦戈雖然出生微末豪強,但悍勇不可阻擋,再怎麼說秦家是本地人,與我等有血脈聯絡,此人可以助我等守土!”鮑信眯著眼陷入沉默。

劉岱看著趾高氣揚的秦戈,差點恨得咬碎牙道:“姓秦的!看你能猖狂到幾時!”

由於烏鴉的情報網已經滲透到黃巾高層,即便在群山中,龔都和管承的行軍路線和部隊所在全部被秦戈摸得一清二楚,若是像劉岱等人必然被繞暈在群山中,而然秦戈熟知地形,加上對敵方動他瞭如指掌,群山反而成了龔都等人的劣勢,因為由於地勢加上黃巾匪軍陣渙散冇有大將統兵行軍緩慢,而兗州兵團則不一樣,有於禁等曆史名將統禦,施展疾行軍陣,速度遠超亂鬨哄的黃巾匪,加上文醜率領一萬炎黃城鐵騎和英招率領五千白虎軍團不斷追擊襲擾。

黃巾匪一路丟盔棄甲,並且不斷施展黃巾道術奔逃,然而道法有限,終於在逃遁十日後,於禁在廖化、秦繼武的配合下,突襲了黃巾軍主力,一舉全殲俘虜了三十萬苟延殘喘的黃巾匪主力,龔都和管承仗著魔神之勇,帶著幾百人馬狼狽逃竄。

秦戈派遣了文醜和英招分彆率領軍團追殺,不消一日,文醜活擒了管承,而英招活擒了龔都,青北三郡黃巾匪至此全殲。

……

在北海郡山麓臨時軍帳內,秦戈與劉岱等人升帳,此時兗州眾人喜笑顏開,因為壓在他們心中的巨石終於落下。

管承被幾個壯卒五花大綁押進了主賬,劉岱見龔都不在皺眉道:“秦大人!龔都賊子何在?”

其實英招已經活擒龔都,秦戈憐其才,讓人秘密將其押回自由領,聳了聳肩道:“秦某人初到齊國,不熟悉山形地勢,龔都此賊已經逃遁!”

這根本是敷衍,劉岱冷笑道:“你會不熟悉山形地勢?分明是不用心剿匪,與匪徒串通一氣!”如今大軍勝利了,軍令狀的枷鎖消失了,劉岱想趁機刁難秦戈,奪回軍事總指揮之權,到時北路軍的剿匪之功依然是自己的。

秦戈冷笑道:“我這個與匪徒串通一氣者,能滅掉齊國悍匪,而有些忠君為國者,卻草菅將士性命,我就想問問,誰是逆賊!”

劉岱正欲發言,張邈站出來道:“刺史大人!如今黃巾匪還未征繳完畢,秦大人之功兗州人所共知,切不要被那些挑撥離間的奸逆蠱惑!”鮑信等將紛紛出言,他們被劉岱這個坑貨給坑慘了,差點連命都冇了,誰還敢再信劉岱,除非腦子進水。

梅公子眯著眼走到管承麵前,管承是前天被押回來,梅公子便為鮑信定了毒計,所謂賊咬一口入骨三分!

梅公子昨天夜裡暗中探視了監禁的管承,挑起了管承對秦戈的恨意,同時許諾,隻要他指控秦戈,則不僅保他不死,而且讓他下半生享儘榮華富貴!管承被梅公子說服,並效忠了梅公子。

梅公子皺著眉頭向管承使了個眼色,讓他指控秦戈,然而此時的管承目光有些呆滯,梅公子隱隱感覺到不對勁,但是依舊向管承使了個眼色,這時大帳外突然傳來一聲烏鴉的呱叫聲,管承突然發狂的衝著劉岱吼道:“你這無恥小人,讓我誣陷秦大人,我管承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豈會給你這種小人賣命,來啊!殺了我吧!”

管承此言一出,滿帳將校神色怪異的看著劉岱,這劉岱可以說是惡跡斑斑,他還真能乾出這種事。

劉岱看著穩坐的在主位正一臉戲謔看著他的秦戈,現在他不明白秦戈動了手腳那就真是二傻子,劉岱暴怒但此時無法對秦戈發作,提著劍衝著管承吼道:“逆賊,你敢汙衊我!”

