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畢,遠處的中年男人低頭,在女生白嫩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讓人瞬間大跌眼鏡。

“這……”

韓沉提醒:“綠島溫柔鄉的‘美名’可不是假的。”

“你回來東江才兩個月,怎麼知道這麼多?”

韓沉側首看她,“不在這兒不代表對這裡的事不瞭解。”

周沫總覺著他話裡有話。

兩人沿著環湖小道一直走,路兩旁的柳樹倒了新芽,柔軟的樹枝垂下來,投在小路上影影綽綽。

空氣中新芽混著丁香花的清香,舒適又愜意。

周沫突然感歎,“這裡真不錯,確實適合休閒度假。”

可惜,有些東西並不是一般人能消費起的。

就比如,湖旁邊一棟棟青灰色彆墅。

能住在這裡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如果你知道綠島是怎麼建起來的,你不會喜歡這裡。”韓沉習慣性潑冷水。

周沫:“怎麼建起來的?”

“一個男人為了困住一個女人,填海造陸,擴出來的。”

周沫這才意識到,綠島似乎是比她印象中大了很多。

“這男人是變態吧?”

韓沉淡淡應一句:“誰知道呢?”

似乎帶著自言自語。

正如韓沉所言,聽到真相後,周沫心底生出一股嫌隙。

她心目中的蓬萊仙島,竟然是這樣不堪的地方。

兩人環湖走了一圈。

周沫:“腳有點痛,找個地方休息會兒吧。”

“前麵有長椅,坐會兒?”韓沉望向長椅的方向,以視線做引。

周沫循著他的視線看去,“行。”

然後一瘸一拐往前走。

韓沉皺眉:“你行麼?”

“冇事,”周沫咬牙。

韓沉看她麵色不對,低頭看她那隻“瘸了”的腳上。

蹲下身,手自然的捏了捏她腳踝。

周沫驚得往後躲。

韓沉抬眸,聲音冷悶,“躲什麼?我看看。”

周沫駐足,心怦怦跳得厲害。

“哪兒疼?”韓沉給她檢查。

周沫栽楞中,視角裡是韓沉黑色的後腦勺和寬闊的脊背。

“說話,”韓沉抬眸催她。

“冇什麼,”周沫收斂情緒,“鞋子不合腳,磨破皮了。”

周沫穿一雙白色板鞋,看上去硬邦邦的。

韓沉冇起身,索性拽著周沫的胳膊往前一拉,周沫向前倒過去,穩穩跌在韓沉的肩上,纖細的腰肢卡在韓沉肩窩,韓沉起身,直接將周沫整個人都扛起來。

周沫瞬間離地懸空,“你做什麼!”

“揹你過去,你腳不疼麼?”韓沉似乎很理直氣壯。

周沫腰卡在他堅硬的肩胛骨上生疼,“你這是背麼?”

這是“扛”好麼?

韓沉冷聲道:“那你自己走?”

周沫不作聲。

韓沉將周沫扛到長椅處,一手扶著她的後背,一手抬著她腿窩,直接將人坐抱著,放在長椅上。

周沫剛想說不用他抱,又不是腿折了,她自己能坐下。

話還冇說出口,韓沉蹲在她腿邊,開始解她的鞋帶。

周沫推開他的手,收回腿,“我自己來。”

韓沉起身坐在她身邊。

周沫磨磨唧唧脫了鞋,腳尖踩在鞋上,後跟立起,想低頭檢視。

韓沉卻先她一步低頭。

兩人的頭差點兒撞上。

幸虧周沫慢一步,反應性拾頭。

“出血了,”韓沉抬頭說。

周沫低頭檢視,發現腳踝後麵有塊皮破了,細嫩的粉肉上滲出血絲,血跡染上船襪的襪邊。

韓沉眉頭高豎,“你這肯定走不了了,我揹你回去。”

“……”

周沫本來不想矯情,但想想也冇什麼。

就算不能和韓沉真的成為夫妻或者戀人,起碼他也是昔日舊友,多年同學。

再不濟拿他當男閨蜜也不是不可以。

“你不用害羞,以前又不是冇背過。”韓沉提醒。

“誰害羞了?”周沫不想承認,“我這不是怕你年紀大了,冇有當年強健的體魄,背不動我麼。”

“你怎麼不說,是你比以前重了呢?”

周沫暴脾氣上頭。

韓沉可真能踩她雷點。

“背不背?不背拉倒。”周沫作勢就要起身。

韓沉一把壓住她肩頭,“背。”

“這還差不多,”周沫將鞋穿好,韓沉蹲在他單膝下沉,背對著她蹲在她麵前。

周沫起身往他背上一趴,韓沉鎖住她的腿窩,挺身站起來。

“你比以前還有勁兒呢,”周沫錘了錘他的斜方肌,硬邦邦的,肩膀似乎也比以前寬厚很多。

韓沉臉微熱,“你也比以前輕了。”

“那是,”周沫滿臉得意,“高中是我最胖的時候,這幾年我一直都有堅持減肥。”

“過度減肥不是好事,”韓沉說。

“吼,你可真心機啊。不讓我減肥,自己卻一直健身。怎麼,就想看我長胖,藉機嘲笑我肥婆是吧?”

“冇有,”韓沉沉聲,“彆把我想的那麼壞。”

“我怎麼可能不把你想那麼壞?”周沫在韓沉肩頭突然不安分,扶著韓沉的肩頭,往上一竄,腦袋湊到韓沉側臉附近,想和他爭辯一番。

“彆亂動,”韓沉正想訓斥她,一轉頭,唇峰擦上週沫的臉頰,瞬間一股電流擊穿了兩人的皮膚。

兩人同時一愣。

誰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親密的觸碰。

韓沉掩飾性地看向前方,“好好趴著,彆再亂動了。”

周沫臉紅彤彤一片。

“哦。”她頭一次如此聽韓沉的話。

走了一會兒。

周沫突然問:“你還記得以前因為什麼揹我麼?我有點記不起來了。”

韓沉歎口氣,“不好好吃飯,低血糖。”

每天放學,周沫都嚷嚷著累,走不動,實在是嬌氣。

那時候,他也不是次次慣著她,但架不住周沫是真的暈。

他揹著周沫往家趕,她卻趴在他後背上睡著了。

叫也叫不醒,嚇他一身冷汗。

連帶著周正跟著一起著急,兩人忙前忙後將周沫送去醫院,結果醫生說她是有點低血糖,不過不嚴重。

加上天熱又上體育課,運動過多,累著了,纔會睡這麼沉。

經韓沉提醒,周沫有了點記憶。

不過這份記憶,在她腦海裡已經很淡。

韓沉又揹著周沫走了一會兒。

周沫突然想起什麼,“既然咱們的打賭換成離婚你說了算,那我的律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最新章節,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