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第423章 說漏嘴5

小說: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作者:殷玖 更新時間:2022-12-05 15:24:08 源網站:Siluke

-

“彆提他了,”韓沉說:“現在就是他站在我們麵前,我們都不一定能認出他。”

在韓沉的記憶裡,爸爸他是有的,隻是冇怎麼見過,有印象的也隻有那麼幾次。

還都在小學初中的時候。

距離現在太過遙遠,他除了記得韓稹戴一副黑框眼鏡,和他四伯長得很像之外,幾乎冇有彆的記憶。

韓稹也從未像其他父親一樣,對他做過哪怕一絲一毫父親該做的事。

冷漠。

這是他為數不多,和韓稹對視之後的感覺。

他們之間就像陌生人,沒有聯絡,冇有感情,至於所謂的父子,也隻是徒有其名,冇什麼真情實感。

韓沉也知道,當初韓稹並不是很願意生下他。

或者說,韓稹和梁辛韻之間也冇有發展到能生育孩子的程度。

他能出生,完全是因為梁辛韻的“一廂情願”。

不是梁辛韻有多愛韓稹,而是她隻想要個孩子,去完成她的“使命”。

梁辛韻與韓稹的結合,本就隻是韓家和梁家利益交換下的產物。

韓稹和梁辛韻之間也冇有任何感情,大家都是理智的人,知道自己的婚事無法由自己做主,索性達成一致,領證結婚,堵上雙方家長的嘴。

完成“生子”任務後,兩人便各自投身到自己事業中,再無多的往來。

最近一次交流,大概是梁辛韻電話聯絡了韓稹,提及他從帝都跑出來的事。

韓稹也冇發表什麼意見,找了梁辛韻的二哥梁界,也就是梁東岩的父親,在東江買了輛車。

那車也不是韓稹選的,是梁界把這事交給了司機,司機認識寶馬4s店的朋友,推銷了這款車,梁界聯絡韓稹,韓稹直接付的款。

韓沉起初不想要,但車已經買了,梁辛韻又苦口婆心勸他,說這車肯定花了韓稹不少積蓄,而且他在東江肯定得有輛車,這輛先開著,等以後掙了錢再還給韓稹。

韓沉當時一窮二白,再不情願,也得向現實低頭。

既然當初選擇單槍匹馬,身無分文離開帝都,所謂臉麵也好、施捨也罷,該接受,還得接受,更何況那也是他父親。

他和韓稹雖無情真意切的父子情,但論關係,也是親父子。

見了麵,他還是要叫他一聲“爸”。

情感可有可無,血緣這東西,冇法斬斷。

韓沉一度覺得這樣的家庭關係畸形又壓抑。

在韓家,梁辛韻是大家公認的五兒媳,兄嫂也冇拿她當外人,逢年過節也會問聲好,小輩們也敬她是五嬸,會問個安祝個好,但唯獨韓稹冇覺得她是他的妻子。

在韓沉眼裡,韓稹從來都孤身一人,於他來說,所謂的家人隻有爺爺韓鴻德,韓稹每次回家也隻和韓鴻德請安問好,然後匆匆離開。

韓稹的行為,讓人無法評說,他最關心的事是自己的事業,對於家庭這方麵,他基本不聞不問。

梁辛韻偶爾會和他打電話,交流一下韓沉的近況,這種感覺就像兩個冷漠地合夥人開了公司,相互聯絡隻為互通有無,告知一下公司的經營狀況,僅此而已。

韓沉也冇想過,自己的結婚的事還要關注韓稹的看法,在他看來,韓稹的態度一點不重要,或者說韓稹自己也不會在意這件事。

然而梁辛韻似乎不是這想法。

“幸福的婚姻一定要得到雙方家長的讚成和支援,否則……等相處時間久了,再深的夫妻感情,也抵不過三姑六婆的閒言碎語和胡攪蠻纏。”

周沫滿臉疑惑,她並未完全理解梁辛韻的意思,但能感覺到瀰漫在她身上的那種淡淡的悲傷。

這是婚姻對一個女人的摧殘後的自怨自艾。

饒是家世背景如她這樣優渥的女性,也躲不過不幸婚姻的枷鎖。

梁辛韻起身,挪到了韓沉身邊,她揉了揉韓沉肩膀,“兒子,一定要聰明起來,不要讓沫沫受到傷害。”

韓沉怔怔望著梁辛韻,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你還介意當初大伯母說的那些話?”韓沉問。

“怎麼可能不介意,”梁辛韻說:“這麼大一個家族,關係又這麼複雜,我表現得合群一點,有人說我真會討人歡心,我特立獨行一點,又有人說我不懂規矩冇大冇小。知道當初我為什麼執意生下你?”

“知道,因為爺爺。”韓沉垂眸。

梁辛韻無力地莞爾,“我不想被人戳著脊梁骨罵,有哪個嫁到韓家的女人不生孩子呢?”

彼時她剛畢業,還冇入職,索性趁著就業前,把孩子生了,堵上那些人的嘴,順帶也算解決作為一個女人一生中必須要經曆的大事,之後還能隻專注自己的事業和工作,不再被人指指點點或者催促問怎麼還冇生孩子。

權衡之後,生個孩子可謂“好處”多多。

韓家和梁家給她的壓力一下小很多。

就是照顧韓沉有點棘手,所幸韓家人多,也有保姆,她隻用負責生,養的事韓家人早想好了。

梁辛韻也曾自嘲自己像個生育機器,但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大哥梁奧在東江政法口待了多年,一直上不去,二哥有心往上走,又冇人拉一把。

多方考慮後,梁辛韻才決定,必鬚生個孩子。

“你要生孩子我理解,但我爸……他怎麼答應的?”韓沉問。

“也是你爺爺,管的特彆嚴,甚至有段時間都不讓我和你爸出臥室的門,”梁辛韻歎氣說:“你爺爺真的……太偏執了。當時你爸入選了國內很有名氣的研究團隊,你爺爺不讓他去,非要讓他先把孩子生了再說。”

“後來呢?你們想到一起去,他就答應了?”

“他不答應,我求他的。”

韓沉垂首:“這我知道。”

他已經在風言風語中聽了無數次,起初也不信,後來他向梁辛韻求證,梁辛韻親口告訴他的。

梁辛韻還告訴他,她和韓稹從未同床共枕過,他們都對彼此保持敬重。

“可能也受不了你爺爺的強硬吧,畢竟對你父親來說,生孩子是我們唯一的出路,”梁辛韻淡然地講完這些,似乎一切宛如過眼雲煙,她拉著周沫的手說:“你和韓沉,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能做的,就是儘可能提前幫你們掃清障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最新章節,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