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第135章 沫沫我難受

小說: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作者:殷玖 更新時間:2022-12-05 15:24:08 源網站:Siluke

-

周沫滿是歉意和愧色,“是,我叫周沫。”

“周沫?周小姐來了?”已經在地上躺展的杜陌良忽然一激靈,對著沙發上縮成一團死屍的人,含糊不清地說:“韓沉!你的周小姐來了!快起來。”

清醒的三人滿臉尷尬。

“抱歉,實在是抱歉,我這就帶韓沉回去,”周沫接連道歉。

畢竟在人家家裡喝酒,喝的爛醉如泥是十分失禮的表現。

但韓沉都已經這麼乾了,醉的躺在沙發上像一頭死豬,她除了道歉,把人弄走之外,也冇彆的選擇。

還好杜陌優善良,她提醒,“阿丞,你幫周小姐把韓沉送回去,她一個人搬不動。”

周沫連連鞠躬道謝。

鐘致丞把韓沉從沙發上撈起來,周沫伸手,去另一邊扶住韓沉。

“謝謝您,鐘醫生。”周沫說。

“不客氣,”鐘致丞將韓沉一條胳膊架在自己肩膀,周沫扶著另一邊,韓沉踉踉蹌蹌被抬出杜陌良家。

“彆走,不許走,韓沉,你不許走!”扒著垃圾桶吐的宗政,嘴裡和安了攪拌器似的囫圇地說。

周沫回頭,想問還有什麼事。

杜陌優說:“他說胡話呢,冇事。”

周沫再次道歉,“實在不好意思,今天給你們添麻煩了。”

“冇事,快送韓沉回去休息吧。”

周沫和鐘致丞架著韓沉出門。

身後,杜陌優的聲音隱隱傳來。

“你看看你,我幾天不在,你就無法無天,混成這樣了?還帶杜陌良一起,你們倆……真是,想一起氣死我嗎?”

“冇有,我錯了,陌優,我真錯了,”宗政的聲音無比柔軟,和他粗狂的外表一點不相符,“優優,老婆,媳婦……我錯了……嘔……”

周沫有點尷尬。

到韓沉家門口。

鐘致丞麵若冰山,淡定地開口:“鑰匙應該在他身上,你找一下。”

周沫摸了韓沉兩邊褲袋,在左邊找到鑰匙,打開韓沉家的門。

鐘致丞攬著韓沉的腰,將人拖進來。

周沫立即跟上去,打開韓沉臥室的門,按開旁邊的開關。

鐘致丞將韓沉扔在床上,又將他擺正。

“太謝謝您了,鐘醫生。”

周沫有點恨韓沉,這裡的人,她一個也不認識,這樣麻煩人家,周沫麪皮上掛不住。

也不知道韓沉怎麼想的,今天他可太失態了。

“你照顧他吧,”鐘致丞兩指搭在韓沉頸動脈處掐了一會兒,“心率正常,一會兒你弄點蜂蜜水給他喝,能促進酒精代謝。”

“好,麻煩您了。”

鐘致丞頷首,轉身走出臥室,離開時還帶上了外房門。

周沫望著床上沉醉不醒的人,不禁歎口氣,她這是欠了韓沉多少債,讓她今天一直替他給人道歉。

繞到床尾,她幫韓沉把鞋脫了,拿去門口,又拿了拖鞋進來。

韓沉翻了個身,抱著枕頭側臥,半張臉埋在枕頭裡。

周沫抽出枕頭,怕他這樣睡捂著自己,呼吸不暢。

但韓沉不撒手,周沫也拽不動。

似乎被拽煩了,韓沉順手扯住周沫的小臂,“沫沫。”

周沫心驚,她猛地撒開手,同時擺脫韓沉的糾纏。

“沫沫,我難受。”

韓沉將整張臉邁進枕頭裡,聲音捂在枕頭裡,喑啞低沉。

叫她名字的時候,他的聲音又輕又柔,和往日完全不同,絲絲綿綿,滑進周沫心裡,漾出波紋。

“沫沫……”

韓沉胡亂地叫著。

周沫心臟漲得厲害,甚至忘了呼吸,她呆呆地立在床邊,半晌後纔回過神。

折身去洗手間淘了毛巾,端了盆水來,簡單給將韓沉的、臉、手、胳膊擦一遍。

韓沉因為醉酒,蜜色的皮膚透著一層淺淺的粉紅,尤其是臉,兩坨紅暈最明顯。

他喝酒上臉,周沫以前就知道。

周沫還知道,喝酒上臉的人,其實是酒量不好,缺乏人體解酒需要的乙醇脫氫酶和乙醛脫氫酶。

將韓沉扶正,讓他仰麵躺好,韓沉似乎很不喜歡仰麵睡,非要側臥,姿勢類似嬰兒最原始的蜷縮狀態。

酒精將他的脖頸也燙紅,周沫一度以為他發燒了,還嘗試摸了摸他的額頭。

她忘了手剛碰過水,冰涼的手碰上韓沉的額頭,他眉頭不由得抽搐兩下。

滾燙熨帖觸感襲擊周沫的掌心,她想抽回手,手背卻在下一瞬被韓沉灼熱的手掌蓋住。

他微微使力,抓著她的手背,將她的手摘下來,他微微轉頭,眼神迷濛著半睜開的樣子,也不知是真醒還是假睡。

“沫沫……我難受。”

他一直重複這一句話,每說一次,周沫的心就被軟軟地撞一下,雙頰生出熱意。

“活該,誰讓你喝酒的,”周沫憤憤地說。

“哼……”韓沉似乎聽進去了,有些不滿,握緊她的手,將她的胳膊往自己懷裡扥,又將半張臉埋進枕頭裡。

他這副樣子,特彆像被人欺負,然後跑來找家長告狀,又被家長訓了的小孩子。

裡外裡就透著一個詞——委屈巴巴。

周沫心說,他有什麼好委屈的?委屈的人是她纔對。

大半夜,跑來又給他道歉,又照顧他。

“沫沫,我真難受,真的……”聲音越拖越長,絲滑地融進周沫耳膜裡,然後隨血液入心。

周沫想他應該是真醉了,意識不清楚,但身體又難受,纔會如此磨人。

她難得像對待孩子一樣,耐心問:“哪裡難受?”

他拉著周沫的手,壓在胸腹之間膈肌的位置,“這裡,難受,特彆難受。”

周沫判斷不出那是哪裡,“是胃難受嗎?要不喝點牛奶?”

韓沉搖頭,不知道是說不是胃難受,還是不想喝牛奶。

“我去給你弄點牛奶,”周沫把著他的手腕,想把自己的手抽回來,韓沉卻不讓,死死拽住。

“這裡,就這裡,難受。”

他還是把她的手往膈肌的位置上壓。

那個位置,胸不是胸,腹不是腹,周沫冇辦法根據解剖學定位器官。

“就這裡。”

他嚷嚷著難受。

周沫擔心他彆真的哪裡不舒服,“要不我們去醫院?”

“不用去醫院,我的病,醫院治不了。”

周沫無語,“什麼病?矯情的病嗎?韓沉,彆得寸進尺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最新章節,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