管承被鎖住琵琶骨,一身修為被廢,此時猶如發瘋的野獸一般,突然綁縛他鎖鏈突然斷裂,管承直接咆哮的衝向劉岱,帳中皆為於禁等秦戈的心腹之人,暗中將劉岱的心腹將領擋住,而各郡校尉則是冷眼旁觀。

劉岱被管承一頭撞倒,管承如發瘋的惡狗般撲了過去,但是手腳被綁,便一口咬在趴在地上劉岱的屁股上,猶如瘋狗般瘋狂的撕咬,劉岱臀部頓時血肉模糊,劉岱痛的慘叫連連,提起劍用力的狠狠刺擊管亥,將管亥給捅死,但管亥眼睛依舊瘋狂,咬著劉岱的屁股不放。

梅公子也被這一幕驚呆了,他不知道這管承為何突然發瘋發狂,劉岱屁股已經血肉模糊,疼的已經昏死過去,指著秦戈道:“姓秦的!你玩陰的?暗害劉刺史?”

梅公子的一係列舉動怎麼能逃過烏鴉的法眼,昨夜烏鴉用手段控製了管亥,同時也自然撬開他的嘴,秦戈心中冷笑連連道:“梅蘇,聽聞你的一張嘴能夠顛倒陰陽,今天我還真想見識一下,你的鐵齒銅牙有多硬!大漢軍典,下級侮辱上級不尊軍威該當如何?”

滿寵出列道:“視情節輕重,執行掌嘴刑!”

秦戈向一旁的許逹使了個眼色道:“此逆賊狂悖,吊在轅門掌嘴一百!同時吊上一天一夜,以振軍威!”

許逹是秦戈的親衛,對於這種侮辱秦戈之人可以說是恨到骨子裡,帶著兩個虎賁,釘了梅公子的琵琶骨,將梅公子綁了起來。

梅公子風度翩翩,是起義軍有名的美男子,擅長謀略更擅長辯論,可以說風靡萬千少女,現在秦戈竟然要當眾掌他的嘴,而且許逹目露凶光,長得猶如一尊鐵塔,讓許逹執行掌嘴,恐怕半條命都冇了!

梅公子看著秦戈咬牙道:“大人!你既然識我必然與起義軍有莫大的乾連,所謂士可殺不可辱,大人不如給我個痛快吧!”

秦戈揮揮手道:“大漢軍典豈能討價還價!押下去!”

許逹將梅公子直接壓到轅門,綁在軍柱上,頓時很多軍健過來圍觀,梅公子感到天大的屈辱,怒道:“姓秦的!你今日辱我!他日我必然將你碎屍……”話還未說完,許逹直接一個大耳帖子甩上來,梅公子半張臉直接被抽爛,半排牙齒直接飛出去!梅公子知覺大腦暈厥,差點昏死過去!

許逹摸著有些發疼的手掌,一個虎賁道:“老大!你這樣把他打昏這小子就感覺不到掌嘴之刑的恥辱和疼感了!”

許逹想了一會道:“這混賬玩意辱罵主公,我恨不得將此賊活吞了,剛纔氣憤之下冇忍住!要不你們來!來人準備一桶冰水,我要他清醒的挨完這一百巴掌!”

……

大帳外,清晰的耳光聲響起,秦戈看著地上屁股已經冇有好肉的劉岱,忍住笑意道:“向三軍公示,逆賊管承發狂啃咬劉岱大人臀部,刺史大人奮而斬殺此賊,此等悍勇我輩當共勉之!來人快扶劉大人去醫療大帳!”

殺人誅心,劉岱被如此對待本來就是奇恥大辱,而現在秦戈以軍令昭告三軍,加上這樣堂而皇之的將他抬到軍醫所,劉岱爛屁股之事恐怕將人儘皆知!

又看著被活活捅死的管承,管承死後竟然化為一道黃光遁入天際不見蹤影,而身軀快速腐朽猶如七八十歲的老者,讓秦戈更是驚歎黃巾道術的詭異。秦戈揮揮手道:“管承也算一方人傑,找出地方掩埋了吧!”

張邈等人也不再理睬劉岱的破事,與秦戈商討了一會軍務後,決定修整兩日,便整軍出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三國之終極進化,三國之終極進化最新章節,三國之終極進化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