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戈曾經的話猶如刀子般不斷紮在呂布心口,讓他幾乎欲發狂,但是他依然無法接受秦戈的處世理念,他曾經譏諷秦戈一身虎軀,卻行宵小之事。

此等行徑讓呂布頗為不齒,不過秦戈以彎腰的姿態加入了洛陽核心政治圈群體,而他卻如野獸被堵在欄柵外,在寒風中嘶吼。

張遼默默的注視著呂布,從呂布的眼神中他看出了痛苦和掙紮,這種神情以前在呂布身上從未見過。

就在這一瞬間張遼心中生起了一股悲涼,這個他心目中舉世無敵的大英雄,難道要倒在世俗的名利場上。

看著在酒宴中強顏歡笑的秦戈,張遼似乎看到了未來的呂布,他心中冇來由升起一股悲涼,這個該死的世界,真該讓他滅亡!

此時校場上群情激憤,潘鳳、雷薄之後換了三輪曆史名將,隨著不斷有名將被擊敗淘汰,到了後麵戰況愈演愈烈,甚至開始見血。

從洛陽來的公卿士族哪裡見過如此激烈澎湃的場景,猶如禁錮良久的野獸聞到了血腥味,一個個猶如打雞血一般開始舉臂歡呼,場上廝殺的雙方將領,身上每出現一道血痕,隻會讓他們越發的興奮。

何進也情緒高漲起來,飲酒之後亢奮不已,解開上身的衣服,袒胸露腹舉臂呐喊。

秦戈押了一口酒,看到興奮不已猶如看鬥雞的曹操和袁紹這兩個貨,頓時無語。

此時曹操的情緒也起來了,向身後的許褚使了個眼色,許褚提著巨錘衝到了校場上,而此時袁術手下大將紀靈剛斬飛冀州士族代表的戰將張頜!

紀靈此時威風凜凜,張頜雖然曆史上名聲非常大,但以統軍作戰和智計聞名,而且此時也不過是個少年。

而紀靈則三十餘歲正值壯年,已經算是名揚天下的猛將,手持三尖兩刃刀,渾身在秘術加持之下,紀靈渾身閃耀著金光閃閃的罡氣,猶如天神下凡一般。

紀靈施展的正是華夏古老秘術,神打術!

神打術秦戈曾在進化者身上見過,不過那隻是最初級的秘術,雖然威力巨大,但是每次施展神打術後便陷入虛弱。

而且進化者修煉的神打術多半是一次性的,而紀靈的神打術明顯不同,隻見他手持一把靈力充沛的三尖兩刃刀,身上浮現出一種怪異的符文,甚至隨著渾身血氣的燃燒身周浮現出了一道神秘的虛影。

許褚揮動戰錘轟向紀靈,紀靈單手捏印,拍在大地上。

隻見一頭黑色細犬出現,細犬直接撲向許褚,許褚揮動戰錘直接將細犬拍飛。

然而細犬非常靈動,直接避開了許褚的巨錘,而轉頭一口咬在了許褚的肩頭。

而就在此時,紀靈身軀快速長大,化為一個數丈高的巨人,三尖兩刃刀猶如山嶽一般壓了下來。

許褚已顧不得細犬,渾身浮現出黑色的長毛,身軀膨脹化為半人半虎,揮動戰錘迎向紀靈,然而此時紀靈真如仙神下凡,化為巨人之軀的他有移山之力,揮動三尖兩刃刀直接將許褚斬飛,施展出的力量竟然能夠壓製許褚。

秦戈看到紀靈竟然如此強悍,不由得不重新審視神打術,冇想到竟然如此生猛,能夠壓製火力全開的許褚。

看到秦戈驚疑不定,袁紹給秦戈解釋道:“伯璽是不是心中一直非常好奇,為何我們士族能夠掌控天下,那是因為我們擁有遠古天庭的神祇!紀靈手中的那把三尖兩刃刀,便寄宿著神祇楊戩之靈,我等豢養家將是從萬中無一中挑選出來,他們可以承載神祇的靈力,經過修煉可以擁有神祇之力,而紀靈則是我袁家豢養的神祇之將之一。”

許褚武魂和身軀融合後,戰錘舞動發出撼天裂地的威力,然而紀靈啟用神器中的神祇之力後,力量暴增十數倍,三尖兩刃刀揮動間恐怖的力量傾瀉而出,而那隻咬住許褚的細犬,似乎在不斷吞噬許褚的力量而不斷脹大。

曹操握著拳頭看著場中這一幕頓時開始有些緊張起來,秦戈拍了拍曹操的肩膀道:“孟德放心!仲康必贏!那紀靈撐不了多久了!”

一旁的夏侯淵拍著肚子哈哈笑道:“秦將軍果然是沙場老將,目光如炬啊!”

曹操頓時好奇的回過頭,因為就連他也冇看出許褚贏在哪裡。

夏侯惇摸著下巴點頭道:“此時仲康雖然處於下風,但是他有兩點勝機,一是戰鬥意誌強烈,二是戰鬥經驗豐富!那紀靈狂傲顯然冇有將仲康放在眼中,戰鬥時不懂得惜力,隻是一味的用力量壓製仲康,而仲康雖然戰鬥風格剛硬狂暴,但是卻並非無腦,他正將紀靈帶到他的戰鬥節奏,一旦二人開始僵持,紀靈則必敗!當然這與紀靈戰鬥經驗不足有很大的關係,畢竟神打術,有很強的後遺症,不是自己的力量,無法隨心所欲的使用!”

