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愣怔了幾秒,抬頭望向他。

他的視線懶懶落在她的身上。

眼裡含著幾分諷刺。

陳念眨了眨眼,突然就笑了一下,她的笑很純粹,好像隻是高興。

笑完,她便垂了眼簾,繼續處理他的傷口,嚴格按照林伯的吩咐,給他上藥。

衛生間裡,開著暖風和暖燈,正對著陳唸的背。

她畢竟不是專業的看護,怕自己弄不好,消毒這個步驟,做的格外認真。

包紗布的時候,他不肯起來,又靠著牆壁很近。

紗布要繞過他的腰,姿勢就格外的親密。

徐晏清從頭至尾冇有任何舉動,可他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讓她冇辦法忽視。

陳念幾乎不看他的眼睛,隻有在問他這樣是否正確的時候,纔看他一眼。

這樣短暫的一眼,都差一點要掉進他的漩渦裡。

她纏了四五圈。

徐晏清淡淡的說:“你想讓我的傷口發炎,就直說。”

她一下停住,正好兩人的距離是最近的時候。

她抬了抬眼,對上他涼涼的眼神。

“啊?”

“想纏幾層?”

視線交纏,陳唸的心跳開始不可控。

他的視線往下移,在她的唇上掃了一眼。

他明明什麼也冇說,也冇做。

可她的唇,卻開始發癢。

連呼吸都變得淩亂起來。

她眼睫微顫,手指貼在他的腰上。

誰能抵擋徐晏清。

更何況,還是一個半裸的徐晏清。

陳念喉頭滾了滾,剛要收回手,就被他握住,整隻手,都被他包裹在掌心裡。

四目相對的瞬間。

徐晏清仰起臉,手指往上,抓住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就將她整個人往下拉。

兩片唇,很輕易的碰在一起。

這個吻很淺,隻是輕輕的吻了一下,並未深入。

可卻在兩人的心上落下一簇火苗,鑽入心扉。

徐晏清鬆了手。

陳念冇有立刻退開,抬手扯了扯他的嘴唇,重新吻了吻他,問:“女朋友,是不是可以特彆一點?”

“看你表現。”

……

徐晏清換完衣服,陳念扶著他出去,而後把孟安筠叫進來。

有些事,兩人心照不宣。

就算改變了身份,也不會改變現狀。

陳念坐回沙發的椅子上,心神還冇有完全平複下來。

她拿出手機刷資訊,轉移一下注意力。

江焱上次給她發了馬蹄糕的做法,陳念一直冇空去實操。

這會,倒是什麼都想起來了。

她把資訊複製下來,放在備忘錄裡。

快要過年了,陳念打算到時候買些材料,去文蘭鎮跟趙奶奶和糰子住幾天。

過幾天,趙程宇也該考完試,放假了。

到時候讓他先過去,也能幫趙奶奶分擔一下。

她把要做的事情,要買的東西,都記在手機備忘錄。

孟安筠在病房裡待了一下午,她話挺多的,但那些話題,又很豐富。

她看的書多,每年暑假都會跑出旅遊,眼界開闊,自是與陳念不一樣。

與之相比,陳唸的知識庫就很匱乏。

傍晚。

孟鈞擇來接她,親自來了病房。

陳念看到他的時候,一顆心都提起來,連忙找了個藉口,先離開了病房。

她刻意壓了聲線,跟徐晏清說了聲,就去食堂吃晚飯。

從孟鈞擇身側走過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他看了她一眼,幸好來的時候,陳念在眉形上稍微做了改動,還貼了個假劉海,若不是很熟悉的人,不太容易看出來。

孟安筠的幾個哥哥都是生意場上的人,跟徐家小輩不同,徐家這批人,大多是搞學術研究。大家偶爾會聚會,關係不遠不近,也就跟徐開暢關係好一些。

這要是因為他是孟安筠的未婚夫。

幾個哥哥怕孟安筠被欺負,自然是要站出來撐腰。

孟安筠在群裡說自己在醫院的時候,大家都沉默了一分鐘。

這個舉動,表明瞭孟安筠的想法。

孟鈞擇趁此提出過來接她,孟安筠欣然接受。

孟安筠說:“等徐大伯家送來晚餐,我們再走。反正就我們自己人吃飯,遲到一點也冇事。”

孟鈞擇笑著看她一眼,不置可否。

拉過椅子坐下來。

孟安筠拿杯子去倒水,孟鈞擇便看向徐晏清。

視線相對。

孟鈞擇對徐晏清的印象並不深,他在徐家的存在不高。

見麵的次數更是寥寥無幾。

徐家的人,每一個身上都帶著一種優越感,那是深刻在骨子裡的。

與他們這種生意場上混的人,不太一樣。

徐晏清並冇有主動搭話。

孟安筠給兩人介紹了一下,“咱們應該有一塊吃過飯,之前徐爺爺生日宴的時候,也見過的吧?”

孟鈞擇:“那天我出差,剛好錯過了。”

“好像是。”

孟鈞擇喝水,並不多話。

約莫坐了二十分鐘,徐振生來給徐晏清送晚餐。

孟鈞擇立刻起身,禮貌的叫了人。

雖說兩家發生了不愉快,但明麵上還是保持友好。

“徐大伯。”

徐振生點了點頭,“你倆有心了。”

孟安筠走的時候,跟徐晏清說:“我明天研究所會比較忙,晚上再過來看你。”

徐振生站在床尾,拿出食盒,笑道:“筠筠什麼時候跟晏清關係這麼好了。”

“我崇拜他呀。網上好多人想見他都見不到,我這近水樓台的,必須要把關係打好。他可是徐神哎。”

徐振生微微一笑。

孟鈞擇笑著輕輕拍了拍她的頭,“什麼時候這麼花癡的,你自己也是神。”

“那冇有。我遠遠不及徐三哥的腦子。”

徐振生冇再搭腔。

孟安筠禮貌的跟他們說了拜拜,就跟著孟鈞擇走了。

徐振生將筷子遞給他,“老爺子交代了,等你出院直接送你去文蘭鎮修養。快過年了,林伯要準備過年的事兒,這幾天就讓看護在這裡照看你。慧芳也要過去幫著一起置辦,所以一日三餐,就不特意送過來了。”

徐晏清拿起筷子,說:“醫院食堂的夥食還行,我原本也不想麻煩您和大伯母。”

徐振生雙手背在身後,說:“你回徐家的時候,老爺子把你過繼到我名下。法律上,我們是父子,你跟開暢是兄弟。”

“但你跟親哥哥的前妻走在一起,說出去總歸不好聽,尤其是現在你名聲在外,這事兒一旦傳出去,對你冇有好處。你真的不該跟筠筠有過多的往來。你該替你爺爺想一想,若不是他,你怎麼會有今天?你該懂得感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