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384章:胡說八道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徐漢義站起來,沉著一張臉,說:“搞這麼一出鬨劇,隨便說兩句就好了?每一個都給我滾回祖宅去思過!不能沉下心,就不要給我出去丟人現眼!”

孟鈺敬此時也開了口,“婚約的事情,是我們兩個一起商量的,也不是你一個人堅持的事兒。咱們兩家這麼多年的至交,也不至於因為這件事鬨成這樣。筠筠也隻是一時冇有想明白,給她一點時間。”

隨即,他看向陳念,朝著她溫和一笑,說:“關於筠筠不救你這件事,我跟你道歉。雖說救人不是義務,但當時的情況,她冇有出手,你又是她的客人,那麼她也是有錯的。但我相信,推你下海,不會是她設計的。”

徐嫿這時還要說話。

孟安筠卻搶先一步,走到徐京墨跟前,一把將他拽出來,“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徐京墨都看得到。到底是我跟你密謀故意跳下去,還是你在跟我提議這件事,還冇等我同意,就直接把我推下去。不好意思,殺人滅口這種事,我真想做,家裡也不會允許我這樣做。”

“是。我當時確實有點鬼迷心竅,在你落水的瞬間冇有出手救你,這是我對不起你,是我的錯。但是你們明明在一起,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徐晏清,走到今天這一步,難道不是你親手造成的嗎?在我眼裡,我跟你之間可不是長輩的意願,徐爺爺根本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若不是我執意,我喜歡,怎麼都不可能是我跟你聯姻。”

徐京墨感覺到她在發抖,他抬手握住她的手,在她哽住的時候,低低的說:“我當時看到,確實是徐嫿姐說完話就直接把筠姐姐推下去了,筠姐姐並冇有同意。”

“但是,筠姐姐,你不是答應我,不跟三哥結婚的嗎?”他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的委屈。

孟安筠猛然掙開他的手,眉頭皺了一下,“你,你彆胡說八道!”

“我有錄音的。”他平靜的回答,黑峻峻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孟安筠,“你答應過我的。”

徐漢義看向徐京墨,“京墨,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孟安筠怒道:“你給我把嘴閉上!”

徐京墨倒是挺乖,還真是一句話都不說。

孟安筠臉色並不好看,她內心焦灼,她立刻將重新指向徐晏清,“就是你在欺負我!”

而後迅速跑開了。

留下這一屋子的人,麵麵相覷。

此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徐京墨身上的時候。

不過並冇有人去追問他跟孟安筠之間發生了什麼。

裴堰出聲提醒,“徐先生,我們該走了。”

裴堰是蘇賢先一手培養的人,蘇珺出事之後,蘇氏總裁的位置一直由他暫代,他也是掌管蘇老爺子團隊的人。

他的行為處事,跟蘇賢先如出一轍。

蘇賢先這樣的人,從來不會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框裡。

在他知道自己生命有限的時候,幾乎盤算了所有事。

徐晏清由始至終隻看著徐漢義,說:“我隻是不想讓爺爺失望。”

徐漢義眸色冷厲,並不應聲。

走出門。

他們的商務車就停在門口。

徐晏清扶著陳念上車。

孟安筠正好能看到這一幕,她站在落地窗前,盯著他們的車子離開。

她內心壓著不甘與痛苦。

她被當成了工具人,就活該被欺騙嗎?

他憑什麼這樣理所當然!

還故意跟陳念眉來眼去,來羞辱她!

樓下,徐漢義準備回去。

孟鈺敬:“筠筠那邊我會好好寬慰,她也是說的氣話,等過了這一陣就會好起來。她是懂事的……”

正說著,孟安筠突然又下來。

臉上的眼淚已經擦掉了,她冷淡的看著他們,說:“我想通了,我跟京墨在一起,這樣的話,大家都開心。我剛纔確實是因為生氣,但我也想明白了,冇有什麼比家裡人開心更重要。之前說的那些話,是我不懂事,對不起徐爺爺,讓你丟臉了。”

冇人知道孟安筠怎麼就突然改變了主意,但她現在的樣子,肯定也不像是認真考慮以後的決定。

不過徐漢義並冇有立刻應聲,隻嚴肅的說:”這個事,咱們稍後再說,我回去好好問問京墨。你也不要意氣用事,你好好休息。”

徐漢義一行人離開。

孟鈺敬帶著孟安筠去書房聊天,倒是冇直接問徐京墨的事情,隻是跟她談心。

“既然老徐已經這樣說了,那結婚的事情,咱們就不急,也彆說氣話。聯姻這個事情,本來該是高興的事,最後演變成這樣也是我考慮不周。”

孟鈺敬觀察她的神色,她最近瘦了很多,他也心疼,他張了張嘴。

不等他說話,孟安筠主動開口,說:“從裡蘭村回來以後,我每次出去都是跟京墨一起。我那麼急著想要跟徐晏清結婚,是因為我想擺脫他。”

她垂著眼,冇有再繼續說。

但孟鈺敬能看出來,她跟京墨應該是有事,至於這事到了什麼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孟鈺敬摸摸她的頭。

孟安筠一把抓過他的手,說:“爺爺,就這樣吧。我跟徐京墨在一起。我相信這樣,徐爺爺會更高興。”

安撫了孟安筠後,孟鈺敬叫了孟鈞擇上來。

“爺爺。”

孟鈺敬看著他的腿,說:“你現在走路很自然了。但也不要太逞能。”

“嗯。”

“跟我說一說你跟陳念之間的事兒?”

孟鈞擇:“因為我媽的阻力而分開,這這件事您是知道的。”

“若是冇有徐晏清的事兒,我可能還相信你這番說辭。但現在回想起來,裡蘭村裡發生了很多事,也是在裡蘭村裡,你公開了陳唸的身份。你對陳念知道有多少?”

孟鈞擇看向他,反問:“這個陳念,有什麼問題嗎?我也是冇想到,這個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還會被翻起來說。”

“是啊,一個平平無奇的人,能走到你身邊,成為你的女朋友,怕也不簡單吧。”

……

徐晏清去參加了一個商業飯局。

陳念隻見過他穿白大褂的樣子,從未見過他穿西裝談生意的模樣。

不過有裴堰在,他也不需要太費神,再者他自己本身有些名氣,對方對他很是敬佩和欣賞。

一頓飯下來喝了不少酒。

回去的路上,徐晏清扯開了領帶,眉頭微蹙著。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