曹操不由得高看了一眼秦戈,秦戈的實力有目共睹,冇想到修為如此低劣的傢夥,竟然可以看透神將級彆的鬥爭。

隨著戰鬥僵持,果然如同秦戈及夏侯兄弟所言,最終許褚取得了勝利,而紀靈則是因為神打術消耗太過嚴重,而最終身體承受不住,提前終結。

不過許褚也是慘勝,渾身鮮血淋漓,簡直慘不忍睹。

而就在這時,袁紹帳下的一員悍將踏步而出,此人麵白長髯,頭戴獅麵獸頭盔,手持一把火焰繚繞的紅色關刀,乃是神兵怒炎吼,行走間有股不怒自威的威嚴。

曹操看到袁紹竟然派坐下第一大將顏良上場,就算許褚全盛時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而現在許褚狀態如此的差,已經冇有再戰下去的必要了。

曹操一臉鬱悶的衝著許褚揮了揮手,許褚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依舊領命退到坐席中。

袁術一旁見此冷笑道:“孟德啊!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白白給彆人做了嫁衣!”

袁紹聽到袁術如此公開挑撥,笑道:“不就是一頭坐騎嗎,如果孟德喜歡,我贈與孟德便是,隻是不願掃了大將軍的雅興!”

曹操皮笑肉不笑的乾笑了一聲,從小到大自己就冇有從這老小子手中討得一點便宜。

袁紹不管是出身、人脈和資源都死死的壓著他,曹操也隻能捏著鼻子認慫。

顏良的武力已經譽滿洛陽,袁術手下第一大將紀靈已經落敗,無人再上前交手,一時間場麵竟然冷了下來。

何進看的正熱血沸騰,而且顏良之名他早有所聞,期待比剛纔紀靈和許褚更精彩的交戰,而現在冷了場讓何進很是掃興。

袁術這老小子狡黠無比,洞悉了何進心中的不滿,隻要讓袁紹不痛快的事他都樂意乾,說著起身道:“秦伯璽悍勇譽滿華夏,其坐下猛將如雲、名士如雨,今天這場宴會乃是大將軍為伯璽所設,伯璽不露兩手,兄弟們不服啊!”

跟隨袁術的一眾洛陽子弟紛紛跟著起鬨起來。

袁紹看著這場麵,恨不得上去將他這個弟弟給狂揍一頓,同時也有些後悔自己剛纔為了出風頭,現在不僅得罪了曹操,可能和秦戈也發生不快,袁術這小子太混球了。

何進一聽頓時來了精神,撫掌笑道:“公路所言甚是,伯璽啊!此次征伐高麗有四路大軍,本將軍執掌中軍,本初執掌前軍,公路執掌後軍,孟德執掌右軍,你執掌左軍,大家都露了一手,你也彆藏著掖著,正好展露一下你威震幽冀的雄風!”

秦戈直接被推上前,此時他已經冇有退路,如果真的表現太差勁,到時在朝堂上掃了顏麵,他秦戈的名聲也將受損。

而且這些士族子弟本就不服他,如果失去威望他還如何去統帥左路軍征戰。

秦戈回頭對著早就躍躍欲試的典韋點了點頭,典韋舒展了一下筋骨,提著雙斧跳到戰場上。

看到典韋如此威猛,頓時場中發出熱烈的歡呼,何進也頓時情緒高漲起來,直接脫掉上衣,**著上半身,走到軍鼓前擂鼓為激戰的將校助威。

曹操也是用力的鼓掌歡呼起來,還給秦戈密語道:“伯璽!是兄弟,就給我乾死他!”

秦戈聞言頓時無語,這矮個子心還真黑。

袁紹則有些尷尬的回頭衝秦戈微微一笑道:“大家玩玩而已,伯璽彆放在上心!”

秦戈不動聲色的笑道:“就是!不過我的這幫弟兄都是出身山野,有可能比較莽撞,冒犯之處,本初彆在意啊!”

二人一副和氣生財的摸樣,而坐在對麵的袁術和一旁的曹操則露出心領神會的詭笑。

“喝!”顏良怒吼一聲,身周猛然爆發出耀目的火焰,一頭數十米高的火焰雄獅虛影在火焰中升騰,正是顏良的武魂之形。

而隨著火焰流動,燃燒的火炎逐漸收縮彙聚在戰刀——怒炎吼之上,整個刀上火焰猶如流水般快速流動。

坐在秦戈身後的孫觀見此眸子一縮道:“火係武道講究的是爆發,火係的罡氣更是狂暴,非常難以掌控,而顏良竟然可以將自身的火係力量竟然掌控的如此溫順,此人太可怕了!這一戰典韋大哥難了!”

就在孫觀話音剛落,顏良戰刀揮動,恐怖的氣勁爆發出來,結成一個火焰狂獅發出咆哮,恐怖的火焰爆發出的聲浪直接激發而出,就連空間也在一瞬間被震裂出道道裂痕,要知道隻有聖力才能震碎空間,此時顏良已經擁有神將巔峰之力。

就在顏良施展狂獅怒吼的一瞬間,典韋身上湧出火焰紋路,典韋身軀直接化身赤紅色,雙目中湧出猩紅色火焰,胸口一團紅色玄鳥紋路浮現,在顏良發動攻擊的瞬間,典韋發出一聲怒吼,竟然直接猛衝向顏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三國之終極進化,三國之終極進化最新章節,三國之終極進化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