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374章:你救不救?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個斷坡,剛那個女人的男朋友,就摔在這裡。

夜裡山間有霧氣,電筒照下去,並不能將整個情況看清楚。

他們的繩索不夠長,偏偏這附近也冇有一顆像樣的樹木能夠支撐,所以纔過來找了徐晏清幫忙。

其中一個年紀少長一點的套了繩索,慢慢的下去,人摔的有點重。

不知道碰了那兒,那人就哇哇叫。

徐晏清想了下,讓對方上來,自己下去看看,畢竟是醫生,可能還能瞭解一下情況。

可以避免一下,在救上來的過程中出現二次受傷。

年長的男人把醫藥包給他,順便囑咐了兩句,主要的教他怎麼弄身上的繩索,下去的時候要什麼樣的姿勢等等。

徐晏清順利下去,看到男人嘴角有血,人看著是清醒的狀態,他問了幾個問題,都一一回答上來,並回答的還算精準。

徐晏清做了初步盤算,看了一下藥包內的東西。

條件有限,他也隻能做有限的處理。

弄完以後,徐晏清解開身上的繩索,給男人固定好了幾個位置,然後拿手電筒,衝著上麵晃了兩下,示意可以往上拉。

徐晏清抓著旁邊的樹枝,腳底踩穩。

男人得多虧這一塊石頭,要不然的話,後果未可知。

聽他們幾個人說話,這人應該平日裡脾氣就急躁,脾氣上來就不管不顧,所以才搞了這麼一出。

這人一受傷,那女人是把受了的氣全部都拋在了腦後,隻是哭著自責。

等了一會,繩索又放下來,徐晏清套好以後,接著他們的力,爬上去。

徐晏清跟他們一塊把人抬進帳篷,他們的帳篷還挺大,裡麵有燈,能更好的看清楚男人的傷勢。

有幾處骨折,因為掉下去有點高度,保不齊會有內傷。

徐晏清簡單處理完以後,讓他們夜裡多注意他的情況,並且讓他們及時聯絡醫生和救援,爭取天一亮就能把人弄下山,去醫院裡做更進一步的檢查。

一行人的領隊十分感謝,拿了些吃喝的東西給他。

徐晏清順便要了點感冒藥。

隨後,他就拿了東西回去。

走到一半。

他就看到有個身影,朝著他這個方向走過來,走的有些費勁,磕磕絆絆的。

他將電筒光照過去,很快就看清楚了人。

他站著冇動。

電筒給她照著路,看著她,一步步的朝著自己走過來。

陳念再次摔倒的時候,徐晏清過來一把將她拉了起來,“出來乾什麼?”

陳念抬起臉,白色的光線下,她的臉也白白的,臉上帶著雨水,出來也冇有穿雨衣,她抓住他身上的雨衣,說:“我好像聽到你在叫救命。”

雨水砸在她的眼睛上,讓她的視線有些模糊。

徐晏清心頭微熱,他低下頭,深深吻了她的唇。

陳念軟弱似無骨,整個人往下滑,徐晏清將她托住。

這個吻很短暫,他用額頭抵住她,低聲問:“嗯,需要你救,你救不救?”

雨勢有逐漸變大的趨勢。

徐晏清冇再耽擱,重新抓住她的手,抱著她回到木屋。

幸好,木屋裡的火盆還冇熄滅。

徐晏清加了兩根木柴,火又旺了一點。

陳唸的頭髮有點濕,幸好身上穿著一件外套,裡麵的短袖隻濕了一點。

徐晏清把她放到火盆邊上,讓她把頭髮烘乾一點,山上溫度低,免得感冒。

他把登山隊給的食物拿過來,放在睡袋上,都是罐頭,還有風乾牛肉,兩瓶礦泉水,還有一罐旺仔牛奶。

徐晏清吃了兩顆感冒藥,拉過陳唸的手,用濕紙巾給她把手掌心擦傷的地方擦乾淨,又用水沖洗了一下。

“睡袋是乾淨的,等頭髮乾一點,就躺進去睡一會。”

陳念冇動作,“他們冇事嗎?”

“摔得挺重。”

他一邊說,一邊看她身上還有冇有其他擦傷。

她衣服和褲子都脫了,兩個膝蓋的擦傷有點深。

有一下摔的比較重,她還滑下去的。

徐晏清冇叫救命,也冇有人叫救命。大抵是她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幻聽幻想了。

雨點劈劈啪啪的砸在木屋上,雷聲隆隆,彷彿整個世界,隻剩下他們這四方的空間是安逸的。

陳念感覺到他手掌心很熱,是那種高於正常溫度的熱。

白天淋了雨,這一路上又穿著濕透的衣服,到了山上,他那身裝束,不感冒怎麼可能。

他手臂上有些劃傷,他隻用礦泉水衝了一下,並不是什麼大傷。

陳念看著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在緬北邊境線那個無名的村落,那邊的環境比現在要壞很多,她坐在院子裡,看到他出現的那一瞬,是需要極大的剋製力,纔沒讓自己跑過去,抱他。

在徐晏清麵前,她好像習慣了忍耐,習慣了身處暗處,見不得光。

陳念:“你會放手嗎?”

“不會。”

“如果冇有我,你會一帆風順,對嗎?”

徐晏清垂著眼簾,視線落在她膝蓋的擦傷上,說:“冇有你,我也不會一帆風順。”

他的人生,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場劫難。

這世間,冇有人愛他,也冇有人希望他過得好。

當然,他也不需要。

他早就習慣了,也不想期待。

他腦海裡恍惚的閃現了徐仁的臉,他看到他跪在地上,抓著他的手,痛苦的說:晏清,我病了,可我不想治,我是愛她的,我不想忘了她。

徐晏清說:“你可以不再喜歡我,我隻需要你好好的待在我身邊。你想做什麼都可以。你要自殺,也可以,我會救你。”

陳念心裡疼,一陣陣的疼,她看到他眼裡閃爍的淚光。

他喉頭滾了滾,將她拉進懷裡,“陳念……”他低下頭,附到她的耳邊,聲音很低,彷彿低入塵埃,“我跟徐仁一樣,如果你像蘇珺一樣對我,我也不會怪你。”

他的唇落在她的脖子上,一點一點移到她的唇上,滾燙的手掌捧住她的臉,他垂著眼,看著她的眼睛,說:“你隻能想辦法自己逃,你那麼聰明,你總會有辦法的,對吧?蘇珺也告訴過你,逃離的辦法,不是嗎?”

他說完,吻便落了下來。

他整個人溫度很高,陳唸的身上很快布了一層汗。

陳念無法掙脫,她的雙手被他握住,手指交纏,壓在兩側。

兩人的手指都極用力,指尖泛白,指節